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75章 何以排行

正文 第575章 何以排行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律何以排行?鸟大为王!

    懵圈中的拓跋无鸟无比悲催地总结出了一条规律。

    这条规律就是说,在地狱里小鬼的座次是根据鸟大鸟小决定的。

    是不是小鬼自己这样排座次,拓跋无鸟不敢说,他肯定是这样被小鬼排的,而且感受很受是这样被对待的。

    那就是无鸟者无人权!嗯,也许是无鬼权。

    是不是潜规则,或者是不是明规则,他说不一定,总而言之他的感觉,那些小鬼就是暗这条规则对待他的。

    如果自己依然是拓跋大鸟之时来到地狱,必定是一个很的地位,做鬼也风光。

    可是现在,根本就是拓跋无鸟,甚至想当拓跋小鸟都不可得。

    所以,他灰心丧气,一口回绝了那个可以让他出人头地的机会。

    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狱,有鸟无鸟也就不所谓了,但是一旦回到阳间,无鸟,你让他么活?

    这些都是小事,最关键的事,他是有女朋友的!

    他的女朋友可是十里八村一枝花,和那些明星比,也高那么一两筹。

    而且是真漂亮,绝对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那种。

    那种只是相对而言、感觉出来看对眼的漂亮,虽然也算漂亮,但不是真正的客观的漂亮。

    想想这些,拓跋无鸟就觉得一阵阵极端恐怖笼罩他的心头。

    他爱极了他的女友,对,就是拓跋依人。

    虽然同姓拓跋,但是已经出了五服,而且没有直系血亲的关系,所以不管是按照家族规矩,还是根据婚姻法,都可以结婚。

    其实家族的规矩更加宽松,只要是出了三服,即可通婚。

    而不是如同一般的规矩那样,为了优生优育,五服之内禁止通婚。

    毕竟像他们的这样远祖来自少数族裔的家族,为了保证后继有人,而且种族纯正,就必然不能太过严格。

    他一想到他的女友,就百分之百肯定,如果她知道他的无鸟状态,必定伤心欲绝!

    而他又没有丝毫办法让她解除痛苦,因此他才决定不见她。

    既然相见只能带给她痛苦,那就相见不如不见。

    即使和她保持这种永世隔绝的状态,也强似看她极端痛苦的样子,自己却束手无策。

    那个高高在的阎王,似乎对这个小子的思想顾虑一目了然。

    知道他当然希望回去,和她的女友重逢。

    只是他现在的这个天阉无鸟窘境,让他没有办法回去,还不如干脆不回去,继续保持人鬼殊途。

    于是,那个也是看热闹的心态的阎王,嘿嘿一笑,平息静气地说道:“小子!你若听话,我许你鸟大!”

    心灰意冷的拓跋无鸟目前处于一种混沌状态,哪里有心思听他人说话。

    阎王说的是什么,他根本没有进入耳朵,随后信口搭音道:“嗐!刑余之人,还是免了吧……”

    突然心中似有惊醒,声音提高了八度。

    “什么?鸟大?什么?我鸟大?什么什么?许我鸟大?你若听话?我当然听话!你说话可要算数!”

    一反应过来,阎王说的话事关他的鸟大鸟小根本大计,拓跋无鸟顿时如梦初醒,整个人活了过来!

    只要无鸟变有鸟,我什么代价都可以出!

    刀山敢,火海敢蹈!

    那个蓝面阎王的丑脸又是一阵蓝光闪烁,似乎嘲笑了一下。

    嘿嘿一笑道:“你竟然质疑我?你没有听说过君无戏言?我阎王就是阎君!我堂堂阎君会有功夫和你开玩笑?开什么玩笑!”

    几个当值的小鬼一齐喝道:“快回阎君的问话,别不识好歹!”

    大概是对这个新科小鬼质疑他们总头的态度非常不满,第一次几个小鬼同时怒喝。

    一直以来,如果有必要说话,每次都是只有一个小鬼说话的。

    估计这次是事关重大,几个小鬼来一个异口同声,生怕这个混小子再犯浑,把这位阎王豆包不当干粮。

    还有这几个小鬼很有善心,也为拓跋无鸟突然有了无鸟变有鸟的希望而特别高兴。

    故此才自告奋勇出声提醒于他,生怕他错过这天赐良机。

    阎王那厮网开一面可是非常罕见的!

    如果真的错过,以后这个混小子绝对会后悔死。

    搞清楚了阎王的应允,体会道几位小鬼急切的心情和殷切的期望,拓跋无鸟大脑飞快运转,其速度绝对是前所未有!

    现在拓跋无鸟心无旁骛,精神高度集中,大脑飞速运转了一圈,毅然作出了决定!

    一生中最关键的决定。

    其实他对达到什么结果,也没有什么把握,毕竟所有能让事情成功的条件都不在他的掌握之中。

    但是和女朋友重逢不让她失望的心情,高于一切,故而也战胜了一切。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就宁愿命都不要,也要花费百分之百的努力去争取,不,百分之一千!

    这家伙数学本来就不顶劲儿,这个时候心情迫切,就更一塌糊涂了。

    他才不管,这个时候运用数学知识,就是一个意思,能表达他的决心就行。

    当下,再也没有半点迟疑,普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

    “求阎君成全!”

    那个蓝脸阎王又露出他的丑陋蓝脸,笑眯眯地说了话。

    “这才有点男子汉的样子!看你还不错的面子,我教你一个乖!”

    看着拓跋无鸟乖乖听讲虚心受教的样子,就赞扬了一句:“嗯,孺子可教也。”

    拓跋无鸟正在渴求阎君的秘诀,没有等到下文,心中焦急,冲口催促。

    “求阎君赐教!”

    阎王这才手拈胡须,当然也是看不到有没有,接着就振聋发聩地把秘诀告诉他。

    “一个男子汉是不是一个男子汉,不在有鸟没鸟,也不在鸟大鸟小,而是在你的心中有鸟胜无鸟,小鸟胜大鸟,大鸟盖群鸟!”

    拓跋无鸟不辨东西,但是觉得阎王的说的话好有道理。

    于是又磕了一个头,砰砰作响的那种,起誓发愿的说道:“小鬼谨听教诲,坚决贯彻遵行!”

    阎王继续说:“看你忠厚老实

    听话,你的要求我准了!今天就成全你!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拓跋无鸟又是一个头嗑了下去,今天他几乎变成了磕头虫!

    不过,后面这几个头,他磕得心甘情愿。

    “阎君请说什么条件,小鬼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阎王现在让他去死,他绝对不说二话,何况是让他去活?

    阎王说道:“放松!放松!没有那么严重,我又不生吃活人,干嘛那么怕我?我让你去干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把这里看到事情,随时传扬出去,起到一个扬善抑恶的作用,同时,无论何时,只听我一个人的话!”

    拓跋无鸟听到阎王如此说,本能地一愣。

    本来觉得这样的任务有点勉为其难,因为他是拓跋家族的人,从小就培养起来的一种思维,就是对家族忠心不二。

    如果按照阎王的要求,只听这位阎君的,岂不是意味着对家族的背叛?

    这个事情对一个以诚信为本的男子汉来说,真的让他好为难!

    他可是从小就特别坚定地以诚信作为作人的准则,从来不背信,这也是他女朋友特别喜欢他的原因。

    今天突然要转移一个付出诚信之心的对象,霎时间,他就感到迄今为止一生的基本人设,都轰然都坍塌了。

    阎君看着下面这小子在那里纠结,心中赞许,不错,比较有忠义之心!

    可是又不能让他继续糊涂下去,耽误了自己的安排。

    于是,就开言点醒了他。

    “傻小子!你已经出生入死,两世为人,再来一次出死入生,今日之你已经不是昨日之你了!”

    看着那傻小子一脸茫然,阎君只好继续说。唉,要干点事,怎么就这么难?

    “你仔细听着!人既然生死一回,以前的东西当然完全跟你没有关系了!”

    看到那小子一脸惊愕,阎王想了想,觉得刚才这话不甚妥当,就加了几句。

    “当然,如果你想保持以前的一些好东西,也未尝不可,比如你的小女朋友,呵呵。”

    拓跋无鸟顿时如同醒醐灌顶,豁然畅通。

    这还差不多!

    这不是说,可以让我随心所欲地选择扔掉什么留下什么吗?

    这也太好了!

    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个阎君和他统领的这一块地方很讲人情味!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可以留下好东西,扔掉那些不好的东西了。

    该留下的绝对第一名就是我亲亲女友拓跋依人了!

    这个就是付出代价都要留的。

    那么第二个要流的什么呢?

    多年的积蓄?

    还是算了吧!

    本来就不多,再把那自带的贫穷也一并带过来,就糟糕了。

    干脆重新来!

    还有点财产,使着倒是顺手,不过也不值几个钱,关键还是那些东西都很陈旧,那个时候因为还能用,就没有扔掉。

    正好趁这个机会,全都不要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想来想去,竟然没有想到第二个东西要保留!

    干脆换一个思路。

    想想那些该扔的东西。

    都扔完了,剩下的东西都带过来就好了。

    看了一眼阎王,脸还是那样的瓦蓝,似乎没有嫌他磨蹭的意思,他也就继续。

    嗯,第一个要扔的,就是和拓跋家族的那种隶属关系,自己的命都丢在为家族服务面,也算对得起家族的培养了。

    就此和他们一刀两断,此乃天赐良机也。

    第二个要扔的,就是他的那个房子了。

    作为家族重点照顾的行刑队员,他们的待遇不错,每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房子,当然农村的房子也没有城市房子那样贵重。

    这个也不要了,以后谁爱住谁住。

    再说,和家族一刀两段以后,自己是不能再在那些家族成员中生活。

    自己不尴尬他们还尴尬呢。

    第三样要扔的……

    嗐,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保留,都是该扔的!

    还是回来,看看又没有什么需要保留吧。

    等回来一看,他就明白了。

    除了自己的女友必须保留,其它东西全都可以弃之如敝屣!

    最后,只有一些友情和乡情还有些恋恋不舍。

    可是又一想自己已经两世为人,还能顾得别的?

    拓跋家族?去你的!

    那些友谊,以后有机会再续。

    于是,他立定了心志。

    趴下又磕了一个头,断然说道:“好!就照阎君所说的去办,随时随地把这里对恶人的惩罚情况传扬出去,同时,只听你的话!绝不变心。”

    阎王也是欣慰:“好!没事你就走吧”

    拓跋无鸟踌躇了一下,事关终生大事,一辈子幸福,还是咬牙说道:“阎君在,尚有一事相求!”

    阎王有些不耐烦:“嗯?你是还不少!也罢,有什么事情,说吧。”

    “感谢阎君开恩!在下知道无鸟变有鸟,小鸟变大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铁杵磨成针非一日之功,可是在下有不得已的苦衷,能不能告诉我何时初见成效?先说何时无鸟变有鸟吧!”

    阎王心里一块石头落下,还真怕他不问!

    “这个嘛!我想想!我心中掐指一算,你如果不要好奇行太强,随便瞎去检验的话,我就在你到达阳间的那一刻,给你恢复正常!但是,我再次郑重警告你,一旦违反你对我的誓言,你就会依然无鸟,而且再也没有恢复的机会!我们地狱可是非常严肃的地方!去吧!”

    阎王说吧,一阵蓝光闪耀,拓跋无鸟隐约之中看到他挥挥手,忽然,拓跋无鸟就陷入了一阵浑厚的黑暗之中。

    那种情景,那种感觉,就如同他临死之前遇到的一样一样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就觉得眼前一亮,原来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死胡同里面。

    唯一不同的是,周围一个人没有。

    正在疑虑,忽然想起,阎王给他的允诺,也顾不得这里是什么地方,双手悠然下探,直奔裆下。

    与此

    同时,一阵急速的脚步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大鸟哥!你没事吧?我都急死了!”

    只见七八个人匆匆跑了过来。

    当先一位二八娇娃,生的如梦如幻,一阵轻风一样,直接就扑进了他的怀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