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61章 不干晚了

正文 第561章 不干晚了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不干?晚了!你早干什么吃去了?”

    赫连云天不屑地把拓跋不从堵了回去。

    刚才那个拓跋不从也真是脓包,听了赫连云天的一番道理,不但吓得差点把那个金饼饼扔掉,还跟上一句话。

    他心惊胆战嘴角哆嗦地说:“那我们不干了,这样总行了吧?”

    他脑袋从来就没有好好想想,他决定干的时候,想的都是好事——大把的钱,还有永生秘诀在望。

    说实话,他对永生到没有多少想法,只是想着得到永生秘诀以后,他也可以如同百里良骝那样一天弄到几万亿美元花花。

    对了,几万亿也太大,他计较实惠,有几亿就可以满足。

    只有大批的钱到手,可以为所欲为,想干啥就干啥,才是他最向往的事情。

    现在一听有那么的大风险,只要陷进去,脑袋必掉无疑,他就果断地尿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过自己的纨绔生涯!

    这种水平的纨绔,别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很不错。

    可是,赫连云天一句断然否定的话,把他的希望彻底毁灭!

    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他就回不去了!

    霎时间,拓跋不从如同堕入了地狱。

    他心如死灰,不由感叹,不由想起时下流行的一套说话。

    不作死,就不会死!

    他的所作所为,如同照着葫芦画瓢一样,还花得惟妙惟肖,这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经典证实案例啊。

    他现在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极大加深了对这条浅显的人生哲理的认识。

    既然自己作死,那么必然的结局,就是必死无疑了!

    一想到这个结局,本来就非常不明智的拓跋不从,就更加不明智了,整个脑袋都装满了浆糊。

    东北霸龙这个时候也没有了霸气。

    他沉思片刻,站起身来,面目狰狞地对着赫连云天问道:“找你如此说,难道就没有挽救的余地了吗?”

    问完也没有坐回原地,看样子是随时准备开溜,一旦这个结论得到肯定,他就立刻行动。

    赫连云天毫不畏惧,照样有话直说,到了目前这个状态,这个什么东北霸龙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怎么?你想自己逃?也晚了!

    “如果我估计的不错,我们这里的人早被盯上了!

    “你们回忆一下,那个慕容跋扈为什么第一时间被人救走了?

    “你们再想想,不远千里的战争都能做到精准打击,如果我们引人注目了,想要对付我们,那绝对没跑!

    “你们决的,我们能有什么招招能够把我们藏起来,可以避开那种精准打击?

    “要想避免收到打击,除非一开始的就如同慕容跋扈、还有鲜于靓颜那样,旗帜鲜明的反对你们的计划!

    “现在一切都太晚了!

    “想想还是那个黑大个聪明啊!那个鲜于靓颜就更没有办法比了。”

    拓跋不从这时候也从刚才那种恐惧中缓过劲来,知道怕死不能免死!

    事到如今,只有再拼一下,一条路走到黑为止,万一走通呢?

    于是拓跋不从压低声音,谦恭地说:“这位赫大哥,你有什么妙计可以帮助大家脱困?

    “若有高招,我代表拓跋五虎表示唯命是从!

    “还有,这个拓跋家族祖传的令牌你也拿去!

    “你不要小看它,令牌一现,可以号令所有拓跋族人!

    “包括行刑队的十二名绝顶高手,都绝对听从你的指挥!”

    说着,把那个写着“魏”字的黄饼饼递了过去!

    那个行刑队长,心中觉得非常不妥,就要出言反对。

    可是他嘴动了动刚想说话,那个交接仪式已经完成。

    他心中一声叹息,就没有开口。

    实际上赫连云天开始也是犹豫。

    要不要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呢?

    因为这个令牌如果是真的,那么谁拿着它就会承担主要的罪责。

    不过,他还是接了过来,觉得事在人为。

    这样一个能指挥所有拓跋家族力量的令牌,尤其是指挥行刑队的权柄,放在自己手里,要比放在拓跋不从那个蠢货手里安全得多。

    最最起码,在我老赫连手里,不会造成破坏性后果。

    可是放在那个拓跋不从手里,光是那个行刑队,就可以杀人无数,造成极大破坏。

    接过令牌以后,赫连云天责任在肩,也就不客气了,开始发号施令。

    第一个命令,就是全力追捕那两个逃跑的人!

    一个是鲜于靓颜,就是宪圩那个美女村长,争取在没出胡营之前抓到她!

    一旦出了胡营的范围,那么就一定在她进入宪圩之前捉住她。

    坚决不能让她进入宪圩的围墙之内。

    一旦她进入那个保护圈,再捉她就变得千难万难。

    除非把那整个村子全部摧毁。

    而宪圩的围墙,方圆百里没有人不知道,那比乌龟壳还坚固,简直是牢不可破。

    据说,只要要重炮才能轰开。

    总不能在这种村际战争中动用重炮吧?

    再说,你就是想动用,你也要有才行!

    第二个命令就是要求整个胡营村全村动员,所有适合战斗的村民全部出动!

    一部分人立刻封锁进出村的道路,出了后面的山峰可以暂时不管以外,南方、东方、北方,都要严加封锁。

    不要放一只蚂蚁通过。

    为了防止两个必须追捕的人物逃跑,当然也有可能化妆混出村去,赫连云天一刀切,一个人都不放出村。

    另一方面,也不让任何人进村!

    万一一队敌人的精锐混进来,也会造成极大的变数。

    如果他们来个中心开花,造成混乱,那么想捉拿的人,就会趁机跑掉。

    第三个命令和第一个命令有关,实际上是连在一起的。

    就是不管是追击逃敌的人,还是防护村庄的人,一旦发现这两个逃跑的人出了胡营的村界,都要立即出村缉捕。

    这就是扩大搜索范围。

    这个范围

    包括胡营村和宪圩、穆庄的中间地带。

    如果确实发现了慕容跋扈和鲜于靓颜的行踪,就立即派出精锐跟踪追击!

    第四个命令就是要求他自己的鹤岭村派出所有精壮,除了一部分留守村庄以外,其他的人全都向北进军。

    一直到达宪圩的围墙之外,包围那个宪圩,就是鲜于靓颜的老巢。

    他们的任务包括有二个方面。

    第一就是拦截鲜于靓颜不让她进村,并且在拦截的过程中,尽最大努力予以活捉。

    这其实只是他表面的命令,说出来给大家听的。

    暗中,他却给组织实施的鹤岭亲信发了一个微信信息,特别叮咛他只能活捉不能伤害了鲜于靓颜的性命。

    这也是他的后手,作人留一线,过后好见面。

    当然,还不仅仅是后手的问题,他心中还对鲜于靓颜暗暗爱慕。

    这个关键的讨好时刻,他保护她还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对她造成一点儿伤害?

    第五个任务就是需要包围穆庄,也就是慕容跋扈的老窝。

    这个任务的目的和包围宪圩一样,都是不让他们的村长回到他们的村民那里。

    否则的话,抓捕任务就不是一般的难。

    如果让他们跑掉,他们反过来又对胡营中心村造成极大的威胁。

    因为这样闹僵以后,只要敌对一方出现什么漏洞,那么肯定就会乘机上去咬一口,绝对没有什么客气好讲。

    这个去穆庄围堵的任务,赫连云天他就交给了拓跋家族的两个霸王之一,拓跋东北。

    让他带领一部分村民出胡营村南前去围堵慕容跋扈。

    胡营的人口总数是三个卫星村的总和,所以他们有足够的人手攻打另一个村庄。

    发布了这些命令以后,整个中心村这台机器,就转动了起来。

    大家各自执行自己的任务,赫连云天自己汇集拓跋五虎、还有黑龙骁,全都坐镇胡营,负责指挥调度。

    现在黑龙骁想走也走不了。

    大家都忙着应对危机,整个村庄的被重重封锁,一个人也难以逃脱。

    同时,黑龙骁也被赫连云天的一番话给吓够呛。

    他现在真的担心一旦出村,就被百里良骝的人给捉住。

    捉住还好,就怕被那个显然心狠手辣的家伙问都不问,就给他来个杀人灭口!

    又惊又怕的心境之下,他哪里还敢冒险出去转,只要窝在中心村委会的小楼里,和大家在一起。

    黑龙骁现在极端后悔。

    他如果不鬼迷心窍,如果不参与这个活动,他还在那里不动声色没有人知道地隐藏在暗处呢。

    那样,他在人生地不熟的地面,谁知道他是老几?

    如果继续留在东北他自己的地盘,那就更好了!

    想动动,可以呼风唤雨。

    不想动,也可以潜伏当蛰龙。

    可是现在一着不慎,惹来无边的麻烦,甚至生命都受到了威胁。

    非常严重的威胁。

    这不都是我自找的吗?

    果然是老言古语讲得好,烦恼皆为强出头啊!

    现在既然已经这样,做多错多,先隐忍一段时间再说吧。

    可是他打算当缩头乌龟了,赫连云天却没有那么容易放过他。

    你把我们架在火上烤,岂能让你一边凉快?

    不烤烤你我赫连云天岂能干休?

    说不得,要烤糊也是你黑龙骁先糊!

    在别人地界,哪能凭你的心意想干啥干啥?

    尤其是在他们这个弱肉强食的圈子里,靠隐忍就能平安无事,肯定就是白日做梦了。

    于是,赫连云天笑眯眯乐呵呵地对黑龙骁说:“黑龙骁老弟!我有一事要打扰你一下,耽误了你的闭目养神,甚为抱歉。

    “久闻你在东北势力庞大,并且已经发展到了京华地区,估计你早就对今天这个心动有所布置,平且积聚了强大的力量。

    “否则,岂不是与你的大名鼎鼎很不相配?

    “今天我们这里的局势到了这个地步,我敢保证也是你老弟的计划之一,同时也是你主导之下达成的!

    “难道现在我们已经到了紧急关头,你还要甩手不管,任凭我们的人给你打头阵,损兵折将,甚至彻底败亡吗?

    “我和你说过,我们现在是一条线上两只蚂蚱,跑不了我,也同样跑不了你!

    “跑不了我倒没什么,跑不了你你就亏大了!我没有说错吧?

    “你在东北搞出了偌大基业,就为别人作了嫁衣裳了,岂不痛哉?

    “如果我是老弟你,我就趁现在还不太晚,调集最大的力量来保卫老弟你,然后我们并肩战斗,攻破危局!

    “不知道黑龙骁老弟意下如何?”

    说吧,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窄窄的直线,里面的锋芒如同锋利的刀子,直刺黑龙骁。

    这个东北枭雄,一时之间,竟然不敢于他对视!

    其实大家都是道上的人,虽然黑龙骁对道上的道道知道得更多,但是赫连云天所知道的道道虽然少了许多,却都是最基本的道道!

    最基本的道道就是一条,如果我必须死,那么你也别想活着。

    生死之交,道道再多有没有什么用处。

    俗话说,人死道消,就是这个意思。

    本来这些话如果泛泛一说,在东北霸龙这位枭雄老鸟面前不起什么作用。

    这都是他对别人玩剩下的老生常谈,他每天都在玩儿。

    如果他玩儿的话,起码高明一倍以上!

    可是看看的环境,他就知道,他敢嘣出半个不字,就是脑袋搬家的下场。

    那些手拿明晃晃圆首鬼头刀的行刑队员听了赫连云天的话,此时全都踏前一步,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他就非常明白地知道,这个时候想搞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白搭。

    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持,还想耍小聪明,都是把脑袋搭进去的买卖。

    相反,如果有了足够力量支持,那么那个阴谋诡计就非常有效!

    就如同赫连云天玩的这一手一样。

    这个时候,

    如果他还想借着别人的力量蒙哄过关,实在就是跟自己的老命过不去!

    如同东北霸龙黑龙骁这样的一方霸主,一生中生死攸关的事情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次,能够活到今天,无一不是惊险过关。

    今天,黑龙骁相信凭借自己的经验和胆略,尤其是自己预备的力量,断然会化险为夷,甚至会反败为胜。

    但是关键的一步是,现在要装孙子。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