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90章 翌日清晨

正文 第590章 翌日清晨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翌日凌晨,传来一声清亮的黎鸠儿鸣叫。

    黎鸠儿,打鸠儿,打大鸠儿!

    接着又是一声。

    黎鸠儿,打鸠儿,打大鸠儿!

    大概是觉得某个懒虫还赖着不起来。

    这种从来没有听到过的鸟鸣,唤醒了沉睡中的百里良骝。

    百里良骝猛然想起了什么,睁大双眼,四面扫描了一通。

    这个时候,四周依然一片宁谧。

    只有那只黎鸠儿,似乎完成了扰人清梦的任务,秃噜噜飞走了。

    黎鸠儿是一种候鸟,是北方的一种最受欢迎的益鸟。

    它受欢迎而且名声显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在清晨的时候引亢高歌,催人从睡梦中起来,趁清晨好时光,该干啥干啥去。

    那飞走的黎鸠儿,似乎唤回了百里良骝中断的意识。

    咦?自己怎么躺在铺上还盖着被子了?

    思绪的片段提醒他,他睡前可是坐在椅子上的!应该是正在听公子婠霭的时候突然睡着了。

    想到此,他一阵懊恼。

    我他姥姥的是猪,怎么说睡就睡,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时间、不管什么人在场?

    哦!时间是四点半,凌晨。

    不对,回来的时候是四点的,似乎还干了一些事情。

    所以大约是什么时间,实在是记不清楚了。

    不过,不管确切时间是什么点儿,肯定也是该睡觉的时候了。

    可是时间虽然对,但是场合不对呀。

    那个公子婠霭本来就是对自己提心吊胆跟防贼似的,唯恐我占了她的便宜。

    我堂堂一个正人君子知书达理文明人,会占你一个小女子的便宜?

    笑话!我从来不占人便宜!

    何况你不过是一个弱女子。

    我让你占我的便宜还差不多。

    在这方面我百里良骝自认够豪爽!

    我一百多斤往里一摆,便宜你随便占!

    这时间也就这样了,有点瑕疵也没有什么大毛病。

    可是,还觉得哪里不对。

    哦!地点,地点不对!

    这里是我的卧室。

    卧室当然是睡觉的地方。

    有老婆的和老婆在一起。

    没有老婆的和

    没有和,自己的当单身狗。

    可是自己呢?

    一时疏忽,叫那个公子婠霭进来。

    这显然是一招臭棋!

    你说你多走几步,去她的卧室

    那肯定也是不行的!

    即使他百里良骝有这个心,他也没有这个胆儿。

    即使他有这个胆儿,人家还不让他进去!

    对了,应该去办公室。

    那是约盟的临时办公场所。

    应该给哪里才对。

    难道自己就这么一失足成千古恨?

    不过,当时大家都是衣装整洁、态度端正、公事公办来着。

    人正,场合差点似乎也给弥补过来了。

    由此可知,深更半夜,男人卧室,一男一女,讨论工作的问题,似乎也不错什么。

    什么人在场?

    那是约盟秘书长,首席智囊,公子婠霭!

    这些名字啊、官衔啊、特殊才能啊,都没有什么。

    而且还都有利于对这个深夜会见给出有利的解释。

    可是问题是这个人是个女的。

    是一个二八少艾。

    这就有些尴尬了。

    其实,如果百里良骝还是龙精虎猛、精力充沛,大家一直正常研讨工作,那也没有什么。

    因为人在正常状态在清醒的脑筋指导下,做出的事情都是符合他的道德水平符合他的智商的事情的。

    百里良骝自认自己的道德和智商都还可以,意识清醒的时候不会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

    尤其对自己的女下属,不管是闻人异香、还是武凌霜,他都是保持距离。

    就连一直以来追着他当小妹妹、将来要升级当小妻妻的百里幽玲,他都能处理得当。

    还有谁?

    对了,最重要的一位,氾梨花。

    他对她,那可是好感太多,五湖四海都装不下。

    可惜的是,人家对他只是不离不即,让他有劲没处使。

    当然,百里良骝也不是搞那种事情的专业户,不会整天没正事可干,挖空心思讨自己心仪对象的喜欢。

    他顶多就是赶公家的骆驼放私人的羊,借着工作之便,跟氾梨花搭讪两句。

    他还是能够以正事为主的,别的可以想想,但是以不耽误正事为前提。

    这也说明,他百里良骝是一个有雄心、有抱负的有为青年,有比较强的自我约束能力。

    但是一切的前提都是在他头脑清醒有正常自我约束的前提之下。

    问题是,他在那个关键时刻,竟然睡着了。

    这下睡出毛病、睡出问题了吧?

    恼恨之际,百里良骝恨不得拿出一个百磅大锤,砸自己的脑袋一千下!

    把这个猪头咋成狗头算了!

    什么时候睡觉不好?

    吃饭的时候睡觉?没有问题!

    顶多把饭菜筷子叉子刀子一类捅到自己的鼻子里。

    走路的时候睡觉也行?当然!

    顶多就是掉进路边的臭水沟!

    不嫌臭的话,掉进去继续睡,顶多就是人们以为看到了一条猪。

    还是不讲卫生的猪。

    那种臭猪脏猪,狼都不吃。

    干活的时候睡也行,一锄头锄到自己的脚上而已。

    不醒的话,可以继续来。

    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一个小姑娘跟你说话的时候睡觉呀。

    一个很有思想的人曾经说过,人的睡觉,就是跟死人的处境累死。

    人一旦死去,就是永远的不会起来。

    人一旦睡去,也不知道第二天能不能起来。

    别看有些以为肯定会起来,但是也不过是自己的想象而已。

    还有人一旦死

    去,任何思想和行动都身不由己了。

    人一旦睡去,也是一样,你也没有任何能力去决定自己想什么,或者做什么,包括第二天能不能起来都失去了控制。

    你可以计划明天早晨几点起,但是你没法保证你真的能起来。

    还有,人都知道,美梦成真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

    现实中往往没有那么多美事,糟糕的事情少一些就不错了。

    现实中的好事少,作作美梦也是好的。

    所以有人临睡之前就祝福自己作一个美梦。

    但是祝愿可以,也就是表达一下希望,行不行听天由命。

    如果遇到一个人说他计划作一个好梦,大家就会感觉这个人不正常。

    确实,美梦不是计划作就能作的。

    这也不啻是说,人一进入梦境,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因为任何人一旦睡着,就没有任何能力支配自己如何去想,去做什么。

    实际上就是对自己的生命完全摆脱了控制。

    生命都失去了控制,行动也就难免失常。

    现代有相关知识的人都知道,人只要一睡着,就会进入下意识当中。

    一进入下意识,就等于对自己的身体和行为失去了控制。

    也就是说,那个状态下干出什么事情都不是出于他的主观故意。

    换句话说,他没有现有动机,然后在动机的驱使下,展开行动。

    在这种状态下,即使他的行为和他清醒状态下的动机相吻合,也不是出于他的动机。

    因为人的动机往往被隐藏、甚至被限制,所以他的行为和他的动机并不一致。

    因此,这种下意识状态下,无论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和他的主观愿望不是一码事。

    这就很恐怖了。

    睡着的百里良骝,很可能做出什么他正人君子形象下根本做不出来的事情!

    到底做出了什么事情,他现在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这种失去控制的状态,让百里良骝很是不喜欢。

    他还对这种未知行为及其后果产生了恐慌的情绪。

    但愿没有犯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吧!

    思虑至此,百里良骝更加仔细的观察自己的周围,希图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希望证明自己完美无罪是一个好人!

    当然有什么犯罪的证据,他也不会胆小逃避,不过越早知道越好,也好心里有数,备下应对方案。

    咦?

    我的衣服也给脱了?谁干的好事?

    虽然没有精光净,也差不多了。

    自己昨天的睡了过去的记忆还在,记得自己就是听人念书。

    不对!

    是念总结报告。

    关于那个约盟一日总结的。

    对了,念报告的是公子婠霭。

    这以后,就没有印象了。

    那个时候,毫无疑问,自己是包装得严严实实的,经得起最严格的风纪检查。

    可是现在呢?

    除了一点点布料兜裆一道,自己如同初生的婴孩那么干净了!

    这到底是谁干的?

    让让不让我见人了?

    不过还好,就是那个干这事的人看了看,别的人倒也还没有见的机会。

    自己最后接触的一个人就是那个公子婠霭,除了她还能有别人接触我吗?

    难道竟然是公子婠霭干的?

    这个小丫头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就不怕我陷入沉睡当中不知道控制自己干出什么大魔头的行为?

    那样你个小丫头还不是羊入狼群猪进虎口?

    在我我堂堂七尺大汉被你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给看光光,本大叔不是亏大了吗?

    想当初有人给我一百万想怂恿我去当男模,本公子就好不客气地给拒绝了。

    那是我还穷。

    哼,本公子人穷志不短!

    一百万?想都别想!

    两百万?

    拿到可以考虑一下。

    可是那个小气鬼,从此就没有下文了。

    对了,更加严重的是,这个小娘皮不会给我来个写真全集吧?

    这个一定有搞搞清楚!

    可惜的是,别管百里良骝如何转移目标,现实就是,最大的可能还是公子婠霭给他更衣了。

    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让一个小丫头给干了这事,多没脸见人啊!

    再说,那还是自己的直属下级。

    不管等级干系,起码是同事吧?

    那就十分尴尬了!

    再说人呢?问问清楚也好啊!

    现在不是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吗?

    嗐!这还用说,必然是走了。

    自己的脑子还是猪脑子,这点小事儿都想不清楚。

    即使给自己的更衣这事,都有点说不清了。

    还能有其它更加过头的事情?

    难道她也如同我一样突然变成了猪脑,什么事情都想不清楚?

    难道她还能在这里过夜?那就更说不清楚了。

    百里良骝郁闷了一忽儿,猛然坐起,赶紧穿衣服。

    总是纠缠这样的事情还行?

    再说,靠自己想,别说自己现在是猪脑子,就是狐狸脑袋也不行。

    再说,今天还有一大堆事要干,就在上午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去胡营村。

    从昨天那些他自己读过的报告,还有他听公子婠霭念过的报告中,她觉得其中的一些内容,都要今天采取行动的。

    问题是昨天他没有听完,可能还有其它事情更紧迫以至于需要马上处理。

    于是他通知武凌霜赶紧过来,还是和这个比较直接的姑娘搭伙,一起去胡营,那个公子婠霭比较复杂。

    而且昨夜发生的事情,让他有点羞愧,不要意思见她。

    可是他想了想,就改变了主意。

    又通知公子婠霭过来。

    一方面建立一个村级新政,需要她处理一些只有秘书才能处理的事情。

    同时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要问问她。<b

    r />

    不搞搞清楚的话,他会一直有一种芒刺在背坐卧不宁的感觉。

    千万别作出什么框外的事情啊!

    否则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那到底是存心呢?还是有意呢?还是预谋呢?还是设计呢?

    终归是跳进东海也洗不干净了。

    不过呢,百里良骝也很光棍,真要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他百里良骝也不是不能担事的主,该负责任就负呗。

    如果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就对她的照顾致以感谢。

    就怕那种,啥好处也没有得到,却背上了黑锅。

    公子婠霭后叫先至,因为她就住在隔壁,而且知道今天的任务。

    接到百里良骝的通知时,她都准备就绪了。

    她进来以后,看到已经重新包装的百里良骝,不由得在艳如朝霞的小脸上再增加一绺红丝。

    此时百里良骝那小子正睁着贼溜溜的大眼睛紧盯着她,试图查找到蛛丝马迹呢。

    那一缕红丝恰好被他捕捉到。

    这小子坏就坏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上面,本来应该羞愧心怯呐呐无言,他却来个贼喊捉贼倒打一耙!

    色厉内荏地喊了一声:“好你啊!说,昨天趁我不注意,你对我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坏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