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77章 又拐一个

正文 第577章 又拐一个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又拐一个!”

    听了拓跋大鸟和拓跋依人的对话,然后看到二人手拉手并快跑肩落荒而逃,赵兴哈哈一笑,赞扬了自己一句。

    他手下的那些复退军人,也是一阵压抑着嗓子的哄笑,特别像一群老鸭子,也和老鸹有类似之处。

    他们都对他们刚才表演的地狱受刑一场戏很是自豪。

    觉得演戏的目的完全达到了。

    “行了!小子们,今天大家都表现的不错,尤其是那两个扮演刽子手的兄弟,你们是不是真是干过那一行啊?”

    别的都是表演,所有他们说过的那些话,还有做的那些事,都是假作真来真作假,真真假假难以分清。

    但是有一件事情,却是真的不能在真。

    这件事就是剐了那个赵敛财。

    这个赵敛财可说是罪该万死,他窃取国家资财十亿美元是真实的犯罪,而他这个人也是一直在逃。

    这个人不但贪财无厌,而且穷凶极恶。

    在没有逃跑之前,为了掩盖罪行,他就把十个相关知情人,全都杀了。

    可谓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视人命为草芥。

    赵兴有一个战友,在赵敛财事发以后,参与了追捕。

    可是这个赵敛财却使出了买凶杀人的绝户计。

    为了逃命,他给出高手一般报酬五倍的价格,雇佣了世界上顶尖杀手,把追他的人员一个不剩,全部杀掉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得意隐姓埋名,躲进了拓跋家族。

    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地区正好是赵兴的管辖之下。

    而一心想为战友报仇的赵兴,发誓要把那个罪魁祸首揪出来。

    不管花费多长时间,不管需要他如何费力。

    他也不打算投机取巧,就是在他的辖区把每一个有可能是凶犯的人都调查清楚。

    他就是想一个人一个人的查,一直到把他的辖区统统查一遍。

    如果没有找到人,那么这里查完,他就换一个地方,继续查。

    他这种查,当然是严守机密,而且和他的工作连在一起,根本不会泄露机密。

    也是吉人天相,可怜他这种极笨的方法,竟然让他时间不长就盯上一个目标。

    这个目标就是赵敛财。

    那个时候还叫拓跋行善。

    大概是冥冥中自有天意,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觉得这小子是那个赵敛财。

    结果,他用了三年时间,确定盯住的这个小老儿,就是原来那个大胖子赵敛财。

    确认以后,赵兴按兵不动,实际上再等候时机。

    也有设计陷阱,抓捕他的同伙的意思。

    一直到了这次机会,他把这件事情跟武凌霜作了汇报,说准备搞死他为战友报仇。

    武凌霜也是军人,爱憎分明,而且对战友之间的感情知道得特别清楚。

    别说这个污吏罪有应得,罪该万死,就死罪不当死,赵兴想宰了他安慰战友的在天之灵,她也会还不犹豫地同意。

    这个事情,本来武凌霜可以自己决定,不必像百里良骝汇报,不过她还是跟他提了一嗓子。

    和赵兴跟他说的时候一样,她也没有提到用什么方式杀死他。

    其实即使知道,二人也不会拦阻。

    反正那个人该死,怎么杀不是杀!

    让战友高兴,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二人都是心胸宽阔的人,对一些很残忍的手段,也有极强的承受能力。

    可是见到赵兴的两个手下真的将赵敛财千刀万剐,最后是剩下一幅干干净净的骨头架子,二人还是果断地瞠目结舌了。

    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还能亲眼见到这种封建社会十大酷刑之首的古老刑罚。

    除此之外,他们也对那两个光膀子大汉的高超技术很是震惊。

    这样的高手,是从那里找来的?

    其实,不光是百里良骝、武凌霜好奇,赵兴对手下的这两个兵也甚为好奇。

    当时找人担任千刀万剐刽子手的时候,这哥儿俩自高奋勇表示可以承当这个任务。

    其实,赵兴根本就没有期望他们真的可以千刀万剐,能割百八十刀,就非常不错了。

    其实,即使十刀将他杀死,也没有什么不行。

    但是,这二人的技术高出了期望的几百倍,他不由好奇地追问了一句。

    这兄弟两个都有一个独具一格的名字。

    老大,名字叫刹千刀;老二的名字叫刹万剐。

    二人见问,由老大出面作答。

    “头儿!你猜的不错,我们刹家就是祖传的刽子手为职业!如果你们看到午门问斩的操刀手,那都是我们的前辈!作为家族的传统职业,我们从小就操练相关的技术,所以,我们虽然当了几年兵,这个技术并没有荒废!今天我们每剐了五千刀,没有出现差错,也可以告慰先人了。”

    赵兴当场,百里良骝隔着远程系统,听了千刀万剐的家传,不禁啧啧称奇。

    中华上国之大,果真是无奇不有!

    各大古老传承家族,各有巧妙不同。

    罪该万死的赵敛财被千刀万剐处死,虽然残忍了一些,但是没有一个人表示怜悯。

    倒是每一个人都觉得他是罪有应得,他的那种死法也是大快人心。

    倒是装神弄鬼骗来的那个拓跋大鸟,百里良骝和武凌霜都关心赵兴究竟想怎么用他。

    而赵兴心里,很是有一定之规。

    这个拓跋大鸟,被他收到囊中,就是他手中的一把尖刀。

    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飞起伤人。

    那个小姑娘拓跋依人,就是额外的收获了,似乎潜质也很不错。

    与此同时,百里良骝和武凌霜也一直没有让他们的视线离开。

    这个拓跋大鸟悲欢离合的场景全部收入他们的眼底,好似看到一出悲欢离合的悲喜剧。

    尽管在二人的眼里,众人的演技都是比较蹩脚,简直不堪入目。

    如果是他们自己是他们自己上场的话,至少要比这精彩两倍。

    但是,二人也承认,这些人的表演也有优点。

    其中一个最大优点,就是贵在真实。

    当然刚才的那些过程那些场景,也并非都真实,真实的只有拓跋大鸟、拓跋依人一对小年轻。

    至于赵兴等人的装神弄鬼,别管从台词来看,还是从演技来说,二人都甚为不满意。

    武凌霜对赵兴的这种表演很是熟悉,而且没有她给他的勾魂散,他们搞的这一套就没有了最基本的东西。

    不过,那些阎王一类的东西,倒是他们自己的创作。

    看起来乱七八糟的,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过是侦探行业心理战术的一些实践层面的应用而已。

    这种肤浅的东西,到了现代已经基本没有人还在用了,现代人不是崇拜真神,就是无神论。

    封建迷信那一套东西纯属下乘,不但没有人信,而且用的人也觉得水平太低。

    没有想到赵兴这小子还很有灵活性,知道因势利导。

    他这次成功,就是针对拓跋大鸟这种秘密行刑队员,很少和外界接触的实际情况采取了对症下药的谋略和战术。

    他的这套组合拳,竟然在拓跋大鸟身上用得惟妙惟肖,效果似乎也是杠杠的。

    武凌霜不管其它,只要效果好就行。

    至于赵兴那小子要达到什么目的,她就不管了,反正那块归他管。

    至于通过这个监测系统观察一番,那还是要继续接着来,毕竟这是一个新系统,需要熟练掌握。

    这当然是明面的原因。

    真实的原因是,她喜欢看那种青年男女之间发生的那种烂漫故事。

    这种真人真事,比看电影那种粗制滥做,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说不定通过观察他们之间的互动,还能学习一些有用的技术呢。

    她想起她的欠账,不由一阵紧迫感向她心头袭来。

    更深层的原因是,她要偷一些技术来装备自己。

    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她还欠了百里良骝的帐。

    百里良骝看的不甚满意,但是他的不满意不是技术层面的,而是在更高的级别上。

    约盟盟总这个高屋建瓴的位置,看问题哪能在太低俗的层面,起码要决胜千里,运筹帷幄。

    他觉得不太对路的是,这个赵兴,堂堂约盟副署长级别的干部,怎么能够搞那些装神弄鬼的勾当?

    虽说你是为了打击敌人完成任务,但是我们是堂堂正正之师,要取的胜利,也是光明正大地去胜。

    不能搞那种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的东西。

    当然,那是我作为盟总对你们这些下属的要求,我自己当然例外。

    我是制定规则者不是?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百里良骝的意志多坚定啊!我即使有时不择手段,也知道这是权宜之计,不是常规,我的行为模式了是不包括这些内容的!

    而如果不加限制,不予辨别,下面的这些人,尤其是那些无法无天胆大包天的家伙,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于是,旁敲侧击地评论道:“这小子怎么搞歪门邪道?如果外人知道我们堂堂约盟,一个充满正义的地方,最起码那是我们的努力目标,竟然是靠一些虚无缥缈的无稽之谈取胜,那该多么丢脸啊!那小子自己肯定不信,自己不信怎么还弄来吓唬别人,即使做不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也要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你和我就不说,听了保罗三世的讲道,我们已经有了新的标准如何作人,那个赵兴,起码也不能差的太多吧,你说是不是?”

    武凌霜虽然人在看屏幕,心里却是一片旖旎,因为她正在琢磨还账的事情,尤其那对小年轻,刚刚走出视野,她很是想跟着前去,看看他们有什么花样,陡然之间听到百里良骝白活起来,顿时觉得很不合宜。

    “是不是我没想,只知道你怎么比没牙老太太还能唠叨?行了!不就是赵兴他们那些粗人的手法不妥吗?还有更厉害的你没有看到呢!到时候你还不得磨叨一天?至于他们受影响?没影的事!他们都是久经考验,意志无比坚定之辈!不过,既然你说了,我会提醒他们的,能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就不用见不得人的花样,免得某人看不惯!对了,骝骝哥哥,咱们转个屏幕,继续追击看看那个大鸟依人如何?”

    听得百里良骝一阵无语。

    “什么一个大鸟依人?那是两个人好好?重点要正确、要突出!看他们?好吧,这个随你。”

    心里话,老哥我也正想看呢!

    和百里良骝的道貌岸然不同,一看到同样剧目的武犟鋆一阵哈哈大笑!

    “那小子叫赵兴是吧!不错!不错!真的不错!有他辅佐凌霜那丫头,我看很是得力,保险了很多!凌霜闯劲很大,就是灵活性差了一些!赵兴就不同,不是他用的那个装神弄鬼多么高超,演技也就好莱坞二流水平?在国内也许能达到一级,不足挂齿,而是他的灵活使用心理战术,一招制敌!小子不错,甚得我心!”

    钟常伟就矜持多了,只是轻微地颔首暗许,没有反对。

    刚才百里良骝那一套话他也听到了,还是赞成他更多一些。

    作为约盟盟总,看什么问题做什么事情都要高屋建瓴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等事情发生才惊觉就太晚了。

    封建迷信那一套东西,已经有死灰复燃之势,约盟是一个新建的区域,弄得好,可以不受影响,甚至可以成为一个新趋势的样板。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会直接泼冷水,毕竟人的思想转变,要以教化为主。

    嗐!这是什么词?孔老二的余毒嘛!

    自己都这样难转变,可见这种错误的思潮根深蒂固,改变起来不是那么轻而易举。

    于是,依然含笑,语调平稳,谆谆善诱地说:“赵兴那个层面,如此去做,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在百里良骝那个层面,认为这种方法理由当然,坦然接受,怡然自乐,就有问题了!这么说吧,他可以什么也不做,但是不能什么都不想!不但要想,而且要能看到问题,这才合格!刚才,他就合格了,不愧是你我都支持和赞赏的一个小家伙!”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