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73章 地狱鬼啊

正文 第573章 地狱鬼啊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地狱!鬼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骤然炸响!

    那个行刑队员被披头浇了一盆冷水,第一个醒来。

    果然是高人一等的存在,就是苏醒的速度也比别人快得多。

    但是,他虽然武功高人一等,对外界事情的反应更快一些,并非是对生死的领悟就高人一等。

    醒后习惯性地一看四周黑洞洞,什么也看不见,刚才死前的一丝残念有关另一个世界陡然出现在他的脑际。

    地狱!

    这个念头首先跃出他的意识,十分契合目前的情景。

    他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心志并非坚定,而且一生难免作出有愧良心的事情,经常午夜萦回,良心受到自责的煎熬。

    这个时候刚从死亡的经历中度过,观念中地狱里那些惩罚纷至沓来,不由得让他心胆皆裂!

    这个时候,赵兴按照原来得计划,已经命令把室内所有的灯光熄灭。

    同时,把那些可能放进光源的门窗全部关闭。

    但是所有的人却一个不走,全都坐在黑暗中。

    自己的人,准备按照安排行事。

    那些被抓的人,你们倒霉的日子到了。

    来,大家振作点,我们干点新鲜事,也给他们来点儿够刺激的。

    漆黑的空间里,什么都看不到,人们还能干的事情,就是大脑里天马行空般的想象。

    如果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大家也许还能想象出一些光明磊落的事情出来。

    可是在这暗无天日的时光中,人们大多就习惯性地想那些负面的东西了。

    这负面的东西在黑暗中思想,就成了负面的乘积,使得心思意念加倍黑暗。

    如此一来,心里仅有的一点光明也被吞噬了。

    时间不长,除了心里的光明成分比较多的人以外,大多数人都彻底和黑暗混在一起。

    当然,这种变化只发生在那些被抓住现在被紧紧地捆起来的那些人身上。

    那些要搞事的赵兴手下,丝毫不受影响。

    这些黑暗正是他们的助手,没有它他们还成不了事。

    正当这些被抓的人各个胆战心惊前途未卜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阎王上殿,开始审批!”

    然后就有三五个声音齐声喊:“威武!”

    然后就有一个黑脸的家伙龙行虎步走了上来。

    这个时候,那些被捆的人都已经看到进来的阎王。

    因为他就如同那个黑脸包公一样,脑门上还有一轮明月。

    本来是看不到的,因为这个空间很黑,那个黑脸的家伙更黑,黑加黑根本不可能变得不黑。

    可是,跟这这个阎王过来的还有一道绿光,正好聚集在这个黑脸的脑袋上。

    因此,在绿光的照耀下,黑脸泛出一抹惨绿光芒,很是吸引大家的眼球。

    由此,大家也就在浓重的黑色中,看到了一块更黑的存在。

    那个被称为阎王的东西飘飘忽忽走上前来,然后座在了他的宝座上。

    其实他是不是走上来的,还是飞上来的,飞也不知道,因为除了可以看到他的黑脸,别的部位统统看不到。

    甚至他又没有那些东西,大家也不知道,他的脖子以下部分,全都浸没在黑暗中。

    而且人们没有一个人知道鬼蜮的生物到底都是什么样子,也许和人不同,除了脑袋以外什么都没有呢。

    还有,这位只是摆出了一个坐的姿势,是不是真坐也不知道。

    毕竟脖子一下什么都看不到,如果连屁股都没有,坐就无从谈起了。

    所以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大家都心里没底,因此虽然见到了一个东西,要比没见到的时候心里有数一些,但是也没有多大改变。

    甚至心里更没数了。

    这个时候,阎王怕的一拍面前的桌子,似乎是桌子,反正还是看不到,用的应该是惊堂木,也是看不见。

    不过效果还是有的,也却是提起了大家的注意力。

    “不准胡思乱想!否则乱棍打死!”

    阎王严厉地命令。

    众人心里就是一个巨大的哆嗦!

    好家伙,果然厉害!

    连我们思想开动都知道,果然非同一般!

    还有,不准胡思乱想,他肯定有办法认定我们是否违反他的命令!

    这也太不得了!

    阎王比人厉害,千万不能惹。

    大家果然停止了思考。

    他们都被捆着,原本就干不了什么。

    只有思想还能动一动。

    现在思想也被冻结,那么这个人也就跟死人差不多了。

    那个阎王整肃了思想纪律,树立了无比强大的威信,然后就开始今天的审批。

    “本王判案,铁面无私,黑脸无情,六亲不认,荤素不忌!在我面前,任何犯人休想脱逃!世人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必定要报!今天就是有恶报恶的日子!好!压上最后面的那个瘦猴一样的犯人过来,他最是最大恶极,我今天就从他开刀!”

    那个瘦猴不但躲在最后,还尽量放低身姿,有过地上有个老鼠洞,他早就钻进去了。

    可是,费了半天心机,终归无用,还是第一个被弄了上来,阎王选他当第一个被审之人。

    如果他一心向上头条,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还没有开审,只是两个夜叉来拘他,就把他吓得半死了。

    他扯开喉咙大叫:“冤枉啊!冤枉啊!我是好人来着!我没有罪啊!不要审我啊!”

    阎王喝道:“在本王的正义审批面前,你的每一句话,都是当堂呈词,如果敢说任何谎言,都是罪加一等!罪加一等的意思,就是当作新的犯罪,罪上加罪,从重处罚!本王明察秋毫、洞若观火、眼里不揉沙子,根据你刚才嚎叫的谎言性质,我判你受拔舌刑罚!”

    那个人本来还要嚷,闻听赶紧住嘴。

    那个阎王也有点不太正经,已经判他受拔舌大刑了,还追问了一句:“我再问你一句,你还喊不喊冤了!本王给你自由发言的权力,只是要承担后果!还有,你可能

    对我刑殿的规定不是太熟悉,拔舌大刑可是对你实施十次,你还有九个指标呢!随便说,够你用。”

    那个人哭的心都有了!

    拔舌那么好玩吗?

    还给我十个指标!

    起码也要等我经历过第一次再说其它吧?

    多言多失,我还是沉默是金吧。

    “不喊冤了?那好,我们开始,你叫什么名字?

    “拓跋行善。”

    “拔舌大刑第二次。”

    “…………”

    那个人用的是一个假名,没有想到那个阎王真的洞悉一切。

    “说你犯罪时的名字。”

    阎王提醒道。

    否则的话,拔舌大刑的名额别说十次,就是二十次,一会儿也光了。

    “赵……赵……我赵敛财……”

    假拓跋行善真赵敛财哆嗦着说。

    这是他的真名字,而且时货真价实的名字,就是人如其名的意思。

    说起这个名字的事,他对给他取名字的老爸一肚子怨气。

    那太土了!

    太没有前瞻了。

    在他没有当官之前,他还觉得这个名字不错,招财进宝啊。

    可是,他当了官以后,尤其他把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以后,就特别痛恨这个名字了。

    这不是明晃晃地广而告之自己是一个什么人吗?

    是人就知道,当官的敛财,那要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可是自己呢,这个名字就是给自己鸣锣开道了!

    他当的那个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是一个经济发达地区的经济开发区主任,手松手紧就是几个亿的收入。

    那外财来的,简直没有太多的顾忌。

    基本上就是和自己的胆子大小成正比。

    那些投资商也不是太在乎花钱花在这些关键人物身上,反正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堤内损失堤外找。

    开始的时候,他还以自己的名字作为警戒,坚持不伸手,明白伸手必被捉,要做一个清白的好官。

    可是时间一长,思想发生了蜕变。

    而且那些商人的手法也是针锋相对,你那里有弱点就专门找你软肋下手。

    自从一个外商送给他一对双胞胎姊妹花以后,他就自由落体运动般地沉沦了。

    其实时间很短,就是一年时间,他就捞了十亿。

    美金!

    因为他的动作太大,再加上他的名字就是一个指路灯,根本没有办法隐藏,因此有关部门很快就顶上了他。

    他因为自己的名字的关系,警觉性一直非常高,一看风声不对,立刻就跑路了。

    许多他那样的人都跑到了境外,认为那样才安全。

    可是他没有,他却玩了一招金蝉脱壳,让一个人顶替自己潜逃境外,而他自己却隐名埋姓躲进了胡营村。

    实际上和他换了身份跑到国外的那个就是真正的拓跋行善。

    他们两个人偶然相识,发觉对方和自己极其相似,因此就搞了这样一个互相交换身份。

    这个赵敛财也是一个狠茬,为了彻底销声匿迹,愣是把一个大胖子弄成了一个瘦条子。

    其实也是和他的担惊受怕和心情郁闷有关。

    一个养尊处优的中层干部生活环境发生了突然变化,能够活下去就很有勇气了,减减肥也就理所当然。

    不过他也因祸得福,现在的他和以前的他完全脱离了联系,就是让他老婆孩子看到他,也绝对认不出来。

    他实际上也以为就这样了此一生了。

    生活虽然不如意,但是也逃脱了惩罚。

    从那个疏而不漏的恢恢天网中逃脱出来。

    那里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不漏就是不漏,万万没有想到,今天在这种情况下,被这个不知真假的阎王爷被抓住了!

    不管真假,反正那个拔舌大刑太过吓人,还是实话说话吧!

    反正如果是假的,说了也没有关系。

    如果是真的呢,不说也不行!

    于是,他只好交代出自己是谁,还有他的真名实姓。

    “不错!这个说的是真话,如果你从现在起一句假话不说,我作主,就把你的两次拔舌大刑去掉!现在你说吧,一句假话都不要有!把你从前,确切地说十年之前,你把你的脏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所窃取的国家财产,一笔一笔,从实招来!”

    阎王高高在上坐在那里,威风凛凛地命令赵敛财道。

    就连当事人赵敛财本人都没有意识到那些事情转眼你就是十年了。

    由于数量巨大,那些东西倒是至今记忆犹新。

    于是赵敛财一一交代清楚。

    二〇〇七年一月,旧城改造,赵敛财作主,把真个一个十亿美元的工程承包给了一个资信不合格的外商,获得一亿美元的红包一个。

    二〇〇七年二月,建造综合大楼,造价十亿美元,赵敛财让一个亲属城建,获得谢礼一亿美元。

    二〇〇七年三月,修建一条环城高速公路,造价十亿美元,赵敛财允许一个外地商人承建,获得谢仪一亿美元。

    从此以后,这就成了他的一个规矩,他可以让你得到项目,好处费固定在整个工程造价的百分之十。

    这个比例,也是正常工程利润的百分之五十。

    这样的分配,就是他和出资商各得百分之五十。

    可是,出资商还有其它许多方面要打点,因此他的份额远远低于百分之五十的利润。

    可是还有问题的另一面,就是无商不奸。

    他们还有许多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扩大他们盈利的份额。

    实际上他们到手的往往就是所有的正常利润。

    而打点各级官员,包括赵敛财的前,都用其它手段,从工程里面窃取。

    这才有羊毛出在羊身上的说法。

    这个标准一建立,赵敛财就遵行不移。

    后面的七个月,以每月一亿的速度成就了每月一亿十月十亿的敛财记录。

    “赵敛财!窃取十亿不义之财,我判处你当收剐刑!每十万美元赃款,当剐一刀,因此剐你一万刀!拖

    下去,用刑!”

    又有一拨人在那里起哄:“千刀万剐!威武!”

    阎王话音未落,跳出两条光着膀子的大汉,口中叼着三尺长一条解腕尖刀,上去就把赵敛财拖了过去。

    然后固定在一个绞刑架一样的门形支柱上,一声冷笑,二话没说,四手齐动,开剐!

    那个赵敛财,从宣判到开剐,就没有停止求饶求救,然后没有任何用处!

    虽然改变不了当事人的命运,却吓坏的旁观的人。

    其中吓得最惨得就是那个行刑队员,拓跋大鸟。

    “拓跋无鸟!”

    忽听那个阎王叫了一声。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