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208章 刮骨疗毒

正文 第208章 刮骨疗毒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

    “刮骨疗毒还有一线希望!否则这家伙必死无疑!”

    华升也知道这蛇毒性凶猛,没有半刻耽搁,就连人带那个蛇头搬到帐篷里。

    他拿掉了蛇头,才发现那条毒蛇的临死一口,入骨三分。

    不但咬透了皮肉,而且要咬进了骨头,并且断在了里面。

    被咬到的部位是小臂的上部,接近胳膊肘。

    两个明显的牙痕表明两根毒牙都进入了他的胳膊。

    一根已经断掉,露出一个底端;另一个只留下一个窟窿,没有断牙。

    一条红线,正在顺着小臂到肘部到大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上爬行,一旦与心脏的位置持平,人就死亡临头。

    华升看了一下这个症状,立刻做出诊断,必须刮骨疗毒,必须现在就做,必须五分钟内做完。

    否则大罗金仙降临也没咒念了。

    这个时候,阎旺鼎的脸色已经发黑,一股股黑气往外腾腾直冒,可见毒性之猛烈。

    可是他还在那里没心没肺地笑,还在劝别人。

    那个被劝的是陈落雁。

    她一看阎旺鼎为了救自己被蛇咬到,就快死了,不由得出了。

    当然她大咧咧的性格,哭的技术也有限,就会瞎咧咧。

    “我说你可不能死啊!你是我的小奴,哪能随便乱死?小奴的事情很多还没有干完!就是你死了我也要把你拉回来,继续干活!你死了我怎么办啊?呜呜!娃娃!”

    哭了半天,才寄出几点眼泪。

    果然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到了伤心处,必然有泪弹。

    她虽然不是男儿,但是她是女汉子,估计大体适用。

    看到自己的主人哭,虽然哭的非常不着调,阎旺鼎这个当小奴的也就不挑不拣了,只是觉得好笑还是要笑的。

    他的那个笑,表面上给人的感觉是淡看生死,当然实际上他也是淡看生死,但是他的笑却不是为了这个,而是觉得自己的主人那个哭,实在是很有趣,不能不笑。

    大丈夫死则死矣,该笑的必须笑,才算死得其所。

    而他觉得最大的笑点就是那句“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喂喂!我只是你的小奴哎,不是你的丈夫,也不是你的情郎!

    有你这么哭的吗?哭的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你什么人了。

    难道已经是蛇毒上脑,让我脑筋不清楚了?或者产生了幻觉?

    这个笑点可以笑三个月,不过先笑三天过过瘾!

    还有那个不准乱死,也相当有笑点。

    嗯,对!这个要求很合理!

    我要不就不死,要死就死得整整齐齐、按部就班,总之,绝不能乱!

    再有就是那个死后再拉回来把活干完,嗯,这个好,这个绝对是好。

    好就好在给我个理由,决对不能把活干完!

    否则,这套话就成了“你安心走吧,别回来了,没活给你干了”。

    那样我老阎岂不就悲剧了?

    断然不可!

    可以没饭吃,不能没活干。

    一边胡思乱想,无边的思绪飞进脑际,一边口里说着甜言蜜语。

    “主人、主人!你哭个啥?小奴就是一个小强!这条蚯蚓哪能伤得了我?放心吧您啊,没听说好人不偿命祸害活千年吗?小奴我就是那个大祸害,能活万年!那头大乌龟都不是小奴我的对手!不过小奴在主人面前,就下也不是了!主人花容月貌、万寿无疆、沉鱼落雁、菩萨心肠,小奴我在主人您面前服侍一天,此生不虚矣……”

    趁着他神神叨叨,华升哗啦一声扔出十六把飞刀,当然都是很娇小的那种,分布在阎旺鼎受伤个那只胳臂伤口四周,这些飞刀都都是截住蛇毒继续上升还有止血作用的,然后又是飞刀一闪,那把大一点的飞刀出手,开始切割。

    只见那个受伤的地段,红肿并且开始腐烂的肌肉如同削萝卜一样,被一层层削去,然后放在一个特备的盘子里,有人去专门处理。

    转眼之间,那片肌肉被清除干净,而没有被清除的健康好肉,也被从骨头上剥离,如同席子一样被卷了起来。

    马上就露出了森森白骨!

    不,是一段黑,两段白的骨头!

    因为被那狠毒的毒蛇咬中的那一段臂骨,已经全然变色,漆黑如墨!

    看那颜色,就知道那种蛇毒多么剧烈。

    也可以想象,那条毒蛇是多么地对阎旺鼎恨之入骨。

    那么浓烈的黑色,岂不是把它满腔的蛇毒全都倾注到他的手臂上?

    这个时候,阎旺鼎的痛楚已经到了新的高度,虽然还在那里和陈落雁胡侃,脸上还努力带着谦卑的笑容,可是透骨彻心的疼痛让他的声音颤抖,也让他的笑容尴尬勉强。

    陈落雁虽然大大咧咧,这个时候还是感受到了阎旺鼎痛彻心扉的状态,不由伸出玉手抓住了他的手,意欲通过这种方式给他一些支持和安慰。

    正在那里全力抵御痛楚的挨刀人,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小奴还是主人了,一把抓住来手!

    抓到手里以后,才知道是自己主人的纤纤玉手!

    但是这个时候,他势不能就此放手,但是有不敢再继续加力,唯恐伤了玉人,还是主人。

    在痛到极点的当口儿,手里有东西抓着,又不敢用力,那种味道,简直是史无前例前所未有的酸爽。

    这个时候他有点后悔,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充硬汉。

    没有开刀之前,华升例行公事地问他是不是要用麻沸散,就是华氏家传的古老麻醉汤药,可以让挨刀之人挨刀之前来上一酒盅,就可以在挨刀过程中一无所知。

    不过,阎旺鼎也是熟读三国之辈,知道关二爷没用这玩意儿,他难道还不如古人?

    关二爷一边饮酒一边挨刀就此名扬千古,今天我老阎得此千载难逢的良机,岂能不借这个机会扬名立万?

    我老阎这一下挨咬、接着一下挨刀,可不是白白受苦的。

    嗐!那都是瞎扯,糊弄新闻记者的。

    实际上就是在美女面前逞一下英雄。

    美女是谁?这还用问?

    在我的美丽的主人面前,谁有胆子称美女!

    阎旺鼎在那里热闹,华升也已经到了紧急关头。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