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乱世江湖行 正文 第十章 牢狱内外(八)

正文 第十章 牢狱内外(八)

目录:乱世江湖行| 作者:耳子| 类别:都市言情

    程谷瑶看到丰子都骤然说得郑重其是,莞尔一笑,说道:“子都哥哥,我相信你的话。然而你这身内功应该便是从殷先生处所得获,否则,其他人哪有这等能耐?”低首苦思片刻,抬头疑惑着道:“不过爷爷曾说过,世间凡就内功修练,都得务要循序渐进,潜修苦学,来不得丝毫偏差,七八年后方有小成,要待更进一步,非得加倍下功夫不可。可你一夜间何以飞猛突进,直至大成,却是想破脑袋也为想不明白。”

    丰子都猛地间听见程谷瑶说出“子都哥哥”这四个字,不禁是呆上一呆,伸出双手去紧紧握住她的双掌。过得一会,丰子都轻轻说道:“程姑娘,谢谢你相信我的话。不过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想好了,凡事随缘。只是可惜殷先生已经在皖南断云峰掉下了悬崖,至今生死未明,否则当可找到殷先生问个清楚。”

    程谷瑶任由双掌被握,眼睛瞥一下丰子都,似有所思,轻声说道:“子都哥哥,你经历那般曲折跌宕,根本原因恐怕便是由这身莫名其妙的浑厚内力所引起。待得救出爷爷,了结目前此桩事,我便陪同你一起去皖南断云峰那里查探个究竟,好不好?”

    丰子都一听眼睛倏地一亮,放开程谷瑶的双手,欲要站起身来,谁知急切间扯动伤口,禁不住“哎哟”一声,弯下腰去就是一阵咳嗽。程谷瑶惊道:“怎么啦,扯裂伤口了是不是?”丰子都摇摇头,内心欢喜无限,问道:“程姑娘,你是说你要和我一起去皖南断云峰那里查探殷先生的下落?”

    程谷瑶点头说道:“是啊,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曲折,可说是生死与共,当然我得要陪同你一起去……”突然转念想到了什么,忽地伸手掩住小嘴停下不说,脸色倏倏然只为红晕一片,就如那江水面上红日般彤彤火烧。

    可丰子都怎奈知道程谷瑶此刻心思,脸上只是笑嘻嘻地。程谷瑶嗔怪道:“傻乎乎的痴笑些什么?血吐得恁多,就怕有甚碍滞,亏你此刻还真能笑得出来?”转身去江边掬来清水,细致地给他剑伤处洗涤尽昨晚为止血而敷就的粘泥,看到那三个伤口短短一夜间经已止住血收合,颇是欣慰又为惊诧,暗自忖道:“子都哥哥所练的内功果真奇妙,换作别人,肋下这一剑便怕要了小命去。”当下再从周围荒滩采摘些去毒生肌的草叶根茎,捡来石块捣成碎末,满满敷在创口上,又用布条团团包扎住。

    丰子都见程谷瑶一边为自己疗治剑伤,一边眼里兀是噙满泪花,心下终究感动,想要去说些什么致谢的话,一时却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口。

    虽然丰子都受到剑伤重创,两人尽管焦急,但生怕那青衣人自后赶至,到时终不免要命丧其剑下,便只好相扶相携着慢慢离开这荒滩,不敢转上大道,沿着江堤直走。程谷瑶有时念起趁手短刀因为逃跑得匆忙而丢弃在那渡口小饭馆里,兀是恨恨不已,途中言言直数落天下镖局行事的种种强横霸道。

    既然得知程秉南身陷南昌州府大牢里,丰子都和程谷瑶于路上问明去南昌府的方向,遂就一路翻山涉江赶去。第四日上,丰子都身上剑伤已自好得七七八八,内息运转间再无阻滞。两人想起那青衣汉子说过清廷大内侍卫即将押解总镖头赴京的话,均各心焦,途中哪敢有所耽搁?餐风宿雨,只是急急赶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