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95章 收买人心

正文 第595章 收买人心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收买人心,是百里良骝蓄谋已久的另一手。

    这一手绝对是深谋远虑、意义非凡、具有长远影响的一招妙棋。

    前面他的重金奖励英雄,固然很重要,但是能当英雄的必定是少数。

    一个英雄的出现,非但要有基础的成功要素,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还有一个关键因素,这就是时势造英雄的时势。

    百里良骝关于关于人才成长管理成功方面的只是可谓渊博。

    他知道时势造英雄,这个说法起源于庄子秋水篇。

    庄子的认识,自然是高人一等。

    他也不知道是总结了无数的观察结果,还是深入思考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总是很是不俗。

    他说:“当尧舜而天下无穷人,非知得也;当桀纣而天下无通人,非知失也,时势适然。”

    他的意思实际很平直,就是讲了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大道理。

    他说,在三皇之二尧和舜统治时期,普天之下就没有一个穷人。

    这个是一个现象,但是重点在于原因。

    这下是庄子的独到之处。

    就是他透过这个没有穷人的现象,看到没有穷人的原因是什么。

    庄子的结论就是,这些人不穷,并不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获得导致不穷的财富。

    也就是说,他们的不穷,并非是因为他们的主观努力而获得大量财富而取得。

    言外之意,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为“不穷”的人了。

    这就很有意思了。

    还有一层言外之意,就是你想成为不穷的人,那么你就永远是穷人了。

    怪不得说庄子是和老子并列的伟大哲学家呢。

    果然不愧是“老庄”。

    接着看后半句,“当桀纣而天下无通人,非知失也”。

    这里的通人,就是通情达理的人,也就是明白人,或者是聪明人。

    “无通人”,意思是说,一言以蔽之,在桀纣当政时期,整个天下就没有一个聪明人。

    这个就很悲惨了。

    当然那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庄子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他实际上说,有那么一两个通达之人,也没有什么卵用。

    整个桀纣世代,整个政局一片昏暗,什么英雄,什么枭雄,也得老实猫着。

    也就是在那个大势之下,无论什么人,都只能跟着大势走,不可能把自己揪起来,拔到高处,出污泥而不染。

    因此,庄子做了总结发言,这都是“时势适然”。

    现代人喜欢用时势使然,代替庄子的时势适然,其实二者意思不一样。

    时势使然,意思是如果这个时势下出现一个什么事情,是因为有这个时势作为原因,才有了这个结果。

    说时势造英雄,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时势适然呢,同样,这个英雄是这个时势之下,人们适应这个时势的一个必然结果。

    前者有一个刻意而为。

    后者只是一个自然过程。

    尧舜时期,所有人都不是穷人。

    桀纣时期,所有人都不是好人。

    而所谓的时势造英雄,只有那么一两个脱颖而出。

    百里良骝可以说,熟知二者的区别,他要作的事情,就是那个英雄的奖励,就是时势造英雄,让各别人出人头地。

    而让那些平民百姓,都作一个时势适然的好人,也就是约盟的平民。

    最关键的一个成功,就是不要陷入桀纣时期那种所有人都不是好人的境地。

    百里良骝也深知,现代人都认可的一个道理,就是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还有一个长期传颂人人皆知的说法有钱能使鬼推磨,更是一语道尽金钱的魔力。

    穷凶极恶的魔鬼因为钱的关系,都能甘心被你奴役,干那种只有笨驴才干的苦活累活,还有什么人不能役使呢。

    那些冠冕堂皇高高在上的官员,只要银子够分量,就可以让他们像狗一样摇着尾巴听话。

    什么出卖良心,出卖人格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一些极品,甚至不惜出卖国格。

    这当然只是推到极致而言,绝对不仅仅限于那些当官做老爷的人群。

    小小老百姓见钱眼开、见利忘义的行为模式,更是司空见惯,深入骨髓,几乎成为他们的最高行为准则。

    由于有了这些历史记载,还有这些大家都能够耳闻目睹的现象,所以金钱的声誉极为恶劣!

    几乎到了人人痛恨同声谴责的地步。

    不过,百里良骝可不会随波逐流人云亦云。

    他作为管理专家,对金钱有明确和正面的定位。

    最基本的一条,就是金钱代表力量,就是固定化的能力。

    而能力是干什么事情的都必须具备的必要条件。

    当然还要天时地利人和面面俱到,但是其它都是可遇不可求,只有力量这一条是可以凭借主观努力改进的。

    所以,百里良骝就不管金钱的极大吸引力还是极坏的名声,一旦有机会就极尽全力捞钱,把能捞到的钱,都捞到自己的兜里再说。

    不管是美元,还是丑元,什么都要。

    在这点上,他有条件地赞同古代一个君王的观点——金钱没有臭味。

    因此,他就通过美食楼招标,弄到了六万亿美元。

    当然,这些钱主要部分还是要用在美食楼建造上,但是起码一小部分可以由百里良骝支配,说三分之一吧。

    虽然不多,也有二万亿。

    这个钱,如果花钱的对象是平民百姓的话,估计能砸晕一大片。

    今天,百里良骝就是打着这个主意来砸人的,看看到底金钱的力量有多大,可以瞬间让多少人幸福地晕倒。

    当然晕倒以后再醒来,就变成了百里良骝的人了。

    人学到一定的知识,掌握了一定的技能,甚至领悟了一番道理,总要付诸实践,看看自己的认识是不是能得到人们的共鸣。

    这个结果可以让他作为继续前行的基础。

    这种方式要比摸着屁股过河显然更

    有把握一些。

    那些人醒过来以后,原来的路就找不到了,或者淡忘了,反正他们不会再去重走旧路。

    只有百里良骝用金钱给他们指引的一条金光闪闪的康庄大道,就在他们面前无比光明地摆着。

    这就是他们新的时势。

    百里良骝虽然没有跟那些小丫头抖咳嗽,可是他可没有只停留那个层次。

    那样作不过就是他调剂神经的一种方式,可以让他放松,更好地开动脑筋。

    今天他的所做作为,都是在他深入思考的基础上实施的。

    其程度之深,可以说,已经大大超过了老庄这两位最伟大的思想家。

    其实要比较的话,老庄固然开创了一个思想的流派,但是他们只能算是一个思想家,而不是一个践行者。

    老子,想的不错,结果遇到一点挫折,骑着青牛出了函谷关,不知所踪了。

    而百里良骝呢,已经在实践层面对老庄思想融合贯通了,而且付诸到实践当中。

    从思想到实践,这个深度,可以天高地厚,给老庄思想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因此,说百里良骝比老庄更深刻,那是一点儿都没有夸大。

    谁若不信,可以叫老庄来辩!

    百里良骝心意通达,毫不犹豫地把他的极为重要的主张推行出去。

    “现在我宣布——为了报答胡营中心村的一粥一饭之恩!

    “也为了鼓励你们成了第一个尝螃蟹的人!

    “就是第一个成为约盟旧秩序变新秩序的参与者!

    “也为了让你们的持续发展有一定的经济实力!

    “更是为了让你们的生活跳上一个新的台阶!

    “还为了让你们成为约盟的成员而倍感荣幸!

    “从而成为其它约盟成员的带路灯塔!

    “约盟有关领导会同相关部门慎重而严肃地决定,给胡营所属每一个家庭发展基金每户一万美元!

    “没错,就是一万元,美元!每户都有这些多!

    “同时,凡是约盟区内的常驻人口,首先是胡营中心村的民,给你们每个人二千美元的个人发展基金!

    “没错!不要怀疑你们的耳朵!

    “就是每人都有一份!

    “这个叫个人发展基金!

    “因为每人都要发展,发展基金!

    “对没错,二千美元!

    “也就说,如果你有五口之家,就能再得一万美元,第二个一万美元,总共二万美元到你家!

    “着新成立的村领导,会后立刻核实人口数字,将该发的两项基金落实下去!”

    百里良骝说完,全场一片寂静。

    静!死一般的寂静!

    鸟叫的声音、鸡鸭马骡的叫声全都没有了。

    大概它们也在纳闷,怎么回事儿,那些一天到晚喧嚣不止唯恐不乱的主人们怎么今天变乖了?

    在它们的记忆中,这些为老不尊为小不敬的主人们,即使深更半夜都动静不小!

    今天却事出反常!

    难道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那些主人的行为模式我们也了解一些。

    一般安静的时候,准是在憋坏!

    难道他们要杀猪宰羊?要杀鸡取卵?好吃鹅血皮蛋粥?

    不好,我们要不要反抗?

    不能老老实实引颈就戮吧?

    可是,下一刻,拿下得高看得远雄鸡,就看到了一幅让它们瞠目结舌的景象。

    而且,这也是百里良骝担心的事情。

    百里良骝担心的事情还真不多,但是这就是其中的一件。

    只见呼啦一声,那些目瞪口呆的人群一片片倒了下去。

    还好的是,由于人群密集,挤挤插插,而且倒下的时候充满了幸福感。

    所以虽然倒下的人多,却没有造成任何人受伤。

    既然没有受伤,那就更没有亡了。

    也就是这是,一个高音飚了出来。

    “百里良骝,你搞什么名堂!你不知道气大伤身,高兴得太过也伤身吗?有什么好事你不要一次都说完好不好?真是!”

    一听这声音就是华升。

    估计这小子旧伤还没有治完,唯恐又添了新伤。

    知道没有什么死伤,又知道华升在那里顶着,百里良骝就放心了。

    也幸亏如此,否则的话,百里良骝肯定会良心不安的。

    他一旦良心不安,岂不影响刚才宣布的两个基金的发放。

    百里良骝能够大面积遍洒金钱雨,和他手里有钱直接相关。

    要论能支配的现金流,估计不管是船普还是京普都很羡慕他。

    在此雄厚的基础上,他有一笔简略的账目,对这次大撒手心中有数。

    家庭发展基金,全部发放以后,一共三十六千户人家,需要三十六亿美元。

    把一些逐利而来新增家庭也算上,四十亿美元到顶了。

    个人发展基金,全部发放以后,一共一百八十万人,需要的资金也是三十六亿美元。

    同样,也把那些见钱眼开钻营进来的人考虑进去,也给它四十亿美元。

    两项加在一起,才八十亿美元。

    而百里良骝手里可以花的,则是二万亿!

    八十亿对二万亿,才不过千分之四,百分之一都不到。

    百里良骝撒钱的手没有丝毫哆嗦!

    尽管他心里有些微微的疼痛。

    不过也就是一闪而过。

    他想的是,这些钱如果他自己都亲手撒出去,把他的手累断,也撒不玩,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一起撒,就容易多了!

    可见大度的人不是心眼不小,而是他总能找到一些理由自我解嘲,而不是钻在自己的小心眼里。

    至于许多人担心的移民潮,百里良骝不但不担心,反而是乐见其成。

    他看到的不是大量的见钱眼开本钱而来的财迷,而是约盟需要的人才。

    那种感觉就如同皇帝看那些赶考的举子一样,心中就是一股窃喜——天下豪杰进入吾彀中矣!

    而让人入彀的方式,百里

    良骝自认比那个皇帝高了十倍,谦虚点少说一些。

    皇帝的方式拐了十七八道弯儿,还要加上不少遮羞布障眼法,最后还是一个高官厚禄。

    就连那个高官都是过渡手段,厚禄才脚踏实地。

    而百里良骝自己的手段,就是一个字——钱!

    直接给钱!金钱开路!不走?拿金钱砸他!砸晕了,抬走!

    抬他的人,自然都是他的家人亲朋好友什么的。

    这多直接!这多爽!

    十个皇帝也不行!

    光明正大用金钱征服,试看天下谁能敌?

    至于担心有人浑水摸鱼,没有才能却过来充数?

    百里良骝自己心里笑了。

    在自己面前充大尾巴蛆,能成功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再说,即使过了我这关,也绝对过不了人和署长氾梨花那关!

    以为我任命她把关人事部门是当花**摆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