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乱世江湖行 正文 第二章 荒山野岭(十一)

正文 第二章 荒山野岭(十一)

目录:乱世江湖行| 作者:耳子| 类别:都市言情

    季一鸣一听之下吃惊不小,他曾经在听师父苍鸿道人谈论当前武林奇闻逸事时说过这号人物,这些武林怪杰武功高强,偏是性格乖僻,行事亦正亦邪,甚为难以揣度。师父当时说罢犹谆谆告戒众弟子,以后若然遇上此类人物务必当要远避。季一鸣尽管心下惴惴,此刻骑虎难下,惟是凝神以待,暗自戒备。

    他那日在龙门镇偶见殷在野救人的身影,感觉似曾相识,内心竟是久久不能释怀,便一路跟在后面。其间他目睹了殷在野为救一个少年而诛戮四名大内侍卫,以及在那江神庙又与三名奇装异服的人士剧斗。他益加怀疑,于是紧追殷在野不弃,可毕竟功力稍逊一筹,终是在荒山野岭上失却殷在野和那三个奇装异服人士的踪迹。这日他正自在山中到处寻找,不料于这悬崖边遇上不妄道人扛着一人迅捷奔来,见其显示的轻功似为武当派的梯云功,便即留意起来。他不知丰子都就是殷在野曾经救下的那少年,但见其危在旦夕,激愤之下立即出声警示,孰料狭路相逢,这人却是师父口中的那些武林怪杰之一。

    不妄道人“桀桀”冷笑几声,斜睨着季一鸣,说道:“莫非你这是在教训老道来着啦?”季一鸣急忙抱拳行礼道:“晚辈不敢。这少年与道长无冤无仇,道长何须出此重手?他一个乡下小子,什么也是不懂,就算出言顶撞,道长也应宽宏大量,饶其性命。”不妄道人哈哈大笑,道:“很好,我倒要看看苍鸿到底传与你什么精妙的短打功夫,竟敢管起老道的事来了?”倏地晃身扑上,右手五指箕张,直抓而出。

    季一鸣见这一抓招式虽是中正平常,可暗藏着无穷厉害后着,果然是名派名家法度,哪敢大意?手中折扇抢点,切向不妄道人手臂外侧的“外关”穴,扇柄略收,遥指关节中间处的“温溜”穴和拇指与食指之间的“合谷”穴。这三个穴道均是破鹰爪功之类武功指力的关键所在,若然被点中,手腕力道顿失,再无指力伤人,正是苍鸿道人浸淫已久的短打功夫,攻守兼备,攻中有守,守中带攻。

    不妄道人“嘿”的一下,道:“唔,果然是不错。”右手回撤,左手猛地斜刺里穿出,后发先至,两根手指快如闪电般插向季一鸣双眼。季一鸣料想不到这怪杰变招竟是如此迅捷,出手如此狠猛毒辣,危急中手里折扇化作短剑使用,一招“玉龙飞挂”,疾划而上,径切对方内侧。不妄道人两指不去趋闪,顺势下滑,一搭一勾间已然抢下季一鸣手中的折扇。

    季一鸣骤然两招间就失却手里折扇,大惊失色。他虽知武当派不字辈在武林中威望甚高,武功个个非弱,但初出茅庐,第一次孤身闯荡江湖,经由安徽龙门一战,对自己武功修为更是自负,只觉那些所谓成名人物,不过尔尔如此,此刻乍逢强手,情形凶险,方知强弱之分,那鲁大苍与这个不妄道人何有一比?季一鸣终是师出名门,临危不乱,急忙踏步右转侧避,左右手“砰砰砰”连环快击七八拳,封住上中下三路,提防对方下一招后着,运动内息,展开雁荡山慧字诀十三打,谨慎与之应对。

    不妄道人却是后退数步,哈哈大笑声中,左右手交叉搓弄,只见一柄硬骨折扇登时化为碎末纷纷从指间散落。他那年于后山偷听到派中耆宿谈论有关殷在野的片言只语后,回去细加研究,广征博引,竟然发现殷在野与那前朝崇祯帝藏宝有着莫大的关系,这一下禁不住喜出望外,遂大江南北到处追寻殷在野的踪迹,只想由其口中获知藏宝地点,好去据为己有。他深知这笔宝藏富可敌国,若能拥有,遑论什么修炼成仙,便是神仙恐怕也没有这般的快活日子。当听说殷在野曾在皖南一带出现过,不妄道人于是急急下山赶来,谁知没有遇到殷在野,却意外擒获一个与他颇有渊源的少年,当下如获至宝,现在见季一鸣招数精奇,非一时三刻可就解决,唯恐久斗之下引来其他江湖豪杰,到时多生事端,败露兹由,最后终不免流水东去,南柯一梦,是以心底焦虑异常,一面用深厚掌力捏碎硬骨折扇,以示威慑恫吓,一面暗自筹措速战速决法门。

    崇祯帝生性多疑,刚愎自用,即位后诛杀魏忠贤,抄家起获金银珠宝无数,奇珍异贝大批,然而虽则颇为勤政,勉力振作,无奈积重难返,终致灭国,在景山自缢身亡,那巨大财富从此也是下落不明。李自成进京后,垂涎这笔宝藏,可是无论如何拷打逼问当时官员,终是无所收获,愤懑恼恨之下杀人无尽。清人入关,顺治、康熙、雍正三朝广捕明余残孽,多方查探,结果均是了了,没有下文。当朝乾隆皇帝因为内库渐趋空虚,对这笔宝藏更是窥伺,不惜四处大派御前亲兵大内侍卫等便宜行事,倾力侦查,务须要起获。崇祯帝曾经批注魏忠贤说:“擅窃国柄,奸盗内帑,广聚钱财,诬陷忠良,草菅多命,狠如狼虎。”可见其财富之多,当可敌国。

    季一鸣望着地上那层折扇碎末,暗自吃惊,想道:“这道长身材矮小,容貌可憎,内力竟有如此雄厚,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山外有山。”惕心更盛,便即错步闪在一边,兀自摆出迎战的架式,不敢有所松懈。

    不妄道人忽然指着丰子都对季一鸣喝道:“雁荡山来的,你可曾知道这小子是谁么?”季一鸣摇头道:“晚辈不知。”不妄道人冷哼一声,说道:“他便是殷在野在江边渡口带走的那个少年。”季一鸣闻言脸色骤变,身子倏地颤抖不已,转头望向丰子都,急声问道:“你就是那……那……然则你可应知殷……姓殷的在哪里?”神情间甚是焦虑切盼。

    丰子都道:“我……”一句话尚没有说完,不妄道人突然欺身过来,伸掌在他背后重重一推。丰子都骇叫一声,整个人往前直飞出去,跌向旁边的悬崖。季一鸣大惊,尖声叫道:“不可伤他性命!”奋不顾身地扑上,伸手疾去要把丰子都从悬崖边抢回。不妄道人“哈”的一声大笑,运指如风,登时把季一鸣点倒在地,左脚随即后踢而出,脚尖勾住丰子都衣角,一伸一缩,硬是把他从悬崖边勾了转来。

    不妄道人望望倒地的季一鸣,又望望脸色吓得苍白的丰子都,不禁大是得意,他料准季一鸣必定是为这小子而来,棋行险着,果然季一鸣由此上当,一举偷袭得手。不妄道人洋洋自得片刻,转念忖道:“老道虽然与苍鸿有些交情,不过形格势禁,此间事万万不能泄露出去,当前可要须得尽快离开,只好大伙儿撕破脸皮,来个一拍两散了。”便即狞笑着要待一脚下去了却季一鸣性命,忽然听到旁边草丛里簌簌响动,四五条两尺来长的青蛇窜出,吓得一跳,抬

    头瞧去,只见成千条青蛇正从坡下向这边悬崖蜿蜒涌来,后面络绎不绝,不知尚有多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