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流年似瑾,青春亦然 正文 第067章 不适合说谎

正文 第067章 不适合说谎

目录:流年似瑾,青春亦然| 作者:桑桑sang| 类别:都市言情

    那晚,林然大病了一场,发烧来的异常凶猛。

    第二天傍晚醒来后,林然闻着病房里消毒水的闻道,看着洁白的屋顶,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但马上,和王瑾阳有关的记忆便席卷了整个脑海,心口一阵疼痛。

    “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渴不渴?”一见到林然醒来,林萧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弯身凑近她,紧张的问。

    林然看着他关切的眼神,轻轻的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林萧直起身,拿起暖壶倒了一杯开水,边说道:“你昨天晚上到底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你晕倒在小区楼下了?”倒完水,他重新坐回椅子上,“还是小区里的保安认出了你,把你背上楼的,回家没一会儿你就发烧了,喂了药也不管用,半夜烧到神志不清,吓的爸妈赶紧把你送进了医院,把我也吓到了,我还从来没见你病的这么厉害过”

    林然神色略微显得不自然,答非所问的开口:“爸妈呢?”

    见她有意避开他的问题,林萧也没再继续发问,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他漫不经心的回答:“爸妈说医院的饭菜不怎么好吃,回家给你煲汤了,一会儿就过来。”

    林然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可能是病着的缘故,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她想坐起来,可是手背上插着输液管。

    “对了”林萧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林然的手机,放到了她的枕头旁边,“菲菲姐给你打了很多电话,她说放了学就过来看你。”

    “哦”林然把脸扭到了另一边,“有点儿困,我睡一会儿。”

    她现在脑子很乱,实在没有说话的力气,所以只好以睡觉为借口,希望可以闭上眼安静一会儿。

    “喝点水再睡吧。”林萧端起水杯,往里面放了一根吸管,对林然说。

    如果不喝,他肯定会啰嗦,林然只好小心翼翼的用手肘支起半个身子,就着林萧的手喝了半杯水。

    “我去写作业,你睡吧。”林萧放下水杯,看了眼输液瓶里的药量,然后走到了另一个空着的病床上,上面放着一本摊开的英语课本。

    林然扭过脸,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又浮现出了昨晚发生过的种种画面。

    王瑾阳看着她的每一个眼神,和他牵手时的异样感觉,问她是不是喜欢他时的淡漠表情,那番对她无疑于锥心之痛的言论,还有他转身而走时的决绝。

    一言一语,一举一动,无比清晰的在脑海里回放。

    不管他是否喜欢自己,也不管自己有多喜欢他,他都要从她世界里消失了,他再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他,那种心痛到痉挛的感觉便再次向林然袭来。

    她人生中二分之一的记忆都有他参与,谁能告诉她,要怎么忘记他?

    怎么忘?她做不到,做不到!

    林然闭着眼拼命忍着眼泪,但还是无济于事,透明的液体顺着眼角一滴滴的滑下来,最后隐在发丝里。

    呼吸也渐渐不稳,林然生怕另一个病床上的林萧感觉到异样,忙用一只手往上拉了拉被子,用被子将脸遮住,然后咬住嘴唇,强迫自己不发出声音。

    不知道偷偷哭了多久,才由于精神不济,慢慢睡了过去。

    林然再次醒来,是在夜里凌晨,病房里安安静静,漆黑一片,医院走廊的灯光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斜斜的照射进几缕光线。

    林然侧头,隐约看见她旁边空着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看身形像是她爸爸。

    她又看了看握着她手,坐在椅子上,上半身趴在她病床的上男生,然后微微用力,把手抽了出来,掀起被子,准备下床去洗手间。

    趴着的男生被惊醒,抬头看向林然,声音惊喜中透着担忧:“林然,你醒了?”

    林然吓了一跳,她以为趴着的男生是她弟弟林萧,可是这声音分明是杜亦龙的声音,她保持着下床的动作,愣愣的看着他黑暗中影影绰绰的轮廓,“杜亦龙?”

    杜亦龙轻笑了一声:“是我。”

    林然大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二十分。

    “你怎么在这儿?”她看了眼旁边病床上已经熟睡的父亲,疑惑的问。

    “我太担心你。”杜亦龙声音很轻,表情微微有些难为情,好在病房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他马上又问林然,“你不躺着,下来干嘛?饿了?还是口渴了?”

    林然摇头,尴尬的说道:“我想去洗手间”

    “哦”杜亦龙也尴尬了一瞬,但立刻又恢复了正常,他站起身扶着林然的胳膊,“我扶你去。”

    林然趿上拖鞋,双脚落地后,不好意思的对他说道:“不用扶我,我只是感冒而已”

    “不行,你身体很虚弱。”

    他语气坚持,林然也只好任由他扶着去了洗手间。

    她所在的医院是市很普通的三院,想来她爸妈也是考虑到这所医院离家近的缘故吧,她所住的也是普通病房,里面没有设洗手间,洗手间设在走廊里。

    从洗手间出来,杜亦龙又扶着她向病房走去,快走到门口时,他停下来,指了指走廊上的长椅,“在这儿坐坐吧,怎么样?”

    林然躺了一天,也不想再躺了,再说,她爸爸还在里面睡着,说话也不太方便,所以她对杜亦龙点头道:“可以。”

    在长椅上坐下,两人一时都沉默了下来。

    杜亦龙想起晚上七点多来看她时,她蒙在被子里,满面泪痕的模样,下唇因为用力,被咬出了血,他当时吓了一跳,心紧紧揪在了一起。

    他犹豫了下,抬手抚着自己的嘴唇,故作随意的问林然:“你这里怎么弄的?”

    林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上面传来一阵刺痛感,原来被咬破了啊,她自己都没注意到。

    “大概是昨晚发烧的时候不小心弄破的吧”林然避开他的眼神,随便找了个借口。

    “林然,你真的不适合说谎”杜亦龙姿势随性的靠在椅背上,侧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