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甘愿成魔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昔日铸下的错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昔日铸下的错

目录:甘愿成魔| 作者:葬Xin| 类别:武侠修真

    而那吃里扒外的东西,无视昔日恩情也就罢了,还在口口声声扬言要复仇!

    仇?哪来什么仇!孔家人从不欠他分毫。

    至于他那父母的死……他承认、的确是因孔家人追捕所至,也的确是死在孔家人的手里。

    只不过……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当时、孔家的当家人……是孔丘。此人的性情颇为豪爽,耿直。或许、在某些情况下,这是优点。但在孔四喜的父母面前,便成了孔丘的致命弱点。

    那两人很聪明,用钱财收买了一户地主,以驱邪名义,将孔丘请去。然后两人在孔丘面前,生生上演了一出苦情戏。

    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记得当时他还问过孔丘,为什么不除掉那只妖畜。孔丘甚感叹的同他说,“他们也不容易啊!留在人界、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听了孔丘这话,他大概猜测到一些。毕竟那女子是个人类,若是被带回鲛人族,肯定活不成,才迫于无奈双双留在人界。

    所以他便没再多言。

    但是……

    谁也没想到,那两人与孔丘交好竟另有目的。不时的借着各种名义,邀孔丘喝酒谈天。一开始还好,喝酒便是喝酒,规规矩矩的并没什么不妥。可交好了半年有余,待到孔丘完全放下戒备,两人就趁机偷走了天玄珠。

    孔丘酒醒后,两人已如同人间蒸发般,不见了踪影。这才发动孔氏一族,采取了追捕措施。孔丘是个性情中人,被视作朋友的人欺骗至此,难免动怒。

    起初……孔丘是想将两人杀之而后快的。

    但追捕了两年左右,他心头的火气,早就慢慢消化了。再发现两人偷天玄珠,是为了利用天玄珠的力量,进入上清宫取得青莲籽,繁育后代。

    孔丘顾念其情有可原,便也打消了那个念头。只将天玄珠收回,并没打算对两人动手。

    然而没过几天,那两人又回头找上了孔丘。

    这时,孔丘才得知,他们俩不仅偷了天玄珠,还盗取了鲛人族的至尊法器。在躲避的两年时间里,鲛人族也发起了追杀令。之前因着有天玄珠护身,还能很好的隐藏起来。可当孔丘收回天玄珠后,两人的行踪就立刻暴露无疑。

    鲛人族首领大怒,称杀之不快,竟在两人体内种下蛊毒。使得他俩终日手蛊虫蚕食,痛不欲生,毒发期间还会失控抓狂、极为凶残。唯恐伤及幼儿,于是又回头找到了孔丘。但求一死,只希望孔丘能不计前嫌,抚养幼子。

    孔丘心慈,没多想便也应承了下来。所谓一落千金,孔丘执刀助两人脱离苦海后,对其幼子,从不曾有过怠慢之处。虽以义子相称,但付出的心力,绝不亚于孔家任何一个后人。

    然……孔丘断断不会想到,他悉心抚养的义子,会成为一匹恶狼。

    昔日、孔丘的一念之差,种下祸根。孔天厥无以怨尤,毕竟是祖辈。但、他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不单单只针对孔四喜。

    火海小地狱,只是一个虚幻空间。虽一望无垠,却也不似真正的地狱般广阔。孔四喜想躲,并没那么容易。跳窜了几下,便被孔天厥打得只剩下半条命。龇牙咧嘴的抽搐着,无从反抗。

    不过他嘴上一点也不服软,见孔天厥步步逼近,他极其怪异的嗤笑了好一阵,说到:“你杀了我,又能怎样,还不是要跟我一起陪葬!算起来,我一点也不亏!”

    “你以为、区区一个环境,就能困住我吗?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

    “改?我……‘呸’!”孔四喜一口唾沫星子还没吐完,便被孔天厥扣住了喉咙。

    他一字一顿的问:“芷兰的元神呢?给我交出来。”

    方才他感应了好久,结果连丝毫气息都感应不到。否则他绝不会让孔四喜多活半秒钟。

    孔四喜脖颈处,被掐得几近脆断,哪还能回话。只能瞪着两只白眼球,极其困难的猛抽气。

    孔天厥见状,这才松了松手劲,重复道:“说!她元神在哪?”

    “想要元神?”孔四喜还是在笑,懒洋洋的抬起胳膊,朝着周边正在厮杀的骑兵,挥了一挥手,“自个儿去找啊!那些都有可能是!”

    孔天厥一望,脸色赫然下沉。

    “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你敢强行冲破这地狱结障逃出去,那你的那只小狐狸精,就要魂飞魄散咯。”孔四喜越说越高兴,有孔天厥陪葬,他不亏!

    “看什么看,你以为你招出这么一批废物,就能打败亡灵大军吗?”孔四喜心里其实有点发虚,毕竟面对的是孔天厥,修为本君高出他好几个级别。而今又有仙气护体,明显是飞身成功了。

    但输人不输阵,好歹他背后还有个魔族主君。孔天厥再强,也强不过三界之外的巨龙。而且主君还是龙族皇室后裔!

    发现孔天厥果真干瞪着不敢叫阵,他胆子又大了起来,冷笑两声、挑衅道:“怎么,不服气啊!我告诉你,这都是报应!我要让你们孔家的人通通都不得好死!”

    “……”报应!没错、‘他’的确该尝一尝什么叫报应!

    孔天厥还是没作声,默默垂下眼,默默将怀里的白芷兰,轻放到地面。而后他抽出一张丝巾,轻轻盖在了白芷兰脸上。

    那些脏乱的东西,他不想让她看到。

    孔四喜……就一养不熟的白眼狼。

    当初,孔家祖辈带回,将这只半人半妖的鲛人余孽时,他就极力反对过。毕竟黑鳞鲛人族都不是什么善类,尽管他有一半人类血统,但依然兽性难控。

    奈何孔家祖辈心慈,不忍心剥夺一只无知小儿的生存权利。硬是排除众意,坚持抚养在了孔家。不过倒还好……祖辈将他另一半鲛人血统,彻底封印后,并没生出什么劣性。勤勤恳恳的辅助孔家,还尚算本分。

    久而久之,他也就慢慢默认了这个半人半妖的孽畜,是他本家人。却不想他的一时心软,竟伤害到了他最爱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