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流年似瑾,青春亦然 正文 第002章 就当道歉了

正文 第002章 就当道歉了

目录:流年似瑾,青春亦然| 作者:桑桑sang| 类别:都市言情

    ♂

    有了日记本被抢的教训,林然再不敢往书包里装日记本,即便如此,每天坐在杜亦龙的前面,她还是不由地心生警惕。

    今天是她第三天值日,这几天,她和杜亦龙没有过任何语言交流,这也是她值得庆幸的地方。

    不过,也有郁闷的时候,林然感觉她被好朋友抛弃了,罪魁祸首就是岳菲菲。前段时间,不能和她一起回家,至少还会给个含糊不清的神秘理由,最近几天更过分,话也不说,直接送一个眼神让自行体会,今天也无不例外。

    值日完,天色变得昏暗,阴云笼罩,林然刚走到教学楼一楼大厅,便下起了淅淅沥沥连绵不断的小雨,虽然雨势不大,但这种程度足够把人淋湿,林然心里暗叫糟糕,她似乎又忘记了带伞。

    站在大厅门檐下,林然怔怔的看着雨中撑起的各色雨伞,伞下是疾步行走的身影,地上不平整的地方很快存了积水,雨滴打在上面,荡起的一圈圈涟漪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轻而易举的唤起心底那些不敢碰触的回忆……

    记忆里,好像也是这样的下雨天……

    少年璨如星辰的眸里带着暖意,嘴角含笑,“菲菲没来,你有伞么?”

    她隔着书包的布料摸着里面的雨伞,心虚的垂眸摇了摇头,“没带。”

    声音如呢喃的两个字,迅速被雨声掩盖。

    于是,藏青色的伞下,她和那个眉眼精致的仿若天使的少年并肩走在了雨中。

    她心中雀跃的像揣着一头不安分的小鹿,害怕自己不知不觉间喜形于色的表情会被他瞧见。

    一路上,她都低头看着被浸湿的裤脚,身体所有的感知器官却都集中在旁边的少年身上,感受他的气息,感受每次不经意间的身体触碰,哪怕只是两人衣服间小小的摩擦,都让她莫名欣喜,莫名激动,然后迈着最小的步伐,希望这条已经走过无数遍的回家的路能变的长一点,再长一点。

    直到现在,林然仍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每个瞬间,就像电影回放的慢镜头,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深深烙在了心底,每当出现类似的雨天,都情不自禁的回忆起那种感觉,和那个人。

    林然觉着喉咙发紧,眼眶发热,一种名曰悲伤的情绪马上就要翻涌而出,她强迫自己收回思绪,深呼吸了一下,抬手轻轻揉着眼睛。

    调整好情绪,林然抬头看了看依旧灰蒙蒙的天空,猛然间,直觉有人在看自己。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见杜亦龙倚靠在大厅左侧的文化墙上。

    随性的姿势看上去多了几分痞气,常年都不变的板寸头,很自然的黑色,却依然掩盖不了他帅气俊朗的五官,此时,他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一点都没有偷看别人被发现后该有的表情。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尽管林然已经努力克制,但清秀的脸上还是泄露了些许慌乱,然后故作随意的转了视线。

    杜亦龙的眼底笑意更浓,手里拎着校服外套,缓步走到了林然身旁,“怎么?没带伞被困在这里了?”

    林然实在不想跟他再有任何的交集,眼神淡淡的看着别处,也不搭话,把背包解了下来背在胸前,然后双臂环抱着书包走下了门檐下的台阶,小跑着冲进了雨中。

    被华丽丽无视的杜亦龙表情惊愕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边跑边撑起雨伞,追向前面的林然。

    突然不再有雨水滴落,林然看了看头顶,一把黑色的伞,而握着这把伞的正是刚才被她无视了的杜亦龙。

    “你到底要干嘛?”林然皱眉看向他。

    杜亦龙看着她被雨水打湿的小脸,带着几不可察的疏离和戒备,又想到刚刚她无视自己时的面无表情,不由无奈的笑道:“你还挺记仇的啊?”

    林然愣了一愣,没想明白他的答非所问。

    难道是指那次日记本的事?

    看她不说话,杜亦龙又开口道:“这都几天了,气还没消啊。”又斜睨着她道:“女生就是小心眼儿。”

    林然抿着唇,有些不习惯他的自来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想再继续和他呆下去。

    正苦恼间,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亮着“菲菲”两字。

    “林然,外面下雨了,你还在学校吗?”听筒另一边的语气里难掩关心。

    林然心里一暖,本想回答不在学校的,也免的她担心,但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杜亦龙,她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还没出学校呢。”

    “太好了,我哥现在在校门口,我也没出学校呢,你在哪儿,我打伞去接你。”从小到大的习惯,岳菲菲就是不问,也笃定林然肯定又没带伞。

    看杜亦龙还没有要走的迹象,林然可不想让岳菲菲看见自己和杜亦龙站在一块,急忙说道:“不用来接我了,我已经快到校门口了。”

    岳菲菲不疑有它,“那好吧,你先去我哥车里等我。”

    “嗯,我知道了。”

    结束了通话,林然看向杜亦龙说道:“我要先走了。”

    杜亦龙闪身挡在林然面前,眉心微蹙,“从这儿到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你打算淋着雨过去?”

    “雨不大。”林然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刚走了几步,杜亦龙再次挡在她面前,不等她做出反应,便强硬的把伞塞到了林然手里。

    “伞送你了,就当我为那天的事情道歉了。”说完,他抖开手里的校服外套撑在了头顶,看了一眼林然,又道了句“明天见”转身跑进了雨里。

    林然看着他的背影在雨幕中一点点跑远,又看了眼手里的雨伞,顿时头大。

    一会岳菲菲看见这伞该怎么解释?说是自己带的?

    可是说谎话是她最不擅长的,因为这世上没有毫无破绽的谎言。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赶在岳菲菲之前跑出校门口,还得在上岳菲菲她哥的车之前把伞隐藏好。

    她觉得杜亦龙是故意来为难她的。

    林然不敢再多想,只得已最快的速度跑向校门口。

    还好,终于赶在岳菲菲之前上了车。

    岳菲菲的哥哥叫岳建龙,比岳菲菲大八岁,现已在自家的公司上班,长得身形修长,温文尔雅,暖男一枚。

    或许是和岳菲菲太熟悉了,又从小就认识岳建龙,林然在他面前并没有拘束感,而岳建龙也每次都是用大哥哥的口吻和她聊天,林然自然而然的把自己当做他的小妹妹。

    岳菲菲家就住在林然家所在小区的对面,虽只有一街之隔,却像是两个世界,它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幸福里墅园”。

    那小区里两个天然湖泊,所有的别墅都是围湖而建,更有小桥流水,假山鱼池,绿树成荫,曲径通幽,住的人非富即贵。它的南大门正对着林然家所在小区的正门,它的北大门是市区东大街街道,对面是大型综合商场。

    林然的童年有大部分时光是在幸福里墅园度过的。

    也是在那里,她认识了纯净的不似真人的美少年王瑾阳,那时,林然九岁。

    她想,她可能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看见他时的惊艳,他站在岳菲菲家庭院里一颗银杏树下,地上散落着一层枯黄的叶子,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他身上投下斑驳的碎影。

    他看见岳菲菲,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林然瞬间感觉整个天地都黯然失色,只有他,像逆光而来的天使,耀眼夺目。

    只一眼,那画面便永远的定格在了林然记忆里。

    林然经常想,她九岁第一眼看见王瑾阳时,便对他一见钟情了吗?

    她的暗恋又是从哪时开始的呢?

    那个惊艳了她,又给她留下了美好回忆的人,如今去了哪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