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65章 攻打宪圩

正文 第565章 攻打宪圩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攻打宪圩的战斗随着鲜于靓颜逃回村里立刻展开了!

    如果不是赫连云天刻意而为,本来是不用如此紧迫的。

    赫连云天觉得赶紧攻打非常有必要,因为时间和有些事情都有些凑巧。

    就在刚才,鲜于靓颜进入宪圩围墙到了村里的时候,赫连云天前脚后脚也到了。

    他刚到,鹤岭村被安排攻打宪圩的大队人马也赶了过来。

    他们如果早到一分钟,也把人拦住了。

    这就太巧了,好似故意把人放走一样。

    既然有这样令人怀疑的巧合,那么赫连云天就再也不能耽搁了,否则就会让那些有心之人抓住把柄,有话可说。

    于是,他下令立刻围城!

    这当然是为了避免被人猜疑,不过实际上也对宪圩的人以及鲜于靓颜,没有什么不利的影响。

    反正要围困,早点儿晚点儿没有什么区别。

    赫连云天围城采用的是古代围城方略,也就是围三缺一,三面围住不留死角,只有一面不围,任凭村民随意出入。

    这是中华上国历史悠久的战争经验总结出来的面面俱到的一种作战方略。

    不管是中心村胡营,还是三个卫星村,这样的战斗经验都非常丰富。

    毕竟这四个村庄的先祖都是在战争的浴火中发展壮大的。

    在他们的早期生涯中,也许还是比较原始的战争策略,快马长刀,到战场上与敌人硬撼。

    强大的胜,弱小的败,干脆的很。

    可是后来,他们的专场逐渐进入中原地区,到处都是城市村庄,很少旷野如大草原可以纵马挥刀驰骋纵横。

    主要的战争方式就变成了攻城拔寨。

    在这种形势下,快马利刀依然有一些作用,但是已经不起关键作用了。

    如果城高寨固,你即使马跑的如飞之快,也跳不进高城。

    你的刀即使削铁如泥,碰到一座石头垒起来的山寨城堡,你也束手无策。

    即使你不珍惜你的宝刀,用你的刀斩砍顽石以至于折断刀刃,也顶多不过在石头上留下一道白印。

    多少次失败以后,大家都总结出一套经验。

    如果不是生死大敌,给那些守城护寨的人留一条生路,会然事情变的容易解决得多。

    给人留一条生路,往往也是给自己留一条生路。

    把敌人的生路堵死,自己的生路也给堵没了。

    这个围三缺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一种固定攻城夺寨模式。

    比如这个宪圩,四面高墙护卫,如果里面的人死守,别说鹤岭的人势均力敌,就是多两倍,也很难说一定破城。

    因此,赫连云天二话没说,上来就是一个围三缺一。

    被围的这三面,就是东面,南面,还有背面。

    这里倒没有明显的理由,实际上就是因为这三面方便,正好适合鹤岭的人展开队形。

    其实,这样一来,也有利于宪圩的人,如果他们想逃跑的话。

    因为村寨的西面,虽然不是如同胡营那样是一座山,但是也不是平坦的原野,而是一片荒草连绵的丘陵地带。

    这个丘陵的尽头,实际上也是连到了玄空山,就是胡营毗邻的西山。

    村西除了不是平坦的耕地而是一片丘陵以外,那里也没有正式道路,更别说那些可以通车的公路了。

    可是恰恰因为这样的地形地貌,才更加适合宪圩的人逃跑。

    那当然是要他们有这样逃跑的愿望才行。

    至少在攻防战开始的时候,宪圩村民在鲜于靓颜的领导下和布置下,没有逃跑的打算。

    他们也没有什么特意设计的策略,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哪里有人进攻,哪里就有人拦截。

    赫连云天率领鹤岭人把宪圩围起来以后,没有歇息,立刻就开展了攻坚战斗。

    他们这些攻城拔寨的人都是农民,当然没有那种巨大的攻城设备。

    他们也没有现代化的武器系列,自动化武器都没有一件,甚至火枪、鸟铳都没有。

    但是,他们有农具!他们手中的农具就是他们最锐利的武器。

    这些农具为干农活所预备,因此使用这些东西干农活很有效力。

    没有人知道,用它们来攻城拔寨,也煞为厉害!

    关键是这些农民经验丰富,他们知道怎么用,才能够发挥它们的最大作用,甚至能超常发挥作用。

    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东西全都不违法!

    干农活的时候使用的家什,现在顺手拈来,上手就能用。

    首先一道厉害的攻墙设备,就是大型农业机械拖拉机。

    不是手扶拖拉机,而是重型拖拉机,多少类似装甲车的那种。

    鹤岭的农民一水儿开出六台笨重的家伙,都是履带式的,轰轰烈烈地开了过来,还都带着一个挖掘铲斗。

    这些拖拉机分布在围墙的三个方面,只是网开一面的那个方向没有。

    开到了围墙近前,硕大的支撑臂伸出去,挥出铲斗对着围墙吭哧吭哧吭哧就是连续三挖!

    这个大家伙很是厉害铁嘴钢牙,就是岩石如果不是花岗岩的硬度,都会被啃下一块来!

    可惜的是,这里的围墙看上去有些黑乎乎的不起眼,却非常坚硬,铁嘴钢牙上去竟然啃不动!

    啃了三口,竟然一口也没有啃下来!

    唯一的效果就是在那黑乎乎的墙体上啃出几道白印子。

    有一个铲斗也许是原来就有伤,竟然还嘣牙了,留下一个一尺多长的豁口。

    铲斗不能奏效,那些拖拉机驾驶员也就罢手,墙铲不动就不跟它较劲,把心爱的拖拉机给搞坏就亏大了。

    那可是非常宝贵的重大财产!

    那些拖拉机现在实际上都属于个人的财产,不但干起农活来非常给力,还有很多商业价值可以开发出来。

    比如可以搞运输,还可以承包土石方的建筑工程,和干农活没有什么实质的差别。

    只有有一个年轻人比较楞,这种大家伙对付不了一堵石墙很是不服。

    别人都走从寨墙根下撤离了,他却只退后几步,

    然后挥起铲斗对准墙根就是一通狠挖。

    大概挖了十几铲,愣是挖出一个一人深的大坑。

    它把铲斗翻了一个,深入坑中去,擦着底,对着墙根挖去。

    他的想法不错,如果寨墙的根基不深厚的话,就可以兜底把它拆了!

    可惜的是,铲斗所到之处,依然是和上面一样的石头,那个铲斗依然无能为力。

    那个愣小子楞不下去了,沮丧地开车退了回去。

    可是没有想到寨墙上的那些守卫者,还一跌声地咋呼起来。

    “别走哇!你倒是继续挖呀!既然你可以挖一个,你就可以挖三个!既然你已经挖了一人深,你就可以挖三人深!”

    还有的人说:“倒背手撒尿,谁都不服就服你!”

    拖拉机轰鸣中,那个愣小子听到那些嘈嘈杂杂的声音,影影倬倬似乎在讽刺自己,不由就走了心。

    心中还挺得意,自己的独立特行虽然没有结果,但是引起人们的主意,也是很不错

    大家都年轻过,而年轻正好是富于幻想的年纪,想着想着难免异想天开,心中一个恍惚,差点没有一个倒栽葱从驾驶座上折下来。

    小伙子愣是楞,但是事关生命,可不敢开再大意,赶紧稳住心神,专心开车。

    大拖拉机无功而返,败退而归!

    那么小拖拉机如何?换样来!

    接着来的就是一片手扶拖拉机,规模宏大地开了过来。

    一共有三十辆,依然是均匀分布,每边十辆。

    手扶拖拉机的轰鸣声洪亮高昂,整个空间都弥漫着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啸鸣。

    如果只听声音,比那些大拖拉机气派多了!

    这些手扶拖拉机也是每台一个驾驶员,男女各为一半,人人都是老司机,驾驶技术极为熟练。

    只见他们把一个最高时速二十公里的农用机械开出了四十迈的速度,而且还挺稳当,步调相当一致。

    到了围墙一丈远的地方,他们一个漂移炫技,然后一个九十度转弯,贴着围墙停在那里。

    这个时候,被包围的三面围墙,每一面都是两辆大型拖拉机,十辆手扶拖拉机。

    这十辆手扶拖拉机极为快速地在两辆大拖拉机的间摆开,拖拉机与拖拉机之间的距离全都一样。

    就在此时,一把军号嘹亮地吹了起来,就听到一阵轧轧声在拖拉机轰鸣声中发出与众不同的声音。

    随着轧轧声响得人,所有拖拉机的后车厢上,都升起一个平台,无论是大拖拉机,还是小拖拉机。

    大拖拉机的平台颇为宽阔,平台上面可以站立十个人。

    手扶拖拉机上面的平台则比较小,一个平台上面只能站立四个人。

    熟悉当地农活的人都知道,附近几个村都生产柿子,柿子树都颇为高大。

    为了方便得采摘柿子,农机部门就特地为他们研究制造了这种自动升降平台。

    这样一来,这些大小拖拉机就可以开进田间地头,靠近高的柿子树,村民可以登上去采摘柿子。

    农民的创造力果然没有极限,现在他们竟然用这样的平台来攻城!

    只见每个平台上都站满了人,手中拿着他们各自熟悉的武器,也就是农具,什么种类什么型号的都有。

    看来不少人还是知道他们来这里是看什么的,因为最多的人手中拿着的都是十字镐。

    就是那种一头尖尖、一头宽宽,可以刨开松土,也可以刨开坚石的那种开山造田利器。

    当然用来杀人,也非常有效。

    被攻击到的人,即使是铜头铁背,也经不住那一镐刨!

    绝对是刨到哪里,哪里就是一个透明窟窿。

    又是一阵轧轧声响过,大拖拉机的平台都升到与墙围几乎齐平的高度!

    手扶拖拉机的平台也升到了围墙多一半的高度!

    又是一声军号嘹亮,平台上的人随着号声的命令,步调一致,猛烈出手!

    小平台上的强壮乡民全都高高举起十字镐,凶猛地向围墙刨下!

    坚硬的墙壁,竟然也被一镐刨出一个窟窿。

    大平台上的人更加凶猛,竟然借助平台的支撑,直接就往围墙顶部跳!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陡然响起!

    眨眼之工,就传遍整个战场。

    “各位父老乡亲们,恶客上门了,还不热情招待他们一下?如果施礼不周的话,别人就该怪我们不懂待客之道了!”

    不是那个鲜于靓颜是谁?

    响应她的是满围墙的响亮呼号:“宪圩村民!欢迎客人!”

    围墙上人突然冒了出来,如同雨后的蘑菇突然长满一地。

    虽然大小不齐,好在到处都有,密密麻麻站满墙头。

    不过绝大数露了一下头以后,立刻不见了。

    比雨后的蘑菇遇到暴烈的阳光消失得还快,只是露了一下头,然后脑袋一缩,就消失不见,只剩下那些手拿农具的壮汉来招待客人。

    宪圩村民礼数甚是周到,秉承先来后到的原则,给这些宾至如归的招待。

    首先是那些想往墙头跳跃的客人,他们都受到了最热情的招待!

    每个大拖拉机上面的围墙对应之处,都站了大约十几个人。

    他们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根长杆,长度和样式犹如套马杆。

    只是他们现在拿着的东西和实际套马杆比较,头部却有明显不同。

    他们用的那种,顶头那里没有绳套,而有一个小筐子。

    原来这也是一件农具,就是一中摘柿子的工具。

    那些长在树梢高处的柿子,哪怕最能攀树的高手,也是上不去的。

    如果没有合适的工具采摘,只能望洋兴叹,自己吃不到,留给鸟儿吃。

    不过农民对付这样的事情,绝对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他们早就研制成这个长杆配小筐的特殊工具,专门采摘大树高端的硕果。

    这下鸟儿就悲剧了,只能面对空空如也的柿子悲惨地叫唤。

    今天,这种摘柿子的家什,就不是让鸟悲惨,而是换了那些往上跳的人了。

    他们刚刚离开托举他们的平台,

    一把套杆迎风而来,悠忽而至!当然这是比套马杆更厉害的摘柿子神器。

    然后他们这些争先恐后往上跳的攻城人,就悲剧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