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乱世江湖行 正文 第十三章 荆家姊妹(十七)

正文 第十三章 荆家姊妹(十七)

目录:乱世江湖行| 作者:耳子| 类别:都市言情

    月光下丰子都但见一团黑影密集袭来,却偏生没有力气起身去躲避,叫得一声苦,已被那蓬夺命魔针尽数射在身上脸上手臂上大腿上,刹那间既痛又痹,仿似密麻麻爬满蚁虫般感觉甚为难受。丰子都愤懑想道:“原来我终归是死在荆灵这个丫头的手底下。”心情激荡,竟尔昏厥过去。其实要不是先前因为骤遇毒蛇来袭,一时胆战心惊,五识俱丧,以丰子都现今的内力修为,又怎能误中荆灵的窠臼?致使被封经截脉?迷糊中丰子都隐约似乎听到阮玥惊声尖叫,飞身扑向荆灵。

    当丰子都再度醒转时,发现自己经已躺在一张床上,一抹阳光从西边窗台上透映进来,在对面墙壁留下巴掌大的晃悠悠斑点。又待得片刻,丰子都这才看出所处的原是一间竹屋,却依稀有些眼熟,不禁想道:“遮莫我还在药王谷里面?可记得曾已下山去了的。啊,是了,我在山脚下方当遭遇荆灵那丫头的毒针,而致昏厥。难道是阮姑娘把我救了回来?”正疑惑间,屋门呀地往里推开,一人出现在门边,果然就是阮玥。

    阮玥兀自满脸愁云,低头苦苦沉思,抬头间猛地瞧到丰子都已经醒来,由不得抚胸长吁一口气,脸上登即绽开如花般笑容,笑道:“百草门夺命魔针的毒性虽则说厉害,然而尚来比不及迦陀罗花之毒。你所练的内功天下独步,世上罕闻,便连迦陀罗花都要奈你无何,更何况那区区针刺?我道你为何至今还不醒转,难道其中实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正且思索。谁知道你果然就醒了过来。”丰子都苦笑道:“小子狂侫,倒令阮姑娘无端担忧。”刚要从床上爬身起来致谢,却陡见薄毡里自己赤着身裸着体,顿时吓得“哎哟”的一声,慌乱伸手扯过薄毡便来遮挡。阮玥见状也是瞬间脸色潮红,甚为旖旎态方,但随即强自镇定,咬着嘴唇轻轻说道:“大哥全身上下到处都被夺命魔针刺个满实,经络更加由此被封截,倘若不及早疏通,大哥恐怕就得要逆经倒脉,走火入魔。我须得一枚枚用引线尽快起出,形格势禁,故而不得不除去大哥身上所着的衣服。”尽管事出有因,终究儒家礼教尚存,阮玥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弱,到最后几不可闻。

    丰子都听言益加窘促,一时之间倒不知道到底该当要说些什么话方是,良久,才嗫嚅着说道:“阮姑娘大恩大德,小子没齿难忘。”阮玥转头望向屋外,屋外残阳将落,满天晚霞如血般红。须臾,阮玥忽然叹息一声,缓缓说道:“昨天若不是有大哥在,我今日焉能身存?唉,大哥下山离去兀不忘给我夜警,才真正是对小女子大恩大德。”

    其实昨晚丰子都前脚刚下山,阮玥虽然恼恨他疏狂不羁,断然没有将一方武林禁地药王谷放在眼内,但终究想到是自己对其肆意妄为在先,内心深处反而隐隐有些涟漪,放心不下,便偷偷尾随着跟在后面。丰子都仅只因为心头十分悲苦,感慨天地之大,竟无一处可真正来容身,神思游离之际,就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丰子都坐在岩石上眺望那弯月有多久,阮玥便在远处树后站有多久,她也益觉得眼前这个人越加神秘不简单,当中应该有太多太多无法对人言说的心事。

    月夜下阮玥却看到荆灵一个人鬼鬼祟祟地摸黑上山,素来知道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刁钻古怪,蛮缠横暴,此番连夜赶到药王谷断然没有什么好事,于是施展轻身功夫藏身于树冠里,倒要瞧瞧这个妹妹到底意欲何为。荆灵是日恰巧随着众多师姊师兄奉命赶到白霓桥贵州百草门第十三分舵督察办事,孙靖伯此际亦替阮玥来刚下战书。荆灵自恃近年来武功大进,毒术更是同辈中出类拔萃,尽管对方为亲姊姊,但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焉能咽得下此啖怨气,在把孙靖伯无痕无迹毒倒在市集上后,没有告知他人便连夜独闯药王谷,要与那个同父异母的姊姊见真章分个高低。匆匆赶路中,荆灵发现路旁呆坐着的丰子都,经年下来哪里还能认出他就是曾经从百草门逃去无踪的那一个奇异少年?正愁一路无事可做郁闷着,便即蹑手蹑脚掩身至身后,驱蛇来袭丰子都。

    阮玥断断没有料想到丰子都一身武功震古烁今,天不怕地不怕的,可竟是畏惧区区蛇虫至斯,方寸大乱间就霍然陷身于荆灵的窠臼。眼见丰子都被夺命魔针封经截脉,危在旦夕,阮玥不禁既觉惊诧又觉好笑,心里感其恩德,便即现身出来施展神通击退荆灵,抱着丰子都匆匆赶回到药王谷的竹屋治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