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76章 拓跋依人

正文 第576章 拓跋依人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二拓跋依人二八年华,拓跋无鸟也不大,刚刚二十,血气正旺,二人都是青春少艾,热情似火。

    那些跟着一齐过来的少男少女,一见二人久别重逢,如胶似漆,知道不宜打扰,当然也别当灯泡,也都纷纷散去。

    现在与人方便,将来自己方便。

    这两个人热烈地抱在一起,浑然不知道此处是何地,此天是几时,简直就要席天幕地的样子。

    众人一轰散开,有事的去干事,没事的早回家,还有的人跑去报信。

    毕竟刚才失踪的非只一人,现在只找到了一个,其他的人还是全都不见,所以找人这项工作,还要继续寻找。

    现在拓跋依人正在跟拓跋大鸟叙旧,把大鸟哥失踪以后的事情对他娓娓道来。

    原来他们这些人在那个死胡同不见踪影以后,带队的拓跋东北心急如焚,连续派出多起人马过来搜寻。

    其他人没有了,他倒不是很着急,关键是丢了一名行刑队员。

    而且这个行刑队员,还是公认的后起之秀。

    他的潜能和发展前景,几乎和拓跋惊鸿、拓跋飞鸿哥儿俩并驾齐驱了。

    但是有一点,他就比其它人更加突出,那就是他的年龄。

    他今年才刚刚二十岁!

    而拓跋惊鸿、拓跋飞鸿哥儿俩,都已经四十岁了。

    说白了,这个拓跋大鸟就是拓跋家族为行刑队确定的下一任队长人选。

    这样的人是无价之宝,怎么能让他丢失不见?

    几次寻找,全都空手而归以后,消息已经四处传遍,惊动全村。

    直到这个时候一直没有离开胡营村的拓跋依人,才听到大鸟哥失踪的消息。

    她当时就急了,纠集了几个年轻的伙伴,就从胡营村杀了出来,一直杀进了穆庄。

    问出了大鸟哥大概的失踪地点,她就直接杀了过来。

    颇有点奋不顾身的勇气。

    她就没有考虑一下他那个武功高强的大鸟哥全都失手了,她去不是送死吗?

    拓跋无鸟感到贴近自己姑娘的滚烫体温,不禁甚为感动。

    就想抱住他,抚慰一番。

    不过他现在的姿势有点奇怪,甚至颇为不雅。

    他刚才正要作那个双手直奔裆下的验鸟大计,不料拓跋依人跑过来的太急!

    姑娘一个熊抱将他双手也给抱住,而且抱得甚为牢靠。

    现在,拓跋依人抱着大鸟哥,就起抱着一个心爱的大熊猫玩具,满心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这个感觉他俩以前在一切的时候,真的没有如此鲜明,如此明确。

    当然那个时候,她对大鸟哥的好感还是有的,而且有时也是非常强烈的。

    经过这样一段短暂的、但是非常惊心动魄的离别,她才明白了自己的真正心意。

    以前和大鸟哥在一起,主要是好玩儿。

    不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体会到,她已经对大鸟哥情根深种,一刻也不能离开了。

    刚才分离的分分秒秒,她都度日如年,甚至生不如死。

    现在重逢,简直就是失而复得般的喜悦。

    所以这也是她第一次感情迸发式的拥抱。

    两人都是年轻人,一个血气方刚,一个柔情似火。

    又经过刚才的运动有了渐进的预热准备,再加上两个紧紧摽在一起,情况变得特殊起来。

    时间不长,就使得二人所在的小环境区域温度越来越高。

    突然,拓跋依人感觉大鸟哥的双手位置好奇怪!

    我都抱你了,你似乎也应该作出对应的反馈动作吧?

    你为何把手放在你我中间呢?

    难道是不愿意和我近亲而把手放在中间试图拦截?

    臭大鸟!臭鸟哥!很不大气!很不大鸟!

    一边心中抱怨,一边松开一只手,也往下探了过去。

    心道到底看看你的双手在干什么?莫非手中握着有需要瞒着我不能见人的东西?

    臭大鸟哥不老实哦!

    其实,拓跋无鸟现在也是有苦难言。

    他当时确实是在作双手插裆动作,试图打探鸟窝状况。

    看看到底是无鸟变有鸟了呢,还是无鸟依旧无鸟。

    他倒是不太担心小鸟还是大鸟,只要有鸟就好。

    俗话说,有鸟不愁长。

    小鸟变大鸟,比什么无鸟变有鸟容易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如果从无鸟状态进入了有鸟状态,那就说明那个蓝脸阎王说话靠谱。

    那么小鸟变大鸟,也就指日可待。

    可是,他的查验过程还没有开始,就被打断。

    他一见到飞奔而来的拓跋依人,立刻就要把下插的双手上提抽回来。

    可惜的是,拓跋小姑娘虽然年仅二八,武功却不低。

    加上心急见到了心爱的大鸟哥的无比激动作动力。

    那飞扑的动作,绝对已经达到了掩耳不及盗铃水平!

    于是乎,一下子就把有些发呆的大鸟哥给抱住了。

    实际上也把他的姿势也给固定了。

    包括他插裆的双手,都被固定正在原地保持不动。

    他本来就没有把手伸到鸟窝的位置,再加上后来又有回缩的动作意图,实际也完成了少许,就离得鸟窝更远了。

    可是想去一探究竟的拓跋依人就不同了。

    她有先天优势!

    她的个子比大鸟哥矮了半个头,当然手臂下伸也是低了半个头。

    结果一下子就掏到了鸟窝上!

    拓跋无鸟倒吸了一口凉气!

    心中惊呼:坏了!

    拓跋依人一手抓住一个粗大的无名物,也是一惊,这是什么?

    入手可知,那个东西浑圆粗壮,触手滚烫!

    难道大鸟哥藏了好吃东西?

    这个很像皮儿薄馅儿大的驴打滚耶!

    这驴打滚是当地的一种风味小吃,京华城中的同名小吃还有所不同。

    不同主要是两个方面。

    一个方面是城里的小吃里面只是抹一些芝麻酱一类的佐料。

    而

    胡营村的驴打滚则是充填肉馅。

    毕竟农村比较贫困,最好吃的不过吃肉,因此顶尖的食物中,都是以肉作为主打。

    还有一个不同,就是城里吃驴打滚,都是把蒸好的大长条切成一段一段的和花卷的大小差不多。

    然后吃的时候一段一段零揪着吃。

    可是农村就不一样了。

    农村人本来就饭量大,吃饭的时候也很是豪爽。

    他们就是一大根,抱着吃!

    吃饭比较凶的那些人,拎起一大条驴打滚,双足立定,气势豪迈地吞吃!

    一根三尺长短,儿臂粗细的驴打滚,只用不过两三分钟的工夫,就被他一气呵成,整根吞下。

    拓跋依人一来着急,二来有了消息离开出发找人,有段时间没有吃饭了。

    一拿到驴打滚这样的美食,尤其是想到农村款的驴打滚皮里包肉、肉中加皮的绝妙做工,马上就垂涎三尺了。

    当下大呼一声:“呀!真是可人心的大鸟哥!竟然给我准备了一条如此大条的驴打滚!太好了,太好了,给我!给我!”

    拓跋大鸟这个时候满脸通红,知道不秒,可是又没有办法明说,只好支支吾吾,就要拒绝。

    拓跋依人顿时觉得非常奇怪。

    这大鸟哥今天怎么小气起来了呢?

    不就是一条驴打滚吗?

    给了我你还舍不得?

    姑娘本来就是善体人意的好姑娘,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对了!大鸟哥想必也是非常饥饿!

    我应该只要半条,给大鸟哥留半条。

    于是,很是体贴地说:“大鸟哥,是我不对,这样一大条,我有半条就满意了!来,拿出来,我掰下一半,那一半大鸟哥自己吃!”

    说着,手上用力,要把驴打滚抽出来,一分为二。

    咦?

    怎么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变得如此之硬?哦!对了,一定是出锅不久,现在变凉了,所以就硬了!

    咦?

    大鸟哥你这是什么表情?一人一半还不愿意?难道你想独吞?

    看到大鸟哥成了红脸包公,还有点咬牙切齿的样子,拓跋依人终于发觉不对了。

    她也不是人事不知的小姑娘了,毕竟懂了不少事了。

    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办了一件嗅事!

    这就尴尬了!

    可是她虽然年纪小,处变不惊的能力还是有的,而且很强!

    她有些抱怨地说:“大鸟哥!你说你平白无故带一个胶皮制作的驴打滚干什么呢?”

    拓跋大鸟,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大鸟哥了!

    拓跋依人继续说:“而且你这个位置也很奇怪呀!为什么挂在裤裆中?难道你也在演电影?喔,那不应该是地雷吧?”

    说罢,终于放松了抓住东西的小手。

    后面这些欲盖弥彰的信息,拓跋大鸟就置之不理了。

    知道是拓跋依人为了转移视线的。

    可是里面的关键信息,拓跋大鸟却听得非常真切。

    这还不是自己调查的结果,不见有主观偏见。

    而是客观结论,由第三方毫无偏见地做出来的!

    现在拓跋大鸟已经满怀信心!

    拓跋大鸟,对了,他现在很确定,他的名字又名副其实了!

    拓跋大鸟!货真价实的拓跋大鸟!

    哈哈!喔哈哈!喔再哈哈!

    驴打滚那样大,还大号整条的,喔哈哈!

    我说我是小鸟,谁敢叫大鸟!

    那个阎君果然是信人也!不对,信鬼也!

    你说话算数,我也必不负你!

    以后不管天塌地陷,都我毫无例外,永远听你的指挥。

    忽然想起,不能只顾自己高兴,不管自己的同心合意的爱侣!

    赶忙低头一看,满面红晕萌萌的拓跋依人正在看着他。

    知道她已经看穿了所有一切的真相了。

    聪明如她,心中哪里还会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是知道鬼知道,却不能点破。

    这叫看破不说破,正如中华上国的古老智慧所说。

    拓跋大鸟知道现在必须要做的,还是配合演戏。

    即使是水到渠成,也不能心急不是?

    嘴急吃不了热豆粥!

    于是,拓跋大鸟配合着她说:“是大鸟哥不好!大鸟哥那是一种特殊的驴打滚,功能也很特殊,至于放在那里,也是特意为之!”

    拓跋依人也只能配合:“为什么呀?”

    拓跋大鸟说:“一个原因是为了保温另一个原因是为了保密!哈哈!两个目的都能达到,最后的地方就是鸟窝了。”

    拓跋大鸟脸上带着一股坏笑,告诉拓跋依人:如此一来呢,那东西不但冬暖夏凉可以调节气温,还能人工降雨,把雨露萨满人间!”

    看了一眼小鸟依人一样的拓跋依人,有些意犹未尽。

    又接着说了下去。

    “还有哇,大鸟哥我带着它,就雄心勃勃,士气高涨,有我无敌,豪气千丈!”

    说着昂首挺胸一腆肚子,分外豪迈:“就更加男子汉大丈夫,敢笑黄巢不丈夫,你说厉害不厉害”

    听得拓跋小妹心中暗笑不知,暗暗嘲笑,果然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嫣然一笑道:“如此厉害得驴打滚果然别具一格,似乎和日常做的、吃的那些大有不同,取出来小妹看看庐山真面目如何?”

    拓跋大鸟心中一惊,脸上去不动声色:“小妹想看看我特殊驴打滚真容,自无不可不过今天不行,需待来日!”

    拓跋依人一脸懵圈,茫然看着拓跋大鸟。

    拓跋大鸟只好继续解释:“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拓跋依人:“到底是为什么?”

    拓跋大鸟:“因为我刚才在这里遇到了极大威胁,真正是险死还生,所以必须现在就走,时间刻不容缓!”

    拓跋依人脸色剧变说道:“如此大鸟哥快走!”

    拓跋大鸟说:“我现在已经不能回转胡营,回之必死无疑!”

    拓跋依人大惊问道:

    “不能回村?那是为何?”

    拓跋大鸟说:“事情有些复杂,一两句说不清楚,你相信我便是!“

    拓跋依人说:“那是当然!我相信大鸟哥比相信我自己还坚定!现在怎么办?”

    拓跋大鸟说:“谢谢依人小妹信任!我现在有两条路,一条就是你和我一起逃亡……”

    拓跋依人疑问道:“难道你还有其它方法?”

    拓跋大鸟不好意思地说:“还真有!另一条是你回去,我自己逃,你在家里等我,我以后一定去找你!”

    拓跋依人:“……”

    拓跋大鸟:“依人妹你意下如何?”

    拓跋依人:“还意下如何呢!意下你个鸟!如何你个头!快走,一起逃!我至死也不会和你分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