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84章 瓮中捉鳖

正文 第584章 瓮中捉鳖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瓮中捉鳖啦!”

    接到了阎王的命令,拓跋大鸟一声畅快淋漓的大喊!

    正在等得心急、耗得无聊的卫星村三村人马,都如同猎豹一样一跃而起,起码也像猎犬,一边嚎叫,一边猛跑,冲进了胡营中心村。

    刚才他们一直隐忍不动,看着别人打。

    一直到里面的火拼出了结果,一直到穆庄的复仇队伍也加入进来,才暴起难。

    胡营村周边的防御很快就被突破,这次是那些手扶拖拉机立了功。

    那些拒马桩、铁丝网什么的障碍物,拦人还好,但是碰上这种拖拉机,就不灵了。

    被那些技术熟练至极的手扶拖拉机驾驶员操纵着他们的铁家伙,一顿横冲直撞,全都压倒在地。

    比较大的障碍物比如木桩木排什么的,也给推到一边,为这些冲锋前进的勇士们让开了道路。

    开道的拖拉机后面,就是冲锋的村民,第一排上去的都是三个村庄最强壮的男人。

    现在的穆庄人已经和岭圩联盟的人汇集在一起。

    三个卫星村的人本来以前就关系就比较亲近,现在都在一个痛打拓跋家族的共同目标之下,很快就抱成一团了。

    这里尤其还有一个拓跋大鸟,一个本来是拖把家族绝对骨干的存在,也来帮助他们打拓跋,就更有干劲了。

    现在冲在第一线的村名,以往他们一般都是第一波重逢陷阵的勇士。

    但是毕竟是血肉之躯,和那些障碍物相比还是尺有所短,不如那些钢铁家伙。

    不过现在不同了,通道已经打开,障碍已经清除,就该他们毫无阻拦地大展身手了。

    在胡营村北面进攻的男人当中,第一个竟然是拓跋大鸟。

    他既然是岭圩合盟的把头,也就是一把手,负有全面指挥的责任,本来就不用他亲临第一线。

    但是,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阎王爷特殊恩待死里复活为阎王爷办事的马前卒。

    就是这个身份的关系,拓跋大鸟要接受阎君的考验,让阎君相信他没有背叛他,这是他最紧要必须证明的事情。

    其次,还有证明他有能力,他能干好阎王交给他的任务。

    甚至比谁都好,天下就没有人比他更好。

    只有这样,那个蓝面阎君才会继续支持他、给他更多更大更艰巨的任务。

    也就是,期待着一种水涨船高的模式,加大对他的支持力度。

    拓跋大鸟,在这些大事上面还是很明白的。

    为了证明他没有背叛蓝面阎君他老人家,最好的表现就是在攻打胡营这个任务是如何作。

    在和他出身的拓跋家族对垒的时候,他绝对不能手软。

    也就是说,他要表现的比别人对拓跋家族更加铁面无情。

    当然,这也意味着,哪里的战斗最激烈,他就要出现在哪里。

    不但要为岭圩联盟立功,还要尽最大努力,消灭拓跋家族的有生力量。

    而这些有生力量,都是拓跋家族的那些顶尖精英,比如,那些行刑队员。

    这也就是意味着,拓跋大鸟要和他以前的同伴生死相搏,

    这样,他就必须在最危险的地方战斗。

    东面战场,冲在第一线的则是赫连云天。

    他得到了鲜于靓颜的谅解,而且关系还比以前亲密了许多,正需要巩固成果。

    这个时候他当然要表现一下自己的神勇无敌,以博得心仪的女孩赞许。

    今天这种机会难得,他当然绝对不能错过。

    至于南方战线,本来岭圩合盟要派人统领,恰好慕容跋扈得救,慕容嚣张异军突起,就交给这对父子了。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绝佳组合。

    尤其是第一次真正的独当一面,好像大人一样上战场的拓跋嚣张,那绝对是斗志昂扬。

    别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了,他和他的小伙伴们,连狮子也敢围上去逮回来炖着吃了。

    就如同上次炖狗肉盛会一样,把那些藏獒、土狗什么的一锅炖了。

    如果有机会,他们还想尝尝炖狮子的味道。

    可惜的是,他有冲天志,他老爸还是把他当儿子,而且是没有长大的儿子。

    尽管这个儿子块头都过了老子很多。

    拓跋跋扈一个命令下来,所有的这些小孩子上战场可以,但是都只能在第二线,目前只能看着大人如何打。

    先跟着学习一阵儿,什么时候需要他们动手的时候,再另行给他们下令。

    因此,拓跋嚣张再也嚣张不起来了,如同霜打的茄子——蔫了。。

    别无它法,老子的话必须听!他只好严格约束他的小伙伴们,不让他们乱说乱动。

    否则,连现场看热闹的一共三百名。

    就是所有的一百单八将有座次的,还有一百九十二人没有座次,但是各方面表现比较优秀的。

    所谓各方面优秀,当然不包括学习好。

    而是专门说他们的体质好、力量大、武功高、能打!

    当然吃苦耐劳那是必须的。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虽然这些小家伙没有上阵交手,他们所起的作用可是巨大的!

    原因就是前面打仗的那些大人,知道自己的晚辈甚至自己的儿子就在后面看着他们,他们哪里敢不表现的英雄异常?

    否则,平常的高大形象,岂不立马就坍塌了?

    尤其那些平素喜欢吹牛自己战场上如何以一当百的,这个时候总不能遇到敌人,去不是对手吧?

    男子汉大丈夫,说以一当百,就是以一当百!

    一百个最强的敌手你们过来,我和你们群殴!

    嗐,没有那么多?

    也行,以一当十吧!退而求其次。

    什么?也没有?

    那就一对一吧!

    来来来,我给你永生难以忘记的教训!

    既然能上前线,一对一的本事还是有的,加上今天有少年童子军压阵,果然各个雄风大振!

    结果如此一来,慕容跋扈这一支队伍竟然率先攻破了胡营的防线!

    其它两个方向的进攻,也是一个比一个猛,加上岭圩合盟有机

    动队的参加,力量大增。

    如此一来,即使拓跋西南特别加强了对东面和背面的防守,还是不敌。

    机动队的强力打入,很快就把胡营的防线撕开,几乎就在同一个时间,三个方向的进攻,如同三杆大刀劈开防守壁垒,揳了进去。

    接着,就是更加激烈的争房夺户的战斗。

    这里不同于城市争夺战的巷战,因为这里没有高大的建筑,各个房屋之间也没有城市那种紧密连在一起结构。

    所有的住户都是单门独院,形成一个个单独存在的家庭,这个时候就是一个个各自为战的作战单位。

    因此,三路兵马直接就遇到了这些各自分开的院落,也导致他们的后续进展并不顺利。

    拓跋家族,这个千年家族的底蕴,也就在这个危难时刻,坚挺地显示出来。

    虽然拓跋家族的那些头领不太给力,或者犯了错误,导致现在这个被动局面,拓跋家族的根基却依然存在。

    那就是拓跋家族每个家庭经过悠久历史积淀起来的战斗力还在那里!

    这之前出去战斗的那些人,都是最精锐的部分,大概一个家庭出去一个。

    但是,他们的兄弟姊妹、他们的父母子女都留在家里,充当家庭的守护力量。

    现在敌人进来,要毁坏他们的家园,这些留守人员,就奋起反抗,登时爆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他们和前面的那些人不同,因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

    因为这里是他们的根基,是最后的避难所,所以他们不论男女,不分老少,都以无比坚定的信念,誓死捍卫家园。

    这里许多家庭构造,都是一个古典四合院的形式,即使没有军事方面的考虑,也是一个自成系统的小型防御阵地。

    拓跋家族历经患难,历史悠久,军事功能就成为这些家族的必备功能之一。

    因此,许多家庭的四合院,都被展成一个四面封闭的土围子,有坚固的院墙护住里面的住户。

    尤其是这些靠近村边的院落,围墙等设施更是坚固。

    虽然他们在名字上还叫土围子,实质上却是石头建筑,甚至是钢筋水泥混凝土构成。

    有些已经不是简单的围墙,甚至还建立起瞭望楼、简陋碉堡。

    当然每家都有看家犬看家护院,这些大户就更多了,甚至有的家里拥有真正的军犬。

    拥有藏獒、德国牧羊犬那样凶猛犬种的也不在少数。

    无比坚固的决心,不俗的防卫设施,都让胡营的整体防护能力陡然提升,导致三路大军的进攻纷纷受阻,如同陷入泥沼之中。

    如此一来,进村大军就展开了逐家逐户争夺,每家每户都是一个生死战的战场,使得战斗空前激烈起来。

    为了打破防守的围墙,刚才已经完成了突破任务,正在休整的机动部队,又被调了上来。

    他们开着那些大小拖拉机,一阵轰轰隆隆,气势磅礴地奔袭各个交战热点。

    机动队开始启用它们强大的挖掘力量,对付那些围墙。

    尤其是那些大型拖拉机,它们牵引臂上的强大挖斗,这个时候大显身手。

    都是以硬碰硬,但是也有战略战术。

    作为机动车队队长,拓跋大鸟现在的专业就是担任拆迁队长。

    他现在觉得一天的成长,比过去的一辈子还大。

    尤其是在使用策略方面。

    虽然他们的总体方针是专啃硬骨头,但是实战中,却采用柿子拣软的捏战术,先对付那些土质土围子。

    强大的挖掘机,对付那些土围子,还是具有非常强大的优势的。

    只见那些巨大的拖拉机靠近目标,牵引臂一伸,上去就是一挖斗,一下就是一个大豁口搞了出来。

    接着再来一下,一条通道就被打开。

    只要敲开了乌龟壳,剩下的就好办了。

    那些进攻的强壮男人一拥而上,捉人、打人、捆人,只是严格遵行命令,管住自己的手还有大脑,尽量不杀人。

    实在不行,就把抵抗的家伙打伤、打晕,让他们失去战斗力。

    然后捆起来,扔到一边,不让他们妨碍正事。

    土围子防守不错,但是一旦被打破,里面的人也是无处可逃,大多数都被瓮中捉鳖了。

    激烈的攻防战中,传出一声接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有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黑大个搞出来的。

    再一看,那不是慕容跋扈的儿子慕容嚣张是谁?

    虽然这大个儿从年龄上讲不过是一个小家伙,但是论身高,绝对是全村第一,甚至在整个中心村都排在第一名。

    不光是个头,还有个头!

    能一双手抛出四个磨盘中的大石,那力量该有多大?

    反正他老爸慕容跋扈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时候,他怀中抱着一根碌碡一样粗的木头,上面还带着一些绿叶,显然是刚刚从活树上弄过来的,肯定是又结实有沉重。

    那个木头有一丈五尺长,重量起码四百斤以上,他正在搂在怀里,用力撞击大门。

    那个大门的所在是一个钢筋混凝土构造的大院,刚才大小拖拉机都来试过,刨不开它的防守。

    大家知道,大门处就是这个大院的薄弱环节,可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

    就在这是,惹怒了慕容嚣张。

    他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一柄宣花大斧,抡圆照着门前的一颗高大松树砍去。

    连着十几斧,大树轰然倒地。

    慕容嚣张上去又是几斧,削去了树尖的枝丫,草草形成一根巨大的滚木。

    这跟等闲四五个人也太不动的滚木,被慕容嚣张一把抱起,让后就开始撞头。

    大头在前,小头在后,每一次撞击,怕没有千斤之力!

    开始的时候,大门纹丝不动!

    到第五下的时候,大门开始吱呀作响。

    第十下,大门出现裂缝,门榫之处出现裂纹。

    第十三下,轰的一声巨响,大门向后倒去,跌落尘埃,四分五裂!

    完成了这件壮举,慕容嚣张再也嚣张不起来,普通一声瘫倒在地。

    小家伙把吃奶的力气都

    使了出来,筋疲力尽,竟然昏了过去。

    打破了这家特别坚固的围子,慕容跋扈带人蜂拥而入,马上就逐屋争夺起来。

    防守的大人小孩寸土不让;进攻的男人寸土必争,又是一场艰苦的争夺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