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66章 悲剧来源

正文 第566章 悲剧来源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悲剧来源就隐藏在那个小筐里。

    那个筐子虽然不大,但是装一个人的脑袋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个适用程度,非常广泛!

    人只要不是患了大头症,而且还没有痊愈,每个人的脑袋都能装进去。

    绝对不用削足适履,嗯,不用削头适筐。

    那个隐藏在小筐子里关键的设施是什么呢》

    说来实际也没有什么奥秘。

    在筐子里面靠近杆顶的部位,就是绑着一个倒钩,钩的内径大概有小鸡蛋粗细,可以把长了柿子的树枝钩住。

    这个倒钩是这个摘柿杆的关键部件,专门是用来钩住长柿子的那些树枝的。

    摘柿子的时候,如果不把柿子逮住,光是装进筐里是没有用的。

    怎么装进去,还会怎么出来。

    用那个隐藏在小筐里的钩子,直接钩住每个柿子后面的那个小枝,那它前面的柿子就再也跑不掉了。

    在逮住柿子,它就挣脱不开了的时候,现在就需要关键技术了。

    这关键的技术,就是套牢柿子后,来一个九十度旋转!

    如果你的技术要领正确,劲头用得合宜,那么那个长柿子的小枝子,就会咔嚓一声,如同脑袋被刀斩了一样折断。

    这样,那条短枝,就会带着那颗柿子,从整条树枝上脱落下来,落进筐里。

    这个时候的要领,就是不能让柿子掉出筐子,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因为柿子一旦从树上自由落体般摔在地上,尤其是从那个高度,就会被摔碎,不堪销售了。

    既然适用了摘柿杆,就说明是在高树顶端上,肯定离地面想到高,起码两三丈的高度是有了。

    不让柿子从筐子里掉落,最关键得技术就是当柿子落进筐子以后,筐口要保持向上。

    这就是整根摘柿杆还有一筐柿子,都要保持在一个稳定向上得位置,不能随便晃动。

    最基本的要求,还是摘柿子的人要有最基本得手劲儿。

    还有,这些都是单手活儿,对手劲儿的要求难免更高。

    人只有两只手,一只手专门操杆,另一只手要负责其它所有事项。

    比如,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所以,摘柿子的高手,基本要求就是稳、准、狠,对准目标,准确套住,狠劲一扭,接柿入筐,每个环节都不能出现差错。

    除此以外,视力要好,要能一眼看到要摘的柿子在哪里,才能眼到手到,信手牵来。

    否则,哪里能现隐藏在枝丫树叶中的柿子。

    手劲也要大,高高的杆子举起来就有一定的重量。

    每逢摘柿子的时候,还要在最顶端操作,那个力量是成倍的需要。

    还有就是一筐的柿子,到了最后,起码也有十几斤。

    如果手劲小的话,就需要摘一个柿子先要运送回来,然后再把杆子重新送到高处,哪得多费时间啊。

    真正的高手都是在那里连续作业,最好的能手据说可以搞一个高度三十连摘。

    那种神乎其技的水平,绝对可以媲美三十枚连珠箭一气呵成接连快射,而且箭箭射中靶心。

    每逢收获柿子季节,有不少游人慕名而来,就是要一堵摘柿子高手的表演。

    那个时候,这些高手手持高杆,飞身在柿子树中间穿梭而行,手中的高杆飞快挥出,金黄色的柿子应声落筐,**的快门咔咔作响,观众的掌声如同山呼海啸。

    那风采,那气派,甚至过那些文艺明星搞的什么专场演出。

    尤其是最近几年,几个村把摘柿子文化刻意做大,把那些演艺界的明星也请了过来。

    还美其名曰——柿子节。

    过节的日子里,那可真是人声鼎沸,喧闹非凡。

    这边厢身怀绝艺的老农民摘柿子大显身手,那边厢演艺大伽歌舞升平庆祝柿子大丰收。

    几经折腾,摘柿子这项农活竟然成了一种艺术,名声传到了东瀛岛国,甚至美利坚合众国。

    因为这两个国家也盛产柿子,可惜的是他们都是机器摘柿子,再高的柿子树也是一座塔吊一样的收割机开上去,一扫而光。

    所以他们看了中华上国的摘柿子绝技表演以后,心中切慕,专门派人来学习。

    目前正在张罗要搞一场摘柿子国际比赛。

    本来还有人主张摘柿子要加入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成为一个充满活力,吸引各国农民子弟踊跃参加的项目。

    可是后来那些进行可行性研究的技术专家们现,各种农活类似技术比比皆是!

    摘柿子只是其中一项,而且其技术要求并不是特别高,也就中等水平而已。

    有了这个现以后,他们就觉得与其参加奥运会,去参加一二个项目,还要受各种限制,难免削足适履,倒不如自己搞!

    就是搞一个全农业技术项目运动会,都是农民兄弟参加。

    届时各路农家子弟一边比赛技术,一边品尝各种农产品,自得其乐,其乐无穷。

    可是今天,这些高手不摘柿子,要摘人了!

    他们的套杆一片飞舞,顷刻之间,就临到那些跳墙的人头上!

    目标都是那些人的脑袋。

    可是这里有一个问题,连着脑袋的脖子很粗,最细的也比连着柿子的那个树枝粗,那个摘柿子的倒钩不够大,不能把脖子套进去。

    不能套脖子,就不能如同摘柿子那样摘脑袋!

    不过,农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所有大自然景象,所谓一物降一物,在他们这里得以全面体现。

    这个脖子粗的问题瞬间得到解决,甚至丝毫没有影响他们行云流水一般的摘柿子技术挥!

    脖子粗不是吗?你总不能浑身上下都是脖子!

    如果那样,你就不是人,而是蛇!

    于是,所有那些被摘柿杆光顾的人脖子都安然无恙!

    不过,其它部位就遭殃了,显然那些部位都是为脖子挡枪的。

    最先中招的一个人很是机灵,他在跳跃过程中一个侧身,以为躲过了面前飞舞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套杆。

    可是,突然耳朵剧烈地疼痛起来!

    原

    来摘柿杆的倒钩趁他侧脸的时候,见缝扎针,进入了他的耳朵!

    这一钩长驱直入,进入他的耳朵中部,将他的耳朵从内耳开端牢牢钩住。

    这一招如雷贯耳,顿时让他呆若木鸡,原来活跃的身姿,再也不敢动弹了。

    然后,他就如同被栓住鼻子的牤牛一样,乖乖的被那个摘柿子高手给牵走了。

    第二个中招的是一个比较木讷的家伙,或者说胆子比较正。

    他对面前的套杆不屑一顾,明知眼前有东西,还在那里我行我素地继续上升。

    当然也有可能是根本就来不及躲避。

    不管原因如何,反正效果是一样的。

    他的鼻子被一钩钩个正着!

    牛的鼻子一被制住,在凶的牛也给变的乖乖听话,因为牛鼻子特别敏感,它不得不老老实实。

    人的鼻子也同样敏感,所以被钩住鼻子的那位老兄,原本是横行无忌的,现在也变成了一只乖顺的小猫。

    不老实不行啊,鼻子在别人的手里,捏扁揉圆的权力都在他手里掌握。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第三个倒霉蛋也中了招!

    他被倒钩钩上了嘴巴!

    原来他忙中出错,看到了前面两个同伴被钓了鱼,也不知是大惊而呼,还是想提醒别人被上钩,就是想来一句。

    这似乎也是人之常情,不是什么大错。

    可是,这个场合不对。

    结果,这老兄一个字还没有出来,自己就上了钩了。

    话没出口,钩却进了口。

    也是那个掌管套杆的人蔫坏。

    他本来可以钩别处的,但是既然你张口配合,我就不客气,来个就坎骑驴。

    嘴那个地方有比较容易钩,因为面积比较大,我就偷了懒,图个方便就是。

    这对他来说,只是图了个方便。

    可是对那个被钩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终生难忘的额深刻教训。

    这个教训刻骨铭心地让他认识到,什么叫祸从口出。

    从此以后,三缄其口,就成了他的座右铭。

    操杆高手纷纷出手,跳上来上钩的人纷纷被钩,中间过程不过三秒,六十人的跳墙第一波人,全部中钩。

    此时此刻,空中在那么一瞬间,出现了六十人齐齐高挂空中的动人景象。

    不是感动别人让别人动,而是那些被钓人都在动,他们大概是这样的姿势很不舒服,都是竭尽全力,想换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这个瞬间虽然在现场没有摄影师拍摄下来,但是两个地方却留下了他们难以磨灭的影像。

    一个当然是百里良骝和武凌霜正在观看的监测系统。

    另一个就是文人异馨的小师妹——弱柳随身携带却不知道藏身何处的全息影音系统里。

    她可是随军记者,一直跑在第一线的。

    这种难得一见的景色没有保持多久,也就是留下排列整齐的队形以后后,瞬间就崩溃了。

    崩溃的原因因为这些人都是人,不是柿子。

    二者的重大不同在于人比柿子重得多。

    即使那些钩钩都经得住,那些被挂的人的被钩部位却没有那么结实,即使有些人的脸皮很厚。

    那也只是相对而言,在绝对的重量面前,脸皮再厚也不顶劲儿,还是落个脆败的结局!

    本来就经不住,再加上被钩的人都在极力挣扎,力图摆脱被钩状态。

    很快他们的被钩部位就被拉豁了一个口子。

    不管是耳朵、鼻子、还是嘴巴,甚至是眼皮。

    下一秒,这些人都如同饺子下锅,噼里啪啦掉在地上。

    虽然没有人致命,但是身体的创伤、心灵的惊悸,都让他们丧失了战斗力。

    看得督战的赫连云天也是胆颤,而且也是很无语。

    其实,他真的不想和鲜于靓颜打,他追她的时候,就是想找个机会和他协商一下,两家别闹僵,毕竟以前大家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棋差一步,度上也差了一步,没有追上她,协商和解也就成了泡影。

    再加上为了避免别人的误解,认为两家有勾结,他不得不马上采取攻击措施。

    其实这个还真要怪他思虑不周。

    他追人的时候,用的是惯常的劲儿头,因为他预期鲜于靓颜的度也是按他对她以往的度的了解为基础。

    殊不知,人在危机时刻,会爆出高于正常的水平!

    想那鲜于靓颜面临生命危机,哪能不拼命地跑?

    因此,她就有了水平的挥。

    可是,赫连云天还在那里按部就班,当然你就必然棋差一着,落后一步,只能落在后面吃尘土。

    人没有追到,仓促围城又没有周到的计划和布置,所以虽然时间上咬的很紧,措施上就不够有力。

    同时,他心里根本就没有鱼死网破的决心。

    可是鲜于靓颜就不同了。

    她是被迫迎战的一方,她哪里去确切知道进攻一方的想法?

    万一对方下了狠心自己还以为大事,掉以轻心,那么,一招应对不当,就会万劫不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因此,她别无它法,只有上最狠辣的手段!

    可是,事有凑巧,赫连云天就是存了网开一面的心。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如此狠辣,竟然想出这么一个笨招,打残了我最精锐的六十人攻城特战队。

    虽然没有死人,没有到达最后不可收拾的地步,但是无疑裂痕无限扩大,再想协商更加困难了。

    他那里还没有想完,第二波打击已经降临。

    这次是针对手扶拖拉机小平台上的那些勇士。

    他们现在一个个都抡圆了十字镐,奋努力地在那里刨墙!

    大概是一开始的血气方刚,还有对这项前所未有的挖别人墙角的新鲜感,他们的进度相当神。

    以至于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人人都有了一个值得为之骄傲的成果。

    现在在他们的面前,都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穴,虽然不是太大,却足以容纳一头百八十斤的克郎猪。g

    当然,如有必要,他

    他们自己钻进去也行,可能的要求就是不要太心宽体胖,当然屁股也不能太大。

    因为他们在半路挖墙,不是当务之急,所以鲜于靓颜也没有第一时间理他们。

    刚才解决了那些跳墙派,现在可以照顾照顾这些挖墙派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