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458章 要不这样

正文 第458章 要不这样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要不这样,我同意你在投资转换方面提出的所有要求,你在选择约盟襄的这件事上,答应我的要求”

    双方都在等待当中,但是都没有等到期待的结果,还是商子政打破了沉默,率先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

    他现在心里越来越没有底了。

    如果顺利的话,他应该早就收到消息了。

    等待时间越长,说明事情越棘手。

    事情一旦难以解决,那么成功的可能性越低。

    那么他能够当作谈判筹码的东西也就越少。

    到目前为止,那个边界划定的筹码,已经使用了,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

    现在这个投资转移如果再送出去,就没有筹码可用了。

    而自己真正要得到的东西,就是那个约盟襄的位置,还八字没有一撇呢。

    再说,即使把那个阎旺财抓到,也只是对救那个混小子有利,也基本上帮不上这件事什么忙。

    因此,他当机立断,提出这样一个方案。

    实质上就是摆明车马,利益交往。

    这种利益交换,比商场上的商品交易,要复杂一百倍!

    其中的各种因素考虑,所承担的风险,可能获得的收益,都比商品交换大得多。

    甚至如何计算,都不是一般的方法所能确定的。

    比如风险这一块,谁提出这样的建议,谁就要冒极大的风险。

    这样的风险包括被拒绝的风险,被举报的风险,还有被公布于众的风险。

    被拒绝不过就是他的名誉受到损害,利益受到损失。

    被举报就很麻烦了。

    轻微的可能被有关部门问询审查,甚至被请去喝一杯茶。

    这是没有坏的结果情况之下,但是也耽误了时间,影响了正常工作,被人怀疑和猜测,甚至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其中一条被有关部门盯上,暂时没有查出问题,并不觉得你没有问题。

    他们就是干这个,吃这碗饭的,岂能轻易收兵?

    而且这种利益交换,说小不大,说大绝对不小!

    因为到了利益交换这种程度,多少都涉及到个人利益在里面,否则谁会那么卖力气。

    如果双方都有个人利益在里面,那么这种利益交换的公开层面,可能就是一个幌子,为了是不公开的那些效果。

    那么为了掩盖不公开的东西,表面上就要做得公平,没有毛病。

    但是如果只有一方求私利,那么他为了争取对方的配合,必然要牺牲公家的利益。

    这就必然要留下线索,也就经不起检查。

    这样的事情一被抓住,那些正在寻找机会斗争昂扬的有关部门岂能轻饶?

    还有那个公布于众的风险,似乎更高。

    为什么更高呢?

    因为一旦天下人都都知道了,也就变成了不可控制的东西。

    众口铄金的力量,铄你一个没有了根基的官僚,那还不轻而易举?

    众口铄金的力量,可以积非成是,你本来就不干净,从小非积成大非,也就水到渠成了。

    而从大非积成巨非也并非不可能。

    众人眼中的巨非,难道有关部门会任你逍遥法外?

    这就不是喝一杯茶的问题了,他们会请你吃一辈子的饭,绝对免费。

    也许请你吃一粒花生米。

    总而言之,一旦被举报一见光,风险就无限加大。

    所以,这些在位的人素质要求之一,就是胆子要非常大,胆小的绝对不行。

    在政治经济之间游走,好比在悬崖峭壁之间走钢丝绳,一般人看都不敢看,他们却可以游走其间,怡然自得,如同吃饭。

    这也是为什么中华上国有一个学科叫做政治经济学,就是因为这种政治和经济二者在实践层面的密不可分。

    高手都是驾驭二者的专家。

    而那些比较僵化古板的国度,比如美利坚合众国,他们有经济学,也有政治学,但是绝对没有政治经济学。

    所以,一旦遇到这种更高级、更复杂的挑战,他们就只有败北的命运了。

    哪里比得上中华上国,各级官员不但学的十分彻底,相关知识非常娴熟,而且学而优则仕,在官场身经百战、久经考验,各个都是百炼成钢。

    试想一下,他们中间的出类拔萃者,派出几个对战那些僵化国度的僵化官僚,岂不是立于不败之地?简直都有点胜之不武了。

    商子政浸淫官场二十多年,政治经济学已经达到融会贯通的程度,二者中间的转换、权衡如同空气流通一样自然,而且觉得心安理得,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稳如泰山,不动声色。

    百里良骝看得暗暗佩服!

    这脸皮要多厚才能把满足私人利益的要求提得如此行云流水冠冕堂皇啊。

    既然对方摆明了车马,他也不能不着边际,必须来点儿真格的。

    “既然老哥没把小弟当外人,小弟也就开诚布公地说说我的回应第一,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老哥说的是商无咎吧我已经看过所有申请人的资料,平沟一把的条件还是过硬的!当然,还有其他几位条件也相当不错,与商无咎不相上下,不管怎么说,商无咎可以算在第一批考虑的名单里,这样他就领先了大部分人第二,就是实质上的综合考察,包括政绩、官声、知识结构、工作能力,这样的综合评分如果商无咎不低于他人,我会优先考虑他的!我想我能作的可能只限于这一点,至于第三点,我想老哥你比我清楚,就是这样的职位需要上面点头,这个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我想凭老哥的能量、凭老哥庞大家族的巨大影响,能够能够轻易摆平吧”

    如果政治经济学分析能力比较高的人一听,就会知道,百里良骝说了半天,就是打了一套太极拳,什么实质性的实惠都没有答应!

    作为成熟的政治经济学操盘高手,必须坚持一条,不见兔子不撒鹰!

    实际上,他给出这个答案,对对方的真正好处就是,他不会反对那个商无咎当选,同时,也给他当选的可能性。

    这个当然可以看成是商子政的胜利。

    如果他奢望百里良骝保证商无咎成功,那他就太不成熟了

    。

    同理,如果百里良骝保证商无咎当选,也就证明了百里良骝不成熟,既然不成熟,也就不值得信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