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18章 此仇不报

正文 第18章 此仇不报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商子商今日立下此誓,若有违誓,让我他奶奶的名字倒着写!”

    带头的那个年轻人飞了出去,经过数度努力,也没能站着落地,最后还是屁股先着了地,全身酸麻,趴到了地上。

    这家伙也是一股犟劲儿,一个懒驴打挺,爬了起来,脸色煞白,气的、憋的!。

    突然又红了,羞的、臊的!

    然后对准美食楼门口,声嘶力竭地一通叫阵。

    发了誓言以后,才算出了一口邪气,打算走人。

    接着,另外那四个人也鱼贯而出,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全都是一个姿势,浑身松软,狗刨一样着地。

    他们追随商子商已经成为习惯,空中飞行的时候,就听到了商子商的豪言壮语,当然不能落后,未及起身,趴在地上,就跟风高喊。

    “我吴达彪的名字也倒着写!”

    “我宗人为的名字更倒着写!”

    “我蔡无花的名字才倒着写!”

    “我马夜草的名字必倒着写!谁也别跟我争!”

    本来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让这四个队友愣是搞成了一出闹剧。

    商子商哭笑不得,气也不打一处来,飞快地上去,一人踢了一脚!

    吼道:“还不快起来,躺在地上光荣啊?还有,你们长点脑子不行?我们又不是比赛名字倒着写,那么争先恐后干嘛?我们是立誓来报仇的!还有,你们以后跟我商子商混,要长点脑筋!不要傻乎乎地跑在别人后面跟风……”

    本来这哥儿几个自言自语反省自己,也没有什么;可以外面一大推人想吃美食也没有如愿,正在那里看热闹呢。

    看热闹,就是没事干;没事往往就会生非;商子商等几个人出来的时候,正好赶上这个节骨眼。

    看热闹群众正好没事闲极无聊,商子商给送来这么大一个话题,顿时群情激愤起来。

    首先是他们富后特色的语言天赋、无比丰富的话语内容、高度奇葩的格调让众人哄堂大笑!

    随后,就有不认识他们的,上去就是一阵义正词严的谴责:“你们这几个败家子,生孩子没**儿的!竟然占着茅房不拉屎,浪费了如此宝贵的名额,活该你们遗臭万年!”

    听那意思,如果一开始这几个人让贤,他就能吃上似的。

    有人贼心不死,赶紧拉住商子商他们悄悄问话:“我说哥儿们!那个名额是不是还在你们手上,我出价一百万,转让给我如何?”

    对前面那个骂他们的人,他们这五个人都无动于衷,大概是骂人被骂已经习以为常,一听这个报价,几个人的本来就有些扭曲的面容都是一阵抽抽。

    这是从里往外感到极端的肉痛!

    这么一段饭,在别人眼里,竟然值一百万!

    这还不算饭钱本身,只是一个名额而已。

    这还是第一个出价!

    有一个打头,后面又冒出几个!

    “一百万你也敢出价!一边猫着去吧!我出二百万,买你一个位置!”

    “二百万你也敢出来晃悠,把头缩回去!我出三百万!”

    “我出五百万!”

    “我出七个八,八百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我爷爷八十大寿,谁敢挡我孝顺,我跟他没完!”

    这个理由硬气!

    中华上国自古尊老,本来有几个想接着上的,默默退了回去。

    可是有人不鸟这一套。

    “都让让!我拓跋不服还没说话呢,哪有你没完的份?我一口价,一千万,别说我拓跋不服不讲理!”

    众人一看这皇城根一霸出来了,还是算了吧。

    再说,人家已经被收拾了一顿,依然不屈不挠,凭这个也得服!

    拓跋不服伸手到了商子商面前,说到:“拿来吧,哥儿们?”

    商子商黑着脸,差点没让这小子给气笑了。

    你也太搞笑了,连我有没有都搞不清楚,就横抢?

    也就我老商善良,不然收了你的钱,让你自己去里面交涉,看你到哪里去哭。

    我能进去,又能站着出来,你小子有这能耐吗?

    不过,商子商也是不想横出事端,冷哼一声,说到:“你知道我是谁?就敢把你的黑爪子伸到我的面前?活的不耐烦了不是?”

    拓跋不服怒道:“我管你是谁!我霸皇城搭理你是看得起你……”

    商子商今天烦躁,打断他的胡言乱语:“天大的笑话!我商子商用你这个小痞子看得起?去你奶奶的!”

    一把抓住拓跋不服的脖子,顺手甩了出去,然后一马当先,走了。

    其它四个人快步跟上。

    这个时候,拓跋不服才落地。

    然后就是一阵鬼哭狼嚎。

    原来的那些不久之前被揍形成的伤口又被撕裂了。

    正门之外的这场热闹,对躲在匾额后面的那几个人来说,自然是声声入耳,事事入目。

    看得百里良骝、闻人异香开心不已。

    看得洪卅七公、肇文靖眉头紧皱。

    百里良骝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到二老的表情心知有异,而且看来问题还不小,否则,难以让这两位人精动心。

    于是一个传音入密询问起来。

    这个是肇文靖解答的。

    说那个商子商的家庭背景极为丰厚,如果他真要较起真来,麻烦不小。

    不过,如果仅限于年轻一辈,还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如果商子商能说动他的父亲,那个全国最大的商界大佬出面,那么问题的严重程度就增加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不过,这还不是最严重。

    最严重的是惊动商家的家主,那才是咳嗽一声就地动山摇的存在。

    老叫花也在那里鸡啄碎米一般点头。

    百里良骝问道:“您老也知道啊?”

    老叫花道:“丐帮消息灵通天下第一,这个当然一清二楚;不过丐帮可不怕他们!”

    闻人异香笑嘻嘻问:“你们这些花子比他们钱多?”

    老叫花说:“丫头!你没有听说瓦器敢和玉器碰吗?你说谁怕谁?”

    闻人异香当然冰雪聪明,顿时明白了。

    “即使都碎了,也是玉器亏大了,哈哈,这个田忌赛马策略用得好,果然不怕!”

    老叫花笑眯眯地说:“不仅如此,我们的瓦器多;还有我们的瓦器也比玉器结实,哈哈!”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