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192章 再来再来

正文 第192章 再来再来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

    “再来再来!哈哈哈!”

    抓到一个活的,阎旺铎乐颠了馅儿了。

    还是这真刀真枪和虚无飘渺的结合威力大啊!

    当然不能到此为止,还要继续抓、多多抓。

    最让他高兴的,是他可以夺命、可以续命了。

    这个俘虏来的好啊,就如同久旱之后得到了的甘霖啊!

    也好像饿了十天以后得到一大块红烧肥肉!

    他很辛苦地压下了现在就要夺命的强烈渴求,要继续斗下去,多逮住几个活人,过了这村儿就没有这个店儿了。

    夺命续命过程,需要安静,不受打扰,他是不能一边干别的一边干这事的。

    他吩咐手下将赵飞虎押下去,监禁在他的住处,严密看管起来。

    然后马不停蹄,选派了下一个出战的对手。

    这一次,他就没有太费心思,知道要抓活人,主要还是靠佘幽玲的专长。

    一个愣头青的小伙派了出去,名字叫做阎旺牛。

    一手提着一把大斧,撒丫子就上了阵。

    一边跑得飞快,一边舞动大斧,一边高叫:“对面的听真!我是阎旺牛!快出来一个块儿大的,让你牛爷砍个痛快!”

    与阎旺铎等人兴高采烈不同,百里良骝等人都陷入了沉默。

    折了一个战友,不是大问题,但是对他们来说影响很巨大。

    这是考察队迄今为止,折损的第一个人。

    虽然在加入考察队的时候,大家都心里清楚,他们要去的地方,充满了未知的危险,死人的事情随时都可能发生,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

    这些人能到这个程度,别管是武功还是某些方面的知识,都是靠着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坚韧实现的,所以明明知道前面的路上困难重重,还是一往无前,绝不后退的。

    不过,真要是不好的预见真的发生的时候,大家还是会兔死狐悲。

    因为今天的他人,就是明天的自己。

    更郁闷的是百里良骝。

    人是被活捉了,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

    这赵飞虎和前面的两个人比,武功智谋都是只高不低。

    而那个对手的水平,也没有和前面的高哪里去,基本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而且开始的时候,二人明明是打了个平手,而且赵飞虎还略占上风。

    怎么突然情况就急转直下,赵飞虎就明显不行了呢?

    还有即使落了下风,也能坚持一会儿吧?

    可是他一出现情况,两个回合就给生擒活捉了。

    如果不是事有凑巧,两把锤子挡住了双钩,他的脑袋当场就被削飞了。

    各种迹象综合看来,这里面必有古怪。

    只是不知道这古怪到底是什么。

    于是,百里良骝找到武凌霜,告诉到尽量拖延出战,他再去审问一下那个阎旺鼎,看看是不是能够找出一些端倪。

    同时对那些还没有出战的人嘱咐,对敌时要特别小心,发现意外,可以立刻停战撤回。

    即使那个时候情况不允许撤出战斗,也可以大声疾呼,把相关情报传回来。

    嘱咐完毕,百里良骝就去羁押俘虏的地方。

    走了几步想了想,就把陈落雁也叫上了。

    百里良骝之前已经审问过那个黑粗大个,但是效果不是很理想。

    别看他不是那么聪明,但是骨头很硬,你问他什么,他就是一问三不知。

    如果逼急了他,他就会脖子一梗,脑袋一仰,硬邦邦来一句,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你们要,拿走!

    看守的人又气又恨,狠狠地揍了他几下。

    可是这家伙皮粗肉厚,根本没当回事儿。

    打的过程中,他竟然鼾声大作,睡着了。

    一看这个状况,百里良骝也就暂时先放过了他。

    虽然审问没有收获,战场上却发生了变化。

    赵飞虎被敌人活捉了去!

    于是,百里良骝卷土重来,再次审问这个俘虏。

    这次有了具体目标,就是问出敌人由败转胜的秘密。

    所以他就把刚才在战场上折服了这个黑大个的陈落雁。

    有了第一次,难保没有第二次!

    而且造物主造物,就是一物降一物。

    不然很难想象,黑粗大的一个庞然大物怎么被一个小巧玲珑的姑娘给生擒活捉。

    不说百里良骝那里胡思乱想,乱配鸳鸯,就是陈落雁心中也有点异样。

    那个黑大个没有受到残酷折磨吧?

    他会不会一根筋死不松口?

    他为什么没有反抗甘愿让我擒获?

    虽然傻乎乎,似乎也有秘密在他心里。

    那些都是什么呢?

    有机会问问他,他不会也一根筋不松口吧。

    路途不远,二人很快见到了阎旺鼎。

    眼看有些萎靡,还在那里捆着,似乎在打盹。

    突然,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睁开了双眼,正好看到飘然而来的陈落雁。

    他顿时浑身一震!

    萎靡的神态霎时间烟消云散,变得精神抖擞,神采奕奕了。

    看的百里良骝啧啧称奇。

    他审问他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有精神一震的时候。

    当了俘虏的阎旺鼎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

    当时在战场上,他竟然不敢好好看陈落雁一眼;现在他倒胆大了,双目大睁,不错眼珠地看着她。

    看到这深情的注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泼辣姑娘,忽然羞涩起来。

    两朵红霞飞上双颊,进而垂下了双目。

    阎旺鼎哈哈大笑,信心大增!

    转眼看到百里良骝,这小子大概昏了头,完全忘记了这里是何地,他是何人,大怒道:“你怎么又来烦人?不知道你这是捣乱行为吗?快出去,我要和这姑娘单独说话,听到没?”

    搞得百里良骝哭笑不得,这不是颠倒角色了吗?跟这样的混人有理也说不清!

    陈落雁不得不出头说话了。

    “黑粗大!你是俘虏!我们是来审问你的!你要老老实实交代!听到了没?”

    阎旺鼎晃了晃脑袋,似乎是要自己清楚,思考了一会儿说:“这样啊?让我说话提供有用的东西,他不行!我一句话都不会告诉他!你行!我会全部都告诉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答应了我就说,不答应的话,死也不说!”

    百里良骝心道,谁说这个黑大个傻,看这讲条件的时机选的……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