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乱世江湖行 正文 第六章 初露锋芒(四)

正文 第六章 初露锋芒(四)

目录:乱世江湖行| 作者:耳子| 类别:都市言情

    程谷瑶见丰子都终于答应肯留下,脸上绽满笑意,说道:“当然是你多想罢了,江湖儿女便该这样,大家要守望相助才是。再说,我们雄威镖局虽然在江湖上没有人家天下镖局那么大的名号,可是也能挣口饭吃,又不会亏待于你。”转眼瞥见爷爷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突然醒悟过来什么似的,脸色忽地红晕一片,嗔道:“爷爷好坏。”撇下程秉南和丰子都两人,一路跑到镖队前面去帮忙趟子手牵扯马匹。

    丰子都看着程谷瑶的身影,只是莫名其妙,不明白她何以忽嗔忽喜。

    程秉南又是呵呵直笑,拿起铜皮旱烟竿长长地吸了一口烟,说道:“如此甚好,只怕是苦了刘二小兄弟。”丰子都也为欣慰,想到自己以后终于可以有个稳定的容身所在,不用再过那种漂泊无居的日子,心情大好,笑道:“我从来就不怕吃苦,多谢总镖头肯收留我一个无状小子。”恰是上坡路,便急忙走到镖车后和众趟子手齐力推车上坡。

    众趟子手瞧见总镖头居然半途收容一名毫无相知的乡下少年,尽管此人曾经为救程谷瑶而不可名状的接连击毙百草门那两个凶徒,但终究非合常情,均是万分难以理解,人人暗中嘀咕不已。

    傍晚时分,镖队来到一处市集。程秉南说道:“这次大伙儿都甚是辛苦,今晚便在此留宿一夜,待得明天天亮再起程赶路。”遂安排镖队在街尾处一间客栈整顿歇息。

    丰子都想到自己刚刚进入雄威镖局,切勿因为懒惰而遭到其他趟子手咎病,于是跑前跑后打杂,递茶送水,帮忙搬运货物,拉马喂草,不敢有丝毫疏忽。众趟子手见这乡下少年虽然寡言少语,但是勤恳肯干,又有力气,均为喜欢,只程谷瑶神情间却是颇为冷漠,对丰子都一直爱理不睬。丰子都心里难免惴惴不安,不知道自己曾在哪里得罪了这位雄威镖局的少总镖头。

    是夜月光如水,丰子都躺在床上,想到自己这些时日来的遭遇,仿若那山间险路,忽上忽下,忽下忽上,充满着诡谲奇异,由不得是一阵喟叹又是一阵悲哀,辗转难眠。

    月落西斜时分,丰子都刚要迷迷糊糊着睡去,突然听到外面院子里“喀喀”的数下微响,有人在走动。丰子都转头回看,众趟子手都是睡得正沉,不禁奇怪,夜深人静,还有谁人在外不睡?难道是山贼土匪溜进来?便欲要叫醒众趟子手,可转念一想如果所料非准,岂不是滋扰了他们的清梦?然而又生怕真的是有山贼土匪来劫镖,致使失却先机,遂打定注意,先且看清楚再说,于是蹑手蹑脚地来到门缝边张眼往外去瞧。

    溶溶月色下,却见程秉南踅身簇簇树影里,向着对面屋顶大打手势,似乎在和什么人以手语说话。丰子都不由得十分好奇,依他手势方向张望过去,只见一个蒙面黑衣人站在那边屋顶上,也是做着类似手势,想来此人该当神情激烈,手间动作幅度颇大。

    丰子都大为诧异,瞧这情景,程秉南和那蒙面黑衣人应是相识,可却又为什么没有将他大大方方地邀请进屋来说,只在屋外偷偷摸摸的隔空打着手势交谈?再看得片刻,那黑衣人猛地抬手划个圆圈,似乎甚为不满,纵身跳落屋顶,没身于沉沉夜色里,再不见踪影。而程秉南踅身树下伫立许久,直到天边出现一丝鱼肚白,方自轻手轻脚归去其房间。

    丰子都见是没有什么山贼土匪来劫镖,放下心来,也不去多想,连日的困倦疲乏,躺倒床上不多时便已呼呼睡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