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无敌战斗力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阎罗殿上的剑意!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阎罗殿上的剑意!

目录:无敌战斗力系统| 作者:不敢打游戏| 类别:恐怖灵异

    ???  “不过大人,能不能给我讲讲,那三座桥,是做什么的?”宁天林伸手,指着下方的三座拱桥问道。

    在奈何桥的前方数里处,一座金色,一座银色,一座白色,高高拱起,建立在不同的三条河流之中。

    这三条河流,颜色不同,深浅也不同。

    金色桥梁下方的,是条极为清澈的河流,深不足一米。银色桥梁下方的,河水有些污浊,但偶尔还是能看清河底,深三米。

    至于白色桥梁下方的河流,则是浑浊湍急,阴风恻恻,甚至不断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

    而且,这三座桥,都高三丈,长三里,只是不同的是,这三座桥的宽度,却大不一样。金桥宽三米,银桥宽一米,白桥宽一尺。

    而且金桥上有扶手,银桥木头做的栏杆,白桥上,则是什么都没有。

    很明显,金桥走上去稳稳当当,银桥凑合,白桥则是只能放下一双脚了,而且非常容易掉下去。

    最主要的,这三座桥,是通往奈何桥的毕竟之路!只有通过他们,才能走上奈何桥,喝下孟婆汤。

    “这三座桥如今的景象,跟我上次来时,没有什么区别!”

    宁天林注意到,金色桥上,既宽且牢,但却只有三个人在上面行走,银色桥上,差不多有着百人,有些零散,但并不怎么拥挤。

    而白色桥上,则是有数千人行走,排成一排,如长龙一般,显得非常拥堵。

    最主要的,这白色长桥下方,时不时的蹿出一些披头散发的恶鬼,一跃老高,想要抓住白色桥上的行人的脚,将他们给拽下去。

    当时,身为普通人的宁天林,就是从这银桥上走过去的,人数虽然有些,但却不多,并不存在相互推挤的情况。

    “这三座桥,名叫功德桥。”

    阎罗王笑着解释道,“金桥,是给生前为善,做了大善事,有着大功德的人走的。”

    “银桥,则是给小善,功德大于过错的人。”

    “白桥,则是给那些永远只会看的吃瓜群众,或者过错大于功德,还有那些穷凶极恶的人走的。”

    “尤其白桥,不仅难走,而且下方更是有着穷凶极恶的恶鬼作祟,时不时的出来拉几个下去跟他们陪葬。而且一旦进去,最少都会带上一百年,受那寒水之苦。”

    “最后再根据罪孽来判定”!

    呼!

    听到这里,宁天林长长的出了一口冷气,看这白桥下方的阵势,应该很少有人能够通过。绝大部分,都是要受一下这种苦楚的。

    毕竟下面长牙无爪的阴魂,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只是想不到,吃瓜群众,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也要经历这种阵势。”宁天林道。

    他上次,估计是做了见义勇为之事,才能让他有幸走上那银桥。

    “那是当然。”

    “吃瓜群众,则代表着心性冷漠,永远只会当吃瓜群众,这种人,也不会积攒出什么功德。他们虽没有行恶,但却从另一方面,默认了这种风气。”

    “所以,他们也是要走这白桥的。”

    阎罗王解释道。

    “好吧。”

    宁天林呵呵笑了,也不想多说,各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世人常态罢了,但既然选择了这种生活态度,那在地府,也要做好这种准备。

    “天林小友,到了!”

    而就在三人说说谈谈时,阎罗王指了指前方,示意他的府邸已经到了,而且宁天林下面的牛头,也已经按下云头,朝着下方降落。

    “好大的殿”

    当宁天林从牛头身上跃下来时,映在眼前的,是一坐巍峨的大殿,高百丈,宽千丈,完全就是一眼望不到头。道路两边,站着密密麻麻的侍卫。

    并不全不都是人身,各种各样。

    宁天林并没有问战斗力系统这些人有多少战斗力,因为没有必要,单单这些阴兵周遭围荡着的阴气,完全就是浓郁的跟实质一般。

    他宁天林对上他们,只有找死的份!

    “阎罗殿!”

    当宁天林抬头,刚注意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轰的一声,一道神念,瞬间射入了他的脑海。

    风卷云动,万里的乌云阴风,黑压压的聚集在空中,天崩地裂,一道闪电划过天空,随后,一道道黑色的巨石,从地下凭空而起。

    慢慢的,缓缓的,由地面刚露头,变成了百丈高大,甚至都没入了头上的乌云!

    城墙,房屋,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有双举手在操纵,但宁天林却根本看不到这巨手在哪!

    滋拉!

    一道苍茫的剑意,破空而来,宁天林只觉得整个天地,都被这剑意给笼罩,心神颤抖,他总觉得,他似乎要在这剑意之下魂飞魄散!

    只要一丝,他就能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这剑意,是在是太过庞大恐怖!恐怖到他都要匍匐在地,俯首称臣!

    滋拉!

    滋拉!

    大地重新碎裂,他宁天林只觉的自己如大海中的浮叶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被淹没,但他硬撑着,咬着牙,不让自己在这剑意下退缩!

    他宁天林即使死,也不可能退着死!你剑意庞大又怎样,我宁天林脑袋掉了,不就是碗大的一个疤!

    “轰!”

    “轰!”

    身上的装备破碎,手中的戒指崩裂,宁天林在剑意肆虐到他身边的瞬间,就已经成了赤裸裸的一个人,身无分物!他只感觉,下一秒就是自己的死期!

    砰!

    砰!

    甚至强大的威压,让他的筋脉崩裂,骨骼都很大一部分碾成了渣渣,双目血红,但他却始终没有后退一步,更没有在这庞大的威压下跪下。

    因为他宁天林死,也是要站着死!

    他这一生,只跪父母,只跪天地,剩下的,即使死,都不可能让他宁天林屈服!

    “哗!”

    只是幸运的是,剑意的目标不是他,在他近乎已经成为一个血人的时候,这滔天剑意,却直接从他的身旁掠过,然后直接划在了庞大的城墙之上!

    滋拉!

    滋拉!

    空中什么都看不到,但这城墙上方,却不断的扬起飞尘,掉落尘土,当一切都随风而逝的时候,宁天林看到,三个充满滔天剑意的“阎罗殿”三个古篆大字,出现在了那里。

    宁天林虽然不认识古篆,但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它“阎罗殿”之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