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99章 杀黑龙骁

正文 第599章 杀黑龙骁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杀黑龙骁的命令吓坏了不少人!

    这个时候,刚才百里良骝发出的正义宣判,还在空中回荡。

    似乎整个空间都是一个巨大的扩音器。

    “判处罪大恶极的杀人犯黑龙骁死刑,立即执行!”

    这个声音,不但充斥了约盟的天地之间,也扩散到全国各地。

    当然,这个传播不是仅靠自然空气,也是靠有线电波、无线电波。

    大家从头看到尾,整个过程当中,百里良骝都像一个和平使者。

    一个人都没杀,甚至没有一个人受到任何法律制裁。

    非但如此,他还如同观音菩萨、散财童子,送好处给人。

    突然,画风就是一变,

    这个和平使者变成正义天使,他要惩罚恶人,而且一上来就是处以极刑。

    更令人胆战心惊的是,这个马上就要被杀的人,是全国闻名威震东北的东北霸龙黑龙骁!

    整个会场十多万人全都紧张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别人不杀,单单要杀他!

    难道这个百里良骝有一个独特的风格——柿子专拣硬的捏?

    要说硬,全场十万人,无疑黑龙骁最硬。

    最不服气的是黑龙骁本人!

    当然,心中被吓尿的也是他。

    这个突然的宣判他还真没有料到。

    关键是没有一点征兆!

    这个极刑的宣判就这么突然降临到他的头上。

    他被吓尿的原因在于凭他对百里良骝的了解,这家伙虽然时不时的不着调,但是说出话来吐口吐沫就是钉儿,从来不会改变。

    而且这个家伙口齿清楚,更不会发生口误什么的。

    由此,黑龙骁认定,他的老命已经丢了一半,还要以上。

    突然间死亡迫在眉睫,再刚强铁汉也顶不住,所以他果断地尿了,义无反顾的尿了,毫不顾忌地尿了。

    接着就是一声鬼哭狼嚎地嘶吼:“凭什么呀!我不服!”

    喊完,没等有人回答,自己都觉得没有什么效果,又接着喊,他可不敢耽搁时间,谁知道下一刻他还有没有机会说话。

    “百里良骝!我愿意拿出我所有的一切给你!就和那个西山老拓跋一样!不同的是,我什么条件都没有,净身出户!只求免我一死!”

    不知道内情的人,都不由同情起来这个被判死刑的人来。

    真是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如果他总是这样,绝不会有今天这个结果。

    这个时候,百里良骝上来说话。

    “黑龙骁!你然还有脸问出来‘凭什么’,为了让你死得瞑目,也为了让别人,尤其是罪犯,引以为戒,我就给你说说你的不得不死的原因!”

    这时候,全场全都全神贯注。

    事实上,全世界都是全神贯注。

    尤其是美利坚合众国,那里正是晚间新闻的时刻,都是一天最重大新闻的曝出时间,一般电视台都会出动二到四个重量级的主播和评论员出场。

    约盟的直播,自然而然都放在第一位,毕竟谁不关心永生秘诀?

    更何况,现在正在直播的是死刑判决!

    这在美利坚许多州都已经废除了死刑的情况下,吸引了更多人的关注。

    还有就是那些关注人权的人,他们满怀恶意地渴望抓住把柄,以便展开新一轮攻击。

    百里良骝义正词严,低沉有力的声音穿透人们的耳膜,直接贯穿人心。

    “黑龙骁你听清楚了,免得你死不瞑目!

    “第一条罪状,你竟然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种植、加工、贩卖罂粟和它的产品,重量超过死刑的一万倍!

    “这还是仅仅一年的重量,根据报告,你经营这个东西已经至少十年!

    “只此一项,你说你是不是罪该万死?”

    一听这话,黑龙骁整个傻眼了。

    没有想到这个极端秘密的操作今天在这里败露了。

    其实,他有今天,是他早就知道的。

    十年前,他开始踏上这条不归路的时候,就有一个在白道工作的朋友,十分恳切地劝过他。

    期望他不要走这条死路。

    告诉他这是一条害人路,更是一条害己路。

    可惜的是,那个时候头脑发热,没有听劝。

    进来以后,年年暴利,而且虽然经历过无数风险,但是都安然度过。

    最危险的两次,都是被他抛出了替罪羊,处死了那个定罪的人。

    他自己却一直安然无恙。

    久而久之,对那个朋友的警告就淡漠了。

    甚至以后,干这个也没有事情,今后就这样下去了。

    但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却在异地他乡,把自己送上了死路。

    人生真是太无常了!

    早知道如此,我还不如在我大东北自首呢。

    至少那里有大事化小的可能。

    他自己也非常清楚,罂粟产品是一个绝对不能触摸的烈性地雷,谁碰都会粉身碎骨。

    现在终于是他自作自受还账的时候了。

    不过,百里良骝那里的数罪还没有结束。

    百里良骝继续用威严肃穆的声音说话。

    “第二,在今天的冲突中,黑龙骁非法从外地调集一万人进入胡营。

    “他们和拓跋家族人员非法进行了大规模械斗!造成几百人受伤。

    “更加不可饶恕的是,他们杀死了四个人,这也是整个械斗死亡人员的总数!

    “这些人的死亡,黑龙骁负主要责任。

    “因为是你直接调人过来,然后又命令他们攻打拓跋族人的!”

    死不死人,谁来负责人,黑龙骁已经没有心思听了。

    第一项的罪行,可以让他死一万遍了。

    后面的罪行,即使再让他死十万倍,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不过呢,虽然改变不了什么,也让黑龙骁认清了一件事情。

    就是他该当今日死在这里,是怎么也逃不掉的。

    即使没有前面的那个十年大量生产罂粟产品的

    的必死之罪,今天这个械斗致人死亡之罪,也让他掉脑袋好几次了。

    而且这是一个绝好的异地审判!

    如果人为安排,还要考虑许多因素。

    可是现在,根本就不用操那些心,就是一个完美的状态。

    他在这里,一个为他说情的也找不到!

    在他的老窝,他有上百万人支持,可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调来的那些队员,自己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有能力支持他!

    还有,自己有无数能让鬼推磨的钱财,也是一点都不起作用。

    他不仅内心长叹,真是天亡我黑龙骁也!

    如果以前,他的命运还不错,现在是绝对离他而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百里良骝又发话问他。

    “黑龙骁,以上罪行是不是事实清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虽然觉得没有什么希望,黑龙骁还是要做一些努力,人不到最后关头,谁会等死?

    “关于第一项罪,我认了!虽然有些细节不同,但是已经无关大局,九十九次死罪和一百次有什么区别?

    “关于第二项罪,我保证,我没有命令他们杀人!

    “都是,他们自己或者故意、或者失手,这个我无法确定,你们自有方法。

    “但是无论如何,杀人的罪我承当了,只是希望那些失手杀人的弟兄,不要受到过重的刑罚。

    “另外就是,虽然不太可能,我还是要表示一下,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赎罪,只要能免了我的死刑!

    “我也可以筹集一千吨黄金或者等值的财富,用来赎罪!

    “还有我掌握的所有工厂、房地产,甚至我的组织,现在一共有五万成员,还有……”

    “好了,多说无用,你准备受死吧!”

    百里良骝打断了他,他实在是时间紧迫,必须赶紧完成程序。

    这个黑龙骁今天必须死,这是约盟对整个世界表明它的立场和态度。

    也就是所有的犯罪分子,不管你是多有背景,只要来到约盟地区,该死的就准备受死吧。

    这个黑龙骁也是倒霉催的,正好撞在了百里良骝杀鸡儆猴的枪口上。

    所以,他非死不可,就在此时,就在此地。

    通过他的手,通过他的口。

    替天行道,惩恶扬善!

    百里良骝说完,八个老兵压着四个杀了人的黑龙骁手下走了过来。

    他们每个人头上都插着一块认标牌,上姓名和罪行,人名上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黑龙骁也被押了上来,同样的装束,认标牌上面也是姓名和罪行,姓名上也是一个大红叉。

    这种方式当然有些复古,但是百里良骝还是决定采用这种方式。

    他人为这样的方式一目了然,让人看得清清楚楚,能够收到更好的震撼效果。

    为了减少行刑时杀人的血腥,百里良骝角决定用短弩代替枪支。

    万事就绪,百里良骝来到黑龙骁面前。

    注视了一下黑龙骁。

    黑龙骁也看了一眼百里良骝。

    那眼中已经没有仇恨,却有一丝坦然,一丝挂念。

    时间不等人,百里良骝就要下令行刑。

    突然,黑龙骁大叫一声:“我要托孤!”

    然后定定地盯住百里良骝。

    其他人都被黑龙骁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你一个死刑犯,有什么孤可托?

    简直是太可笑了。

    只有百里良骝因为正在盯着他的眼睛看,看到的是一份热切,一份信任。

    百里良骝看人从来不固执成见,而是凭自己的直觉。

    即使这个小子是死刑犯,重罪该死,但是他内心良善也是不会完全泯灭的。

    在这留在世界最后的几分钟里,时势使然,也许就迸发出来。

    百里良骝虽然有权剥夺他的生命,但是也有责任让他良善的一面留在时间。

    于是,他平静地地说:“托孤?托谁?请谁来托?只要不太过分,我可以帮助你达成这个愿望。”

    黑龙骁说:“我要托的是我的一对双胞胎,一男一女,儿子叫黑子龙,女儿叫黒子萦。

    “他们今年十六岁,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里读。

    “我要把他们托付给你,你接受不接受?”

    黑龙骁看来有很多话要说,不过现卡住了。

    他要先肯定一下百里良骝肯不肯接受这个委托。

    如果不肯的话,他才不会多费口舌。

    实际上两个孩子他已经有了安排,不过做父亲的这个时候肯定要为子女安排一个最好未来,这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百里良骝能接受,那就最好不过了。

    不过,这个时候,这也不乐观。

    一个盟总,有可能接受一个死刑犯的托付?

    想想就觉得荒唐至极!

    “你一个临死的人,最后一个心愿,我如果不帮助你完成,而且我确实有能力帮助你完成,我还是人吗?这个委托,我接了!”

    百里良骝是个至情至性的汉子,慨然允诺。

    别人会说什么,他会在乎吗?

    黑龙骁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痛苦接受!

    还以为不是拒绝,就是提出一大堆条件呢。

    尤其是说出的那些接受的理由,真的让他感动了。

    就是因为我是人,我才做出这样符合人情的事!

    这小子果然不俗!值得托付!

    他这一激动,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百里良骝看了他一眼,说道:“老兄还有什么交代吗?没有的话,我就送你上路了!”

    黑龙江经过提醒,才想起自己时日无多,还有事情要交代!

    赶紧调整情绪,说道:“你很好!关于我的孩子,过两年他们到了十八岁,你可以作主把我的事情告诉他们,不告诉他们也行!你现在把我的第二颗纽扣揪走,我的一切秘密都在里面!就这样,若有来世,我们做朋友!”

    说罢,闭眼合罪,神态安详,一动不动了。

    百里良骝知道那颗纽扣至关紧要,上去

    就用特殊手法揪下,拿了过来。

    这个时候,行刑的串刽子手已经准备多时。

    百里良骝一声令下,四名由鲜于晓燕卫队中宣布的短弩手同时松弦,强劲弩箭飞向跪在地上头顶冲着他们的犯人飞去。

    嗖!嗖!嗖!嗖!嗖!

    四支弩箭向四个陪绑人飞去,不过百里良骝早有交代,不会射死他们。

    因此吓得他们半死的弩箭,只是射飞了他们的认标牌。

    正中的黑龙骁顶门正正一弩,如果射中,弩箭揳入松果体,不到两秒钟时间,犯人就会全部死透。

    正在这时,一声狼嚎传来:“刀下留人!”

    可是这个喊声有些晚。

    那只弩箭风驰电掣一般,直钻黑龙骁的囟脑门。

    只要钻进去,马上就会进入松果体,可以造成瞬间彻底死亡。

    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闪光的刀子比弩箭还快,截住了那支弩箭,啪的一声,一飞刀一弩箭,同时落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