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90章 正统不正

正文 第90章 正统不正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

    “正统不正,却是孔夫子坚持的,也是历代孔孟之徒,历代统治者遵行的;而贵先祖才是正确的,这是你的结论是吧?我这个人比较性急,所以帮助你概括一下,通今老弟不介意吧?”

    看到闻人通今的话题有些散,百里良骝收拢了一下,他还是受到那个不良校长叫他们回去汇报成果的影响。

    “对!孔夫子主张和维护的正统不正,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先祖坚持的是否正确,我觉得只是一种可能;孔夫子的肯定错误,对先祖的可能正确,我从客观的角度来判断,肯定支持我先祖,虽然他的所有作为,只是限于他的一些想法,关于我这个立场,我想占用大家几分钟时间,把我的总结和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为什么说孔子的正统不正?我们先看看这个所谓正统的来援——它的来源就是那个统治者!孔子的核心思想就是维护统治者的一切,君为臣纲,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那么统治者的一切说到底是什么呢,就是一个君王的意志,他的统治,他的利益,他的目的,他的喜好;孔夫子的主张就是围绕这样的一个人转,对他绝对服从!因此孔老夫子的核心观念是上没有天,下没有民,只是中间一个君王,就是他创造出来的一个至高无上的核心权威,主管一切。

    “正确的秩序应该是第一天意,第二民意,第三才是在中间作代表作中介的君王的意见,而孔夫子把第三位的君王绝对化,就把整个政治现实和历史带入了一个错误方向,君王的旨意会越来越集中在他的个人喜好和利益,而根本不顾天意和民情,所以我说孔夫子的所谓正统,从开始到最后贯彻始终的过程,就不是正统,而是错误的道路、错误的方向,所以才造成道德败坏以及各种问题,其中一个经常被人误解和忽略的现象就是农民造反。”

    这个题目似乎有点高深。你为女士没有昏昏欲睡就是给说话的人面子了,让她们给予热烈回响看来没有指望了。

    不过,闻人博古、百里良骝绝对是非常感兴趣。

    甚至华升都很是投入。

    他华家一直以来可是非常关注民生的。

    百里良骝道:“看来被人们长期以后认为理所当然的正统真的很成问题!但是你说的农民造反和这个关系如何?听你的意思也是一个被误解的方面,与那个所谓正统同病相怜?”

    “正是密不可分!农民造反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已经走投无路,眼看就饿死,不得不反?如果那些统治者有正确的正统观念,是不是应该以民为重,根本不应该让民众困苦到要饿死的境地?他们自己花天酒地,民众都要饿死了,他们还要横征暴敛,满足他们的花天酒地,以至于不造反立刻就饿死!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他们把自己和民对立起来,为了自己的享受,置民众于死地!这样的统治能是正统吗?和民对立,是什么人?实际是民的敌人!民的本质是什么?是国家的主体!和民对立,是民的敌人,实际是这个国家的敌人!一个国家的敌人,怎么就成了这个国家的正统?也就孔夫子这样甘当那些君王的吹鼓手才弄出这样一套理论,实际就是强盗理论!道德败坏、名不聊生、积贫积弱、国将不国,都是孔孟之道推行的后果!”

    这个东西果然气人!

    看看把闻人通今给气的!

    他不过是说说而已,在那个所谓正统之下生活的人,受那个所谓正统打压了两千多年,该有多么气愤,就可想而知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现在我也明白了孔孟之道是一个根本性地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理论!他那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但是实质就是与民众对立的,这个要说清楚!他们如此草菅人命,自然也是和生命之道背道而驰了!既然如此,贵先祖反对他,他就应该是正确的了,这个你不妨也说说?”

    “好!既然良骝兄想听,我就简单说说。”

    闻人通今有了些笑容。

    “第一条,孔夫子说先祖的心思意念与正统相反,与众不同,剑走偏锋,铤而走险,要去的都是没有人经历过的险境,这证明了先祖没有和他们同流合污。

    “第二条,孔夫子说先祖不但思路极端,而且还指导了他的行为,导致他行为邪僻,如果偶然为之还可以宽容待之,偏偏他还顽固坚持,一条路走到黑;这也说明了先祖意志坚定,就是不和他们同流合污。

    “第三条,孔夫子说先祖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都是为他的的思想和行为狡辩,把一个与正统背道而驰的思想,以及按照那个思想指导的所作所为,愣说成是真理;言外之意就是,先祖说孔夫子所谓的正统是谬误;这应该是最早对孔夫子的正统揭发和驳斥的系统理论,先祖具有远见卓识。

    “第四条,孔夫子说先祖把与正统观念和行为不同的事情念念不忘,完全违背了应该为尊者讳的这个严格训条,最可气的是他还把这应该讳言闭口不谈的东西全部搜集起来,在那个圈子里谈论不休,一点也不给孔夫子等头面人物留面子,一味造谣惑众,只有灭了他,天下才能太平;这显然是说,先祖的存在和思想,已经严重威胁他们所谓的正统。

    “第五条,孔夫子说先祖不走正统光明正大之路,而是跟着那个反正统的邪僻思路和行动走,并且从中得到好处,受到那些追随着的泽被,也就是被他们拥戴和供养一类的事情;这一条证明了先祖被人拥戴,这是孔夫子最害怕的事情,因此非杀不可。

    “由此可见,先祖所为,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坚决不同所谓正统同流合污;然后有一些自己的主张,而且非常坚持,并且得到民众的拥戴,这样就被孔夫子这个伪正统所不容,必欲杀之而后快!然后就在统治者的配合下,成功地杀了先祖,从而也使得他主张的错误正统横行了两千年,哈哈,历史就是这样,充满了嘲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