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美食诱获 正文 第7章 你们是谁?

正文 第7章 你们是谁?

目录:美食诱获| 作者:人一介| 类别:都市言情

    ♂

    “你们是谁?”

    里面两个人吓了一跳,百里良骝、闻人异香同时32也吓了一跳!

    下意识间,四个声音同时问出。

    不过,巧合的是,四个人都是使用传音入密,没有一个人弄出声音来。

    估计有一个人明目张胆地说话,事前没有预备,肯定就把声音传了出去。

    匾额的后面,比较阴暗,二人上来的只知道有人,却没有看清楚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时候视力已经得到了调整,看清了里面的两个人。

    原来是两个清癯的老头。

    不但藏在里面,还在吃东西。

    那个东西一看就是一只鸡的形状,可惜的是已经被两个人给啃得七零八落了。

    估计这两个人也是到这里窥测的,否则怎么不走正道?

    干同样事情的人,理解别人也容易。

    而且两个老头看来就是豪爽之辈,两手同时一伸,指指里面。

    那里正是餐厅厨房的所在,有人正在那里忙忙碌碌。

    百里良骝和闻人异香有样学样,也是往里指指。

    那两个老头儿立刻离开大嘴大笑起来。

    当然是没有声音那种,依然传音入密。

    然后两个人都在那里猛点头,似乎多年寻觅,终于找到了指引那种高兴。

    然后,两个人就向中间挤了挤,似乎是在给新来的两个人腾地方,好让他们也进来。

    由此可知,这个匾额该有多大了。

    右面的空间竟然能塞进四个人去。

    虽然看上去似乎有些拥挤。

    看到两边都有了地方,足够一边一个人上去,但是这对年轻人还是无动于衷,俩儿老头儿不禁抓耳挠腮。

    还等什么呢?

    难道还想把我们俩儿老头儿看走,嫌我们碍事?

    又看到二个年轻男女在望一起靠,忽然就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于是二人就离开中心,高进了东面一端。

    原来两个小年轻是要挤在一起,不愿意被我们两个老的分开!

    这个我们懂!

    百里良骝和闻人异香这才笑吟吟地一步跨了进去。

    虽然自己的女友有些野蛮,但是让她给跟一个另外的男人挤在一起,他可是万万不答应的。

    哪怕那个男人是老头儿,七八十岁也不行!

    百里良骝挨着那个老头坐下,让闻人异香最后上,挨着自己。

    这里面虽然宽绰,可是四个人进入,立刻就变得拥挤不堪了,搞的闻人异香和百里良骝紧紧地靠在一起。

    幸亏有两个老头在那里当电灯泡,否则时间长了,孤男寡女,肌肤相亲,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

    虽然没有直接基础,但是衣服单薄,也没有太多区别,至少在感觉上。

    两个老头儿似乎很是兴奋,好像这种偷鸡摸狗,人数一多,就更有意思。

    于是,就叽叽喳喳地问起话来。

    其中一个举了举手中啃得花瓜一样的鸡,意欲邀请二人共餐,举了一半,又不好意思得缩了回去。

    充满歉意地说:“看你们两个娃娃顺眼,本想请你们尝尝我的绝活,可是太过不雅,给我们两个老家伙啃成这个样子!都怪你,我说撕开,你便要直接甩开大牙啃,说这样才原汁原味,才过瘾!”

    后面这几句话是拿鸡老头儿对另一个老头说的。

    说吧不等那个老头回嘴,又对百里良骝和闻人异香说:“这样吧,算我前两个小娃娃一只鸡,下次我亲你们……”

    一直想要插话的另一个老头,就是吃鸡老头,这时才插进话来:“哇!好棒啊,我也要再吃鸡!”

    他也不等另外那个拿鸡老头回嘴,对百里良骝和闻人异香说:“你们两个有口福了,老叫花的叫花鸡,那可是皇上都吃不到的天下第一美味!比这个什么美食楼的美食还好……,还吃还是不敢说,并驾齐驱,并驾齐驱!”

    拿鸡老头儿说:“并驾齐驱不敢说,因为没有比较过,一会儿我去偷……咳,说什么偷,不告而取一些就行了,然后我们慢慢对比,结果就出来了!”

    旁边的两个听众,百里良骝还在发木,闻人异香却吃了一惊:“敢问前辈是当代丐帮帮助,一手叫花鸡出神入化,以吃神自称的洪卅七公?”

    那个吃鸡老头儿抢着说:“除了他这个馋鬼谁还能一辈子捣鼓一只鸡?”

    拿鸡老头却拱了拱手:“正是区区小丐!不知道是那位高人当面?吃到小丐陋名的,必然是饮食界成名立腕,非同小可!”

    闻人异香和拿鸡老头学,也是像模像样拱手一礼:“不敢不敢,小女子初出茅庐,不过斩获一个精华学院美食大赛年度冠军,不足挂齿,有辱前辈视听。”

    他们所有的交谈都是传音入密,说得热闹非凡,听起来却鸦雀无声。

    这边一老一小馋虫说得差不多以后,忽然话锋一转,对准了旁边的两个模范听众。

    拿鸡老头问道:“看这个小伙子也是一表人才,很有我年轻时的风采,也就差个百分之六十左右,想必也是来历非凡!听了半天我老人家的英雄事迹,也不把你的嗅事丑事什么的说来听听吗?”

    矛头直指百里良骝。

    那个吃鸡老头笑得差点儿没有一跤跌出匾额之外!

    指着老叫花的鼻子说到:“你还风采?你如果有这个年轻人一半俊俏,也不去当花子王!你这不是实在相貌不给力,才另辟蹊径嘛!没想到蛇有蛇路,鼠有鼠道,还真让你把丐帮弄得有生有死,跟要紧的,整理出叫花鸡食谱,让叫花鸡重新江湖!你吹这个还行,千万别提相貌风采什么的!”

    拿鸡老头大怒,说到:“你这个臭王爷!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你这个光棍一根苗,六爷的单一传承,一直不要孩子不说,把你祖传的这栋楼也给捐了出去,竟然还说我!”

    吃鸡老头说:“我王爷后代不假,架不住我觉悟高!我这叫取之与民用之于民,把老辈抢过来的东西还回去,这种方式岂不更好,也许,这个饭店的主人一高兴,给我一餐可以长寿的美食呢!到时候,你可别更我抢!”

    拿鸡老头一听急了:“不抢?没门!你怎么不说不和我抢叫花鸡?”

    百里良骝问道:“您就是这座楼的主人、几千万美元您都没买,却一分不要无偿捐给这家饭店的当代鬼子六?”

    “没错!我就是鬼子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