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83章 慕容嚣张

正文 第583章 慕容嚣张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慕容嚣张听到老爸被人欺负而且给带走的消息时,正被关紧闭。

    别人被关禁闭,都是偶然犯了大错,不关不足以平民愤。

    或者不关不足以让犯错误的儿孙们长教训。

    可是这个慕容嚣张则不然,他不关禁闭的日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绝对历历在目,清晰可数。

    在他的印象当中,也就在四年中还赶上一次的闰二月第二十九天,才被老拓跋开一面,放出来一天。

    结果就是这一天,就成了他们那群小伙伴狂欢的一天。

    别打坏事倒没怎么干,只是村民向村长,也就是他老爸慕容跋扈申诉,说他们一共丢了五十四条狗。

    那些狗从一般农村的土狗,倒珍贵的京巴都有。

    这些孩子还特别凶残,再厉害的狗他们也照杀不误。

    那些京巴土狗什么的就算了,即使是那些牧羊犬、退役警犬,也都被他们打倒抓来。

    其中竟然还有两只藏獒。

    也是那家主人提过嚣张,从来都是放任这这两只凶猛的家伙在他们的豪宅周边巡视。

    凡是进入他家五丈范围的鸡鸭猪狗,一律咬死。

    即使是人,也是扑倒咬伤。

    结果那天这两只藏獒,被慕容嚣张亲自出面手到擒来。

    那两只藏獒大家觉得来人块头不不可轻敌,一左一右一起扑了上来。

    慕容嚣张两手齐伸,一手一个,揪住了两只藏獒的脖子。

    就这样举着,直接就回到他们聚餐的地点。

    那里正好准备了十口大锅,做好了炖狗肉的准备。

    知道这个时候,慕容嚣张才看了两只藏獒一样。

    也正好那两只愤怒的藏獒正在充满怨恨地瞪着他。

    慕容嚣张大怒,吼道:“好胆!竟敢跟我对阵?拿刀来!”

    有人送过一把解腕尖刀上来,正是今天杀狗专用利器!

    慕容嚣张把右手的那只藏獒交给左手,然后用左手一手掐住两只藏獒的脖子,右手结果解腕尖刀。

    嘿嘿一笑,唰的一声手起刀落,两只狗头一起落地!

    其他小弟一拥而上,接过没头狗尸,一边去剥皮、清理、剁块儿,不到五分钟,已经放进锅里炖上了。

    他们之所以对这两只藏獒给予优惠对待,实际上是要赶紧吃了入肚,以免夜长梦多。

    如果那家藏獒的主人找上门来,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吃,就只好还给人家了。

    这些藏獒虽然很是高大健壮,但是狗龄并不长,所以狗肉还是比较鲜嫩。

    这样的狗肉煮起来很容易,一个滚锅过后,就已经有七八成熟了。

    这些混小子急着毁尸灭迹,又被狗肉的香味所吸引,这个时候已经等待不及,纷纷上前,捞起来就啃了上去。

    虽然还是有些硬,但是架不住这些半大小子们的牙口好,一阵狼吞虎咽,两只大型藏獒,一个肉渣也没有剩下。

    这些小子们肉香依然留在齿间的时候,藏獒的主人气势汹汹地赶来了。

    可惜他们看到的是,只有两只死不瞑目的狗头,还有两张没有一点肉的狗皮,还有一堆啃得干干净净得狗骨头。

    那个狗主人一看,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气得上去就找慕容嚣张算账!

    他也是气糊涂了,揪住慕容嚣张就嚷:“你这个混蛋小子,还我狗来!”

    穆庄所有人都复姓慕容,而且都是一家人,那个丢狗人还是慕容嚣张的二叔。

    一揪之下,慕容嚣张岿然不动,还在哪里憨厚地笑:“二叔,你使点劲!不过呢,要狗没有,要命有一条!要不我给您看家护院去?保证比那两条赖狗好用!”

    二叔也是眼前一亮,这个主意不错!

    于是跟他确认:“你说话算数?”

    慕容嚣张说:“不算!”

    二叔气道:“你这犊子!不算你说什么?”

    慕容嚣张笑道:“我说是因为我心来愿意呀!我去不去得了,您得跟我老爸他老人家说,他只要一点头,我立刻就跟您走。”

    那个二叔立即就明白,这混小子在跟他抖咳嗽耍心眼呢。

    谁不知道那个慕容跋扈望子成龙的心比谁都强烈?

    他只要敢在他面前提这个茬,蒲扇大的巴掌立刻就得呼上他脸。

    因此,知道这狗是找不回来,只好丧气离开。

    这个时候,另一锅狗肉已经炖好,慕容嚣张盛情邀请他二叔一起大快朵颐。

    他二叔虽然也是一个爱狗人士,但是吃别人家的狗,还是没有心理负担的。

    再加上吃回一些狗本念头作怪,他就不客气地接受了邀请,参与了这群孩子的狗肉盛宴。

    结果,这一吃就不可开交,一直到吃光了所有抓来的狗,一共五十四条。

    其实,如果只是这些孩子,虽然他们能吃,五十四条还是吃不完的。

    可是后来那些狗的主人纷至沓来,来寻找他们的狗。

    藏獒的主人尚且束手无策,其他人就更加没有办法了。

    其实也根本分不清那只是他的狗了,都尽量大锅炖了起来。

    这次慕容嚣张惹的祸够大,害得他老爸花了一半的积蓄赔偿狗的主人。

    盛怒之下,发誓再也不放他出来。

    别说闰月,就是驴年马月也不行!

    其实他老爸对他,也就一些很简单的要求。

    他老爸对自己的这个儿子,也像其他老爸一样,望子成龙。

    当今年代,望子成龙的唯一道路,就是学习成绩好,考进好大学,然后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嗐,不对,是报效国家。

    于是,因此,他就对儿子严格要求,考试成绩必须九十五分以上!

    达到要求,大大奖赏!

    达不到要求,重重处罚!

    具体大大的奖赏,大到什么程度,奖赏的是什么好东西,父子二人都没有印象了,上一次发生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何日。

    或者从来就没有过?

    不过惩罚却是历历在目,因为最近几年那绝对是屡见不鲜,连续不断。

    最经常的惩罚就是关禁闭。

    那个禁闭室就是一个单间,都是老拓跋用大块石头垒成,很有特色。

    人们都习惯地叫它“石牢”。

    这个石牢的特色就是“三没有”。

    没有窗户、没有门、没有灯光。

    当然电视电话电饭煲一类,都是绝迹。

    甚至桌椅床铺什么的都没有。

    每逢关进去的时候,慕容跋扈都是掀开顶部的一块大石头,咣当一声把人扔进去。

    那块石板,比磨盘大了数倍,也厚了数倍,等到把慕容嚣张塞将进去,再把那个盖子放下。

    “砰”一声,慕容嚣张就与世隔绝了。

    只有需要上学的时候,慕容跋扈才掀开大石,把他他这个不成材的儿子提出来,让他重见天日。

    因为他的成绩一直没有什么长进,所以慕容嚣张就成了那座石牢的常客。

    他的日常也就成了两点一线,出了学校进石牢,出了石牢去学校。

    虽然被他老爸如此虐待,可是没影响他长个儿。

    他成长的那个速度,犹如雨后新长出来的蘑菇,一天不见就长一大截。

    由于身材高大,而且武功高强,他顺理成章成了孩子王。

    学霸他就不争取,但是校霸非他莫属。

    他甚至搞了一个排座次,弄了一个一百单八将。

    他的那些同学中,没有排上座次的,不管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还是贼二代,都只能算小喽啰。

    那些所谓学霸什么的,只能在喽啰圈中暂时栖身。

    大家对座次排名所使用的方法,那也是又奇特又简单,就是按照经得住他几拳来决定。

    他还给这支队伍制订了一些简单的规矩。

    其中一条召集令就是“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所有成员,不管是能排上座次的英雄好汉,还是小喽啰,都要求他们一旦有事,必须召之即来。

    当然这是他们的武侠情结作怪。

    实际操作的时候,没有穿云箭,只有慕容嚣张的一声吼叫。

    这小子不但身材高大,而且嗓门也很高大。

    他做过实验,不论站在村里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放声一呼,全村所有的人都能听到,不论处于什么方位。

    今天他老子被捉的时候,他正在石牢当中。

    一个和他亲近的小弟跑过去报告,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来坐在石牢中的慕容嚣张,猛然站起,双手一招霸王举鼎,轰的一声,那块石牢盖子被扔了出去!

    原来他早就可以自我脱困了,只是觉得自己在这个环境里有利,就没有显露这个本事。

    直到今天,一听老爸被人逮走,才突然爆发。

    扔掉了盖子,他一步跳了出来,站在石牢顶部,就给他们的属下送去了一个集合的命令。也就是他来一个高声吼叫!

    时间不长,他的一百单八将全部到来!

    还有数不清的一般学生,全部在短时间内齐聚一堂。

    每个人到来的时候,都对慕容嚣张拱手一礼,慕容嚣张也是拱手回礼。

    各路好汉全部到齐,慕容嚣张大呼一声:“拓跋家族那帮混蛋竟敢惹到老子的老子,各位兄弟,你们说怎么办?”

    那一百单八将,可比梁山好汉对宋江的忠诚高多了!

    他们大吼一声:“老大的老子就是我们的老子,赶紧跟他们干,抢回我们的老子!”

    慕容嚣张哈哈大笑:“好!果然都是我的好兄弟!走!跟我一起追上去,干倒他们,抢回老子的老子!”

    下面的人有点绕不过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跟着大呼:“干倒他们!抢回老子的老子!”

    这三五百初生牛犊,如狼似虎赶到对峙现场!

    也是时机凑巧,那个时候,拓跋东北带领的人马,正在急着返回,以便解救他们中心村遇到的危难。

    人心惶惶之际,没有人注意一群孩子来攻击他们,更没有想到这群小家伙有强大的战斗力。

    结果,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竟然被慕容嚣张给撕开了防线,生生把人夺走!

    那两个看押慕容跋扈的家伙,还想阻拦慕容嚣张,结果两个排球大小的拳头咣咣两声夯在他们的脑袋上,当场给打昏在地。

    这些小家伙也不恋战,人一抢到手,立刻撤走,甚有条理。

    慕容跋扈一看自己多半时间都呆在石牢里的儿子竟然指挥几百个孩子救了自己,不禁十分愕然。

    后来看他进退有据,指挥得颇有章法,不禁甚为欣慰,哈哈大笑起来。

    大笑过后,立刻报仇!

    他也发出召集令,召集全村能战之士,组成战队,反手向胡营村攻了过去!

    这个时候,岭圩合盟的三军部队也都已经各就各位!

    如此一来,胡营村就被四方力量内外夹攻,腹背受敌!

    赵兴一看这个局势,哈哈一笑。

    马上命令拓跋大鸟开始进攻!

    不过不是真攻,而是佯攻,只是起到牵制作用,给拓跋家族的那些人造成心理压力。

    如此一来,主持大局的拓跋西南不由心情急躁,感觉那些在内部搅乱的黑龙骁队伍特别讨厌,如鲠在喉。

    于是,他调集了所有力量,除了了留一下牵制外面三个村庄三个卫星村的邻居以外,其他人全力以赴攻击黑龙骁。

    尤其是那些行刑队员,在此生死存亡之机,终于开始杀人!

    黑龙骁的队伍,也有隐藏的精锐,实力和那些行刑队员相当,结果打斗起来,双方旗鼓相当,最后两败俱伤,有三对高手同归于尽。

    其他一般水平的打斗,也到了以命相搏的地步,许多人没有压倒优势,为了取得胜利,都是一命换一命。

    交战的两方,黑龙骁人少兵精,拓跋家族人多势众,谁也不服谁。

    这种拼消耗的战斗急剧地减少了双方的参战人员,如同冰雪遇到了骄阳,都在迅速地消融。

    终于,双方都知道再也打不下去了。

    不知道是哪一方的人先住了手,另一方也立刻不大了。

    这时候,一眼

    望去,战场已经没有一个人还能正常站立。

    见到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赵兴又岂能不趁火打劫?

    他毫不犹豫地下令给拓跋大鸟,前去捡便宜!。

    “拓跋大鸟,现在开始真打!你们进去,把所有人全部活捉,不管是胡营村民,还是东北霸龙的属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