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无敌气运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 这位美女有点狂野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 这位美女有点狂野

目录:无敌气运| 作者:清心望月| 类别:都市言情

    “做按摩为什么就不能打针?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没听过的事情多着呢!这是我最新研出来的美肌养颜针,平时我可舍不得拿出来呢!你别要得了便宜还卖乖!趴好!忍着一点,可能会有一点疼,这是正常现象!”

    美女技师淡淡地说道,她的动作也不慢,非常娴熟地一针扎到了朴普正他的臀部上!

    “啊……”

    朴普正惨叫一声,果真是很痛,痛得朴普正他脸部表情都在扭曲着。

    料想不到的是,雷公他也出更大声的惨叫声,人都弓腰下来,半趴在床边上。

    旁边和贺波明等人就诧异了,人家朴普正打针,你雷公在鬼叫什么?看他的反应,似乎比朴普正还要苦痛,这不科学啊!

    因雷公突然的惨叫,却是内人留意到,美女技师给朴普正他扎针是隔着裤子来扎的,扎针的技术实则是到了另外一个极高的境界。

    “喂?你这人是怎么回事?鬼叫什么?打针的又不是你?一个大男人,看别人打针,还能哭了出来?羞不羞人?”美女技师狠狠地鄙视了雷公一番,手上的针已经打完,随手将针筒扔到一边去。

    “我……朴普正,你松手……快松手……爆了……要捏爆了……”

    雷公脸色青,声音颤抖,不过大家这时的注意力才现,原来他的双手在使劲地掰朴普正他的手,因为朴普正他的手抓着他的那颗‘生命之桃’,难怪他会出如此凄厉的惨叫声。

    “咳咳……不好意,我不是故意,改天我请雷公你吃饭道歉!”朴普正尴尬地松开手,他刚才一痛,拿有注意到这些,随手一抓,结果就抓到了雷公他的桃子。这个真的不能怪朴普正,谁让雷公他站的这位置那么巧啊,他要走远一点就不会这个样子,所以这不能怪朴普正的鲁莽,只能说雷公他倒霉。

    吃你妹的饭!要老子这出了什么问题,你当心一点!

    雷公在心里面是狠骂道,但是他并不敢说出来,只能是用幽怨的眼神,看了朴普正他一眼,伸手悄悄地揉了揉那颗顽强的桃子。

    “你抓着这个,别要乱抓东西了!看得出来,你们两个平时有练过,配合得还挺默契的。不过我建议你们少玩这样的套路,虽然刺激,可也很危险。躺好了!别要动,等一下可能还会有一点痛,你再忍一忍!”

    美女技师掏出来一个手掌大小的铁球,塞到朴普正他的手上,还用一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

    什么叫平时有练过?我们有练过什么?

    朴普正他想要解释,美女技师她是不是对他们有什么误会?结果手一沉,一个铁球塞到手上,朴普正整个就懵了:“给我这个干吗?一会还要痛?等一下!美丽的小姐,你拿钳子出来干嘛?按摩好像不需要钳子吧?”

    只见美女技师他这时候从箱子里面翻出来一把铁钳子,放在一酒精灯上烧了一会,转身过来要对朴普正使用。

    别说朴普正他吓了一跳,宫吉和贺波明他们都被吓到,想说这位美女技师她按摩的方式好狂野。此时宫吉他也不羡慕朴普正他的艳遇了,这种待遇他无福消受,在旁边看着就觉得头皮麻。

    “按摩怎么可能会用到钳子?先生,麻烦你请相信我的专业,别要问这么无关要紧的问题,这会影响到我工作的心情。刚才如果不是旁边这位先生他又叫又吵的,我给你拔针就不会出意外,自然也不会用到钳子!还有麻烦这位先生,请不要在我面前做这种猥琐的动作,否则我可要报警!”美女技师说着,狠狠地瞪了一眼雷公,责怪他影响到了她的工作。

    “……”尼玛!我冤枉啊!怎么又是我躺枪?被人这么大力捏着,是个男人都会惨叫的好不?除非那人不是男人!

    雷公吐血,他这可是比窦娥冤还要冤枉啊!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啊!还有我猥琐?我哪猥琐了?

    雷公无比郁闷,如果不是这美女技师是说着的南棒语,否则都要怀疑她是宫吉他们拍过来整蛊雷公他的呢。

    “意外?什么意外?哎哟,我屁股好痛……感觉有什么东西上面……”

    朴普正一听说有意外,脸色瞬间大变。刚一挪动屁股,传来一阵巨疼,伸手去一摸,他摸到了一个好似带刺的东西,痛得浑身在颤抖。

    “别担心!很小的意外而已,不用这样大惊小怪!只是针头断了一截,所以我才打算用钳子帮你拔出来!放心吧,钳子我是消过毒的,不会有细菌感染。林先生你可不能用手去摸,伤口若是感染上了细菌,那问题可是可大可小。你快趴好,我会努力争取,一次帮你把针头给拔出来的!”

    美女技师又一把将朴普正他按在床上,感觉钳子上面的温度可能低了,再次又放在酒精灯上燃烧加热。

    “什么叫争取一次拔出来?难道你还打算要分几次拔?”朴普正他的脸色又再变,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自己可能是遇到了一名假的的按摩技师。

    “别说话!躺好!姐带你装逼,带你飞!我要开始了,是抓着铁球啊,别要乱抓东西……我可要拔了……”

    美女技师似乎并不在乎朴普正他的感受,依旧按照她的想法在做事。手上的那个钳子,一头在酒精灯的加热下,一头渐渐变红,说明问题已经加热到极高。

    “啊……啊……痛……痛啊……”

    呲!

    宫吉和贺波明看着那被烧得通红的钳子,美女技师直接就在朴普正他的屁股上一钳住,哪怕隔着有一层的裤子,也是能够听到一声呲的声音。

    我勒个去!

    宫吉他看着都觉得疼,一股白眼从朴普正他的屁股上冒气,随后是听到朴普正他那凄厉的参加。这个何止是有一点痛啊,分明是比之前还要痛十倍,痛百倍以上!朴普正痛得,脑袋一歪,半晕倒过去。

    “咦?没有夹中?运气真是不好,看来还需要再来一次!那个谁,麻烦帮我在箱子里面找一块放大镜来的,帮我找到针头的位置!”

    本来只是假晕倒的朴普正,随后听到美女技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话,这次是真的晕过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