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144章 马厩牛圈

正文 第144章 马厩牛圈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马厩牛圈,是大家确定的下一个考察项目。

    本来刚才在梨园的时候,一边闻着那香喷喷的梨子,一边看着那黄澄澄的硕果,人人食指大动,盼望着考察结束,就可以品尝那款无上佳果呢。

    即使吃不到,也可以在那个氛围中,把今天的那份干粮吃掉,也把今天的那份饮料喝掉。

    没有想到,又一次经历了被拒绝。

    虽然大家已经被这样的事情搞得麻木了,心中的沮丧还是相当深重的。

    心情不好,大家也不顾吃干粮了,决定继续考察,等完成今天的考察任务以后,再回去吃东西。

    如果顺路的话,下一个项目就是畜牧场。

    百里良骝已经意识到,古农坞的农作物、果树、畜牧场等项不同的产业,都是分隔开来的。

    一个隔离带只有一种作物或者果树。

    关于这个分隔,氾源子特意作了解释。

    说是为了保证其各种作物的原有品质、原有功能,这里严格遵行分开种植的规矩,绝对不允许两种作物混杂。

    各种牲畜也是一样,它们都是各从其类,禁止种间杂交。

    比如外面世界的马和驴的后代骡子,这里是绝对没有的。

    根据氾源子的说法,那种种间杂交,一代而绝,虽然有些能力获得了提高,但是整体能力下降,而且极大地缩短了它们的生命。

    这种短期伤害长期的做法,是和古农坞的根本原则背道而驰的。

    更主要的是,是和造物主的旨意背道而驰的。

    造物主为什么要造一种动物或者植物?

    因为他有特定的目的,需要这种被造物去实现。

    也只有这种被特殊制造出来的被造物才能完成那个任务。

    否则,造物主为什么要造那个东西?

    如果可有可无,如果可以随便改变,造物主就没有必要去造那个东西了。

    但是这仅仅是事情的一方面。

    违背了造物主的旨意,改变了造物主的特殊被造物,等于影响了造物主的特定目的实现,这就是直接悖逆造物主。

    人作为被造之一,他的天然义务,就是遵从造物主。

    否则,必定受到造物主的惩罚。

    一个顺理成章的事实就是造物主既然可以造物,必定有能力管教这个被造。

    在这个被造物悖逆的时候对他惩罚就是管教的一种。

    而这种惩罚到什么程度,当然也是造物主决定的,而不是由哪些悖逆造物主的人来决定。

    外面世界的那些人短命、生病、死亡等等,都是这种惩罚的一些方式。

    当然,各种被造各从其类,违背这个原则就是悖逆造物主,只是一种悖逆的表现。

    其它还有许多种类,难以尽数。

    总之,一旦有了悖逆之心,各种悖逆行为就会层出不穷。

    而从心里就只有是顺从,比如古农坞这样,就会从各方面都是顺从的行为。

    只要心怀顺从,哪怕犯傻做蠢事,也不会影响生命的永世长存。

    同理,心怀悖逆,哪怕把事情做的花团锦簇,也于事无补,该死还得死。

    百里良骝听罢,长叹一口气。

    这个生死攸关的问题,终归是无从回避,无论什么话题,都要归结到这里。

    他也恍惚知道那个直播的事情,这个事事联系到生死的问题,他们这些年轻人,而且已经进入了古农坞,耳濡目染,知道外面的非,这里的是,还能承受,还能自省。

    可是,这让外面的人,尤其是那些位高权重的老头子们,情何以堪啊。

    氾源子往右一指,那里有一群高头大马,正在不用扬鞭自奋蹄,跑得飞快,如同一团火烧云,风驰电掣。

    看那形状,看那颜色,看那速度,华升吃了一惊

    都是赤兔马?

    由于先祖给关公疗伤,在刮骨疗毒之余,曾经看到过关公乘骑的赤兔马。

    华佗广为人知的技能是医术,但是还有一项本领就是丹青。

    他是一位丹青高手!

    为关公完成第一个疗程以后,他忙里偷闲就把那匹马画了下来。

    这副赤兔马宝图,从此也就成了华家的家传之宝。

    华升一直保存至今,而且经常观赏临摹,所以非常熟悉。

    他估计,那幅画的市值,至少不低于十个清明上河图!

    不过,就是拿出一百张清明上河图,他也不会出手。

    因为那是华家的非卖品。

    他断定那一群马,都是如同赤兔马一样的优良品种,绝对没有混杂其它马种,一直保持最原始最纯正的品质。

    这个时候,它们已经跑完一圈,全都踅了回来,靠进他们这群人。

    大概这也是它们的习惯,只要这里的乡民前来,它们就借这个机会和他们亲近,平时则自己在马场自由驰骋。

    可是在离开他们大约十丈开外,这些俊马全都驻足不前了。

    它们嗅到了肮脏的气味!

    越是好马越是对气味敏感,它们这些天马,马中的贵族,断然不会吸入腌臜气味。

    陈峰山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当然不会让它们勉强近前。

    可是既然来了,必须要亲近一番!

    只见他腾身而起,凌空跨越,向马群中一匹头马飞了过去。

    那头马心有灵犀,一声长嘶,一步跃上半空,向陈峰山合身纵去!

    人马在空中相遇,陈峰山凌空一个鹞子翻身,稳稳地落在马背上!

    那马没有落地,而是直接一个一百八十度回转,向远方直射而去。

    马群一声嘶吼,也尾随而去。

    众人看的眼花缭乱!

    唯独闻人异香满眼都是星星闪烁。

    峰山哥哥的身姿简直美得欲死欲仙,让人深深陷入,不能自拔!

    氾源子评论道:“这孩子别的方面还是很稳重,唯独见了这些马,非要和它们胡闹一场不可好了,不管他了,我们看这边,这些天牛,也都是天生异种,奇妙不让那些俊马呢。”

    氾源子左手指向左边的山地。

    这里说是马厩

    牛圈,既没有马栏,也没有牛棚,只是两块地方中间有一处分野,从那里分开,右边归那些马,左边归那些牛。

    马牛和睦相处,但是从来不过界往来。

    而且这些都是它们自觉遵守,从来不用人来管理。

    众人转头看去,只间一个山坡顶部,一头魁伟的黄牛,面向众人,“哞”的一声吼叫,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又遇天生赤兔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