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558章 每人一票

正文 第558章 每人一票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每人一票绝对不行!”

    唯一的女子声音,肯定是鲜于靓颜。

    眼看那个傻子拓跋东北,一口就要把拓跋西南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反败为胜的机会给送掉,她顿时急了。

    她不但提出了尖锐的反对意见,还进一步建议把这五个外来者排除在决策圈的外面。

    “这件事情,确实如同慕容大哥所说的那样,关于我们这些人的身家性命,绝不能交给别人的手里,否则我们不是如同羔羊一样任人宰割?小女子我认为应该这样——从拓跋家里下来的五位哥哥还有从东北那圪塔过来黑龙骁大叔的都没有投票权!但是鉴于他们都是从大地方来,眼界开阔,知识面宽,不比我们乡下人眼界狭窄,缺乏知识,可以给他们发言权,可以充分发表意见,但是不影响我们的决策,这样作各位叔叔哥哥觉得如何?”

    慕容跋扈受到可爱小妹妹的表扬,大嘴咧得就跟瓢一样地笑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丑得如同包黑子一样的黑大个也有!所以她也喜欢漂亮得鲜于靓颜。

    况且他也就是黑,实际上并不是真丑!

    对,顶多就是英俊得别有特色而已。

    得了别人投来的一只桃子,必须回报给人家一个李子,乡村人的最基本文化礼仪他是非常情况并且遵照实行的!

    所以当他笑着的大嘴咧到一定时候,就开始说话:“嗯!鲜于小妹妹说话就是有道理!果然是人漂亮,说话也占理!对,就是这个意思,每人一票,没有那些外来户的份!”

    他本来就是拙嘴笨腮,不善言辞,刚才差一点给乱刀分尸,更惨的是,分尸之前,还有一个刀劈活人,打不是对手,理讲不过别人,无比气闷,幸好那个拓跋西南力挽狂澜,这个鲜于小妹妹旗帜鲜明,让他出了一口气!

    说完刚才的话,喘了一口气,觉得话没说完言犹未尽,又自己接上了自己的茬。

    “还有啊!你们这些今天才到这里的恶客,凭什么你们就来命令我们?如果是一般的帮忙,比如受受累,出点钱出点物什么的,我们也就听了,可是你们是让违反乱纪!是让我们造反作乱!事成了,你们拿到好处跑了,等强大的国家机器一来,那谁顶得住?还不是好处你们得,后果我们顶缸?能不能成还不一定,一旦失败,我们立刻就是不死就伤,你们不会拼在第一线吧?否则你们也不会找到我们这里了,难道你们不会直接和他们干吗?可见你们干不过他们!”

    这慕容拓跋一番话说下来,让熟悉他得几个人都觉得要对他刮目相看才行!

    难道刚才那个钢刀近身让他的思路畅通了?

    还是偷吃了人参果提高了灵智?

    这个时候,感到最生气的是那拓跋五虎。

    五虎之首大哥拓跋不从心中一阵膈应!

    本来发展的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风向变了?

    主题不是如何遵行家主拓跋归天的计划吗?

    怎么变成了对我们这些人的口诛笔伐了?

    难道这就是经常说的我他娘一直不信的“穷山恶水出刁民”?

    哼!你再刁,还能刁过我们皇城根五霸?

    今天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

    想到这里,他呼的一声站起,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

    大喝一声:“反了你们了!都给老子住嘴!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右手伸进前胸,摸索了一阵,掏出一物!

    因为这中间的过渡略长,引起人们心中一阵吐槽。

    你也太差劲了,演戏都不规范!

    你让我们看你手中的什么东西,却把手伸进去现掏,你就不会先掏好然后再说吗?太不规范!

    这当儿,人们看到了他手中的物事。

    那是一个屎黄颜色的小黄饼饼,大略是一个圆形状态,却不甚圆。

    大家一看,不知道那是何物。

    慕容拓跋先入为主,本来就瞧不起这几位二世祖,觉得那顶多是一个金饼子,多半还有大部分是黄铜。

    可是,拓跋东北、拓跋西南看到以后,就有一股心惊胆战的心境悠然产生!

    那上面似乎迸发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威能!

    那似乎和拓跋家族的悠久历史有关?

    但是到底是什么,他们一时却搞不清楚,大概有人提到过,但是从来没有经历过,就印象不深。

    正在犹豫不决,不知所以,突然一道整齐的哗啦声响起,然后就是咕咚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众人一惊,原来是那十二位星星队员,全都跪在地上!

    然后整齐一致地高呼:“见牌如见人!魏世祖亲临!”

    拓跋西南、拓跋东北现在终于明白那是什么了!

    满身大汗如浆涌流而出,头皮发麻,顾不得别的,也是咕咚一声跪倒当场!

    其中那个大哥慌不择路,连面前有个桌子都没有时间躲避,就地跪倒,双膝跪在地上的同时,前额也撞在桌子上!

    其他人再定睛仔细一看那个饼饼,果然发现中间又一个大字,应该是手写体的“魏”字,别的笔画虽然不甚清楚,那个鬼字尚可辨认。

    到了这个时候,既然魏世祖拓跋珪的后人都认了,别人也就不要深究了,管他是魏还是鬼,都是拓跋家的事,与别人无关。

    慕容跋扈、鲜于靓颜、还有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赫连云天、甚至还有黑龙骁都认为这是他们家里的内部事务,跟自己无关,等多就是看看热闹而已,如果需要回避,他们可以去一边的屋子待会儿。

    可是似乎有些天不从人愿,树欲静而风不止!

    那个手持黄饼饼的拓跋不从大喝道:“见到始祖令牌还不跪下?行刑队听令!在场所有人,凡不跪倒者,一刀给我砍了脑袋!”

    此话一出,众人无不脸色大变!

    这话的威严程度比开始那个拓跋东北的命令强大了一百倍!

    一直跪着的行刑队员轰然迎合,嗖的一声站了起来!

    另外一声嗖也在站立过程中发生,原来那些圆首鬼头刀又都出了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