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64章 养虎为患

正文 第564章 养虎为患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养虎为患怎么办?”

    武凌霜本来也有一半心思把他们放进去,觉得这些人在别处漂着就是极大的隐患。

    如果把他们弄进胡营那个地方,然后给他们来个四面合围,就不怕他们到处乱窜了。

    即使他们依然可能爆发比较强大的破坏力,也只是在一个村落。

    相比起四处狼烟蜂起,只集中一个村子,还是更好接受一切。

    武凌霜可不是那种做事前怕狼后怕虎之辈,她非常明白取舍之道。

    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事。

    但是又担心这些帮派势力如果集中起来,太过强大。

    如果形成尾大不掉之势,也许会造成比较大的影响,不如弄出点什么乱子一类的东西。

    如果造成全国性或者世界性的影响,就悔不当初了。

    这个地区属于新建的约盟,在这个约盟初期时间,出了负面新闻,对约盟的大好局面不利。

    嗯,也许会给百里良骝留下一个本姑娘办事不牢的印象。

    这个印象一旦形成,就会随着本姑娘好长时间,我可不能不慎重。

    现在不比以前,现在我有了一些牵连牵挂,以前什么都没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那种。

    咦,现在似乎也是这样吧?

    怎么有点有了牵挂的感觉?

    这事情有点奇怪。

    暂时不想它了。

    她心里决定不想,口里还是问了一句。

    她是看到百里良骝几乎没有花费时间,只是看了几眼,就作出了决定,不觉甚为好奇,顺口就提出了质疑。

    “嘿嘿,你觉得他们是一只虎,还是两只虎?”

    百里良骝不怀好意地问。

    “啊?什么一只虎两只虎的?哦,你是说对方的势力啊,让我看看!拓跋五虎、黑龙骁,五虎一龙?嗯,应该算两只虎!”

    武凌霜虽然在其它方面有点傻大妞,但是军事上却非常有灵气。

    她碎碎叨嘀咕了两句,突然就明白了百里良骝的意思,也明白了百里良骝的用意。

    尽管那个用意比较恶毒!

    两只虎,当然要打起来。

    原来的东北霸龙黑龙骁只有一个人,力量薄弱,那就不可能打起来。

    可是,如果这个黑龙骁变的强大起来呢?当然就是势均力敌的两只虎了。

    两只虎打起来才正常,不打就不正常了。

    而且,看那个黑龙骁现在和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样子,就是满脑门官司,满心和他们斗的意思。

    估计这些人过来,就是按照黑龙骁的意思,过来给他助拳打架的!

    既然如此,百里良骝怎么不成全他们?

    哈哈,这个主意果然毒辣无比。

    百里良骝看到武凌霜似乎是明白了,也是比较高兴。

    幸灾乐祸地说:“对!一山不容二虎!除非是一公一母!很明显的,那里的两只都是公的!他们如果不内斗起来才怪。”

    武凌霜斜了一个白眼过去,说:“一看你就坏透了,否则也不可能才看两眼就出这个又辣又馊的坏主意!”

    可是对他这么快就看出了名堂,而且很快就有了对策,还是不明所以,随口问道:“对了,良骝,你是怎么看出来他们搅不到一个饭勺里的?”

    百里良骝大言不惭地说:“这个容易,我是看他们尿不到一壶里!呵呵!”

    看到武凌霜又是好几个白眼过来,赶紧说:“不是啦!你看他们各自的脸色,恨不得咬对方两口的样子,你觉得他们是在演戏吗?他们演戏在给谁看?只有我们两个观众吧?可是,我们两个,他们就是想破脑袋也猜不到的我们的存在和看得津津有味的!所以他们不是在拍电影,而是真的如此,就是他们他们的现状!既然如此,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已经内部不和了!而且这个不和之所以现在没有更加激烈,只是因为黑龙骁没有闹大的资本,所以才在那里隐忍不发,你看他的肚子,是不是比一般人大不少,那就是忍气的时候积累起来的!所以助力一到,必然二虎相争!我们不用打他们,让他们自相残杀,岂不是一举两得?”

    百里良骝说得洋洋得意,似乎对自己看到的东西说出来的观点信心十足。

    武凌霜轻啐了一口,说道:“果然坏人理解坏人的心思,这点我不得不佩服!这种事情都能解释出独到之处,这一点我更是佩服!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二虎相斗难免两败俱伤,如果出现大面积伤亡,也不是我们所期望的吧?即使死一个人都不应该,你有什么方法避免那样的事情发生?至少真的发生以后,你可以用什么理由去解释?”

    “这个先不去管它!到时候我们尽力就行!减少死亡,是他们的自己的责任,他们有许多办法避免死亡但是如果他们就是找死,一个个都是死而后已的样子,我们就是想挡也挡不住啊!再说,我们没事撑的,干那种事干嘛?老子说过,人不畏死,何不让他去死!”

    武凌霜让他左绕右绕绕得一个头两个大,听起来似乎还挺有理的样子,也就随声附和地说:“对呀!这样的坏蛋多死几个有什么关系?人不畏死,让他们去死即可!你别说,还真是这样……”

    突然觉得哪里不对,猛然想起,老子根本不是这样说的。

    武凌霜大声反驳道:“不对!老子说的是: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不是人不畏死,何不让他去死,你个文盲!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百里良骝哈哈一笑说:“老子说的是什么我还不知道?肯定是你错了我没错!”

    武凌霜这次非常肯定,决定痛打落水狗,和这小子吵架从来就没有赢过,这次一定赢一个痛快的、赢一个干净彻底的!

    “你真的肯定?要不打个赌如何?你点头了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了啊!赌什么?赌一天听命吧!不懂啥意思?笨死了,就是输的一方在一天的时间里完全听从赢的一方的命令,让输的那个人干啥那个输的人就得干啥!不许拒绝,不许撒赖!就这样了啊!你可不能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这么小的小狗!”

    武凌霜一边说,一边还怕词不达意,伸出右手的小手指示意了一下。

    百里良骝飞快地瞥了一眼,那根一闪而殁的手指果然很小。

    不愧是女孩子,那只小手指晶莹透彻,纤细无比。

    看来即使女孩子练武,应该也有不受影响的地方。

    百里良骝还是在哪里有些无赖地笑:“小狗就小狗!我当然不会反悔,我保证不反悔!我反悔什么,我又不会输!”

    武凌霜心中暗暗得意,自以为得计,说道:“你不会输?你这次肯定输,你非输不可!你既然这样肯定不会输,赌注加倍如何?”

    百里良骝说:“那有什么,别说加倍,三倍都行!十倍都没有问题!一百倍都小意思!”

    武凌霜心里都乐颠了陷儿,顺水推舟说道:“太多了也不好,有伤大雅,小打小闹就好!那我们就确定输赢以三倍为限!输者听令赢者为期三天的时间!就这样,一言为定!”

    说着伸出手去,啪的一声和百里良骝的熊掌击在一起。

    击完掌,武凌霜觉得胜利在握,说出来的话就如同发表胜利宣言:“现在我问你,你引用的那句话老子的话是何时在哪里说的?”

    百里良骝还是笑吟吟,说道:“老子我今天上午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说的!”

    “哈哈哈!”武凌霜笑得差点没有钻到桌子底下!

    “还今天呢!还饭桌上呢!你以为这是,还有穿越历史,你还老子传过来三千多年时光隧道在你身上附身了……”

    突然她愣住了!

    他那老子后面还有个我字呢!

    闹了半天,他那个老子,不是道德经作者那个老子!

    你个缺德带冒烟的坏蛋!

    百里良骝还是那里笑吟吟,不过这次没有说话,而是在那里嘟囔,犹如祥林嫂。

    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出模模糊糊的内容。

    “三天啊!听我话啊啊!不能反抗的是吧!嗯!这个好!我要她干啥呢对了,就是平常她肯定拒绝的那些!对了,一般见不得人的那些!这回可让我给逮着了,哈哈!嘿嘿!呵呵!对了,列个单子,三天可以每天换着花样让她干!这三天嘛,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也就是七十二小时而已!除去吃饭睡觉的时间,就是干事的时间!哈哈,那么干事的时间大概有多少小事呢?吃饭的时间啊,这个就可以取消了!一边干一边吃完全没有问题!说不定干事一忙就不顾吃饭了!年轻人火力壮啊!不是有一句老言古语说过吗?傻小子睡凉炕,全靠火力壮吗?估计傻丫头也是火力壮吧?不确定?试试便知!现在就剩下睡觉的时间了!嗐,这么忙睡什么觉啊?才三天时间,一挺就过去了!那么,就是干事时间净胜七十二小时啦,哈哈哈!下面我来分配一下具体那样事多少时间”

    然后就百里良骝祥林嫂式一阵唠叨,都是方式啦、姿势啦、部位了什么的,等等。

    这下武凌霜可就尴尬了!

    百里良骝那小子坏的出类拔萃,说的话声音不大,还偏偏让武凌霜听到。

    可是这种隐晦不明的话语,即使她能听到,又能如何?

    她能够反驳吗?她还真的不能反驳!

    明知道说的是自己,但是自己上去对号入座绝对不行!主要是太不好意思。

    这小子的话虽然说得不是那么露骨,可是又让人生出无限遐想,外带遐思和联想,一直就延伸到无边的意境之中。

    搞得一个英姿飒爽脾气果决的大姑娘,脸上白一块红一块红里套白白里套红的,那张俏脸上,风起云涌,白浪滔滔。

    百里良骝看到这个泼辣的安保署长一副窘相,不由开心大笑!

    拍了她一下说:“好了该干正事了,和你开玩笑的,看你太紧张调节一下空气。”

    武凌霜大吃一惊!

    这么快就要干正事?难道就在这里?那不行吧?行吗?

    看到百里良骝的脸上浅浅的一丝坏笑,就只知道又是虚惊一场。

    百里良骝那里又重复了一遍:“真的是开玩笑,你可别当真。”

    可是武凌霜却白了他一眼,庄重地说道:“军中无戏言!欠账就要还!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言而无信!我武凌霜时刻等着还账,决不做赖账之人!只是……只是……你收账的时候,可不可以提前一天通知我一下,只要一天,这个不过分吧?”

    百里良骝一听,脑袋嗡的一声如同炸了一窝马蜂!

    得!这下玩笑开大了!

    显而易见,这个姑娘真的认真了!

    人都说,认真的姑娘格外漂亮!

    可是又说了,认真的姑娘记忆力特棒!

    今天的每一句话,包括我自己扮演祥林嫂的那段超长唠叨台词,估计都被她牢牢记住了!

    百里良骝瞬间就感觉不好了。

    他自己的哪一段即兴扮演祥林嫂,只是今日此时的那么一次。

    可是那个认真的姑娘,很可能不打折扣,极有可能接三过两就给他唠叨一次。

    也就是说,在今后的漫长岁月里,他会听到无数次,如同老式留声机,持久而隽永。

    这还不要了我的老命?

    可千万别这样!

    我求求祥林嫂了,你可千万别搞什么附身之类的名堂!

    还好,百里良骝的担心今天没有出现。

    武凌霜说完以后,率先恢复常态,回到了那个系统没事一样继续观察敌情。

    心里是不是还有余波就不知道了。

    也是诸事顺遂,这个阶段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事情,一切都按部就班。

    武凌霜安排的拉人进入胡营的那个大巴,已经成功隐藏起来,迄今没有被胡营村民发现。

    鲜于靓颜也成功逃到了宪圩,那里守城的村民迅速打开围墙大门放她进去。

    然后那些村民动作飞快,赶在跑得贼快的赫连云天之前,关上了大门。

    “哐当”一下发出巨大响声的关门动作,掩盖了赫连云天的低声叹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