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无敌战斗力系统 正文 249.第249章 同道中人啊!

正文 249.第249章 同道中人啊!

目录:无敌战斗力系统| 作者:不敢打游戏| 类别:恐怖灵异

    ♂

    这夸赞的话,中年人说的不论不类,既像市井之言,又装作很有学问,见多识广的样子。末了,还补充了一句,“我姓舒,舒一姗的父亲,舒景光。”

    “叔,您好,您好。”

    宁天林显得无比谦逊,温尔儒雅,几乎没有人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戾气,根本不知道,这人的手中,已经沾惹上了数百条人命。

    “叔,您需要多少钱,我给你。以后这种事情,你找我就行。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宁天林的话刚说完,舒一姗就狠狠拽了拽他的胳膊,“天林,你别这样,你真不能给他钱,你要是给他钱,他真的会去赌的,会将你的钱给输光的。”

    “没事,相信我。”宁天林笑着摇了摇头,抓着舒一姗的手,“不用担心这个,我说过,会帮你的,还记得我前几日,对你说过什么么?”

    宁天林说的帮,可不是在钱方面帮舒一姗,而是对她说过,在她父亲醒来后,会帮她治好她父亲的赌瘾。而舒一姗,也在瞬间明白了什么。

    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看向自己父亲的目光,仍有些不忿。

    但身边的舒景光,看到此景却不这么想,以为舒一姗想通了,同意这冤大头男朋友给自己钱,忙道,“还是女婿心疼岳父。”

    “天林,我告诉你,我这女儿,品性绝对没的说,虽然有时候不关爱自己的父亲,但其他方面,都绝对是拿得出手的,不仅漂亮可爱,还烧的一手好菜。”

    “谁要是娶了她,绝对是很有福气。”

    舒景光根本就不害臊,现在还只是男女朋友,但从他口中出来,却已经是女婿了,仿佛恨不的要将自己这女儿卖给宁天林似的。

    而且还将舒一姗一顿猛夸,因为他知道,只有自己女儿在这阔少身边,惹对方疼爱,他自己才会有钱花。若不然,他算哪根葱,对方会白白将钱扔给他花。

    “恩,这我知道,谁要是娶了她,真的有福。”

    宁天林目光怜爱的看着拉着自己手,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甚至有些委屈的舒一姗,心中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些年,当真是苦了她了。

    碰到这样不要脸皮,随意拿自己女儿终身幸福不当回事,甚至一直给她添麻烦的父亲,这日子,不苦都难!

    “恩。”

    “对!对!”

    “天林,你和一姗若是情投意合的话,现在结婚都没事,我举双手双脚赞同。”舒精光更是夸张的道。

    “爸,你再这样说,我和天林马上离开房间。”舒一姗看到自己的父亲说话越来越离谱,不由非常生气的插了嘴,她不想因为父亲这种坏印象,让宁天林觉得自己家教不好。

    “叔,这种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宁天林笑笑,“现在还是说钱的事吧,你需要多少钱,告诉我,我都可以给你。”

    “哦,对,对,还是说钱的事。”仿佛反应过来似的,舒景光连忙点头,只是具体说出多少钱的时候,突然有些犹豫,想了好一会儿,才伸出双掌,吞吞吐吐道,“要不......十万?”

    “爸,你怎么能说出口!”宁天林还没说话,一边的舒一姗已是惊道,“你怎么能要这么多钱,你把你女儿卖了都还不起!”

    她舒一姗虽然知道宁天林很有钱,甚至总以亿元为单位,但她是从穷苦家里走出来的,甚至每个暑假、寒假都会去外面打工,可是知道赚钱的不易。

    就好比辛辛苦苦在饭店当服务员,端盘子端上一个月,撑死也就三千块钱,而且还是从早干到晚,每天都还要遭到客人的挑剔,老板领班的责骂。

    这三千块钱跟十万比起来,可是要她干上三五年的工夫才能攒下!

    “叔,你这钱......”这时候,宁天林也发了话,脸上也不知是什么表情。

    “哦,对对,这十万是有点多,要不,八万,不,五万,五万就行。”看到宁天林说的这不知是什么意思的话,舒景光连忙改了口。

    生怕自己开口要的多,对方不答应给自己这钱。

    只是心中,有些不好受,原以为自己女儿找了个超级有钱的人,原来十万块钱就将他吓住了,要知道,他赌博赌的运气好的时候,可是一把好几千,一晚上都能赚下六七万,乃至十万!

    虽然最后又给输了进去!

    但这也是说,他可是亲手糟蹋过十万块钱的土豪!亏我现在还将你当成有钱人,单单十万块钱,就把你吓成这样,连我在赌桌上的表现都不如!

    “叔,不是,我不是觉得这钱太多了,而是觉得太少了。”

    宁天林的话,直接让两人都有些发懵,“叔,你想想看,你一把几十几百几千的赌,哪有一次数十万,数百万来的过瘾。”

    “咱们赌博,就要赌大的!”

    “小赌是怡情,但咱们追求的是刺激,小赌,能让咱们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能让咱们感受到那种开牌时候的紧张和刺激么?”

    “坚决不能!”

    宁天林说的深情并茂,而且一开口,就是数十万,数百万,直接让舒景光给懵逼了,原来不是对方不给钱,而是自己心胸格局太小,不够大啊!

    只是很快,他舒景光就猛地一拍大腿,满脸兴奋道,“对!”

    “女婿说的对!”

    “这赌博,追求的不就是刺激么!你这句话真是说道心坎上去了!”

    “小赌怡情,但哪能感受到那种开牌时候的刺激,真正的赌徒,讲究的是一种境界,是那种虽然心中早已惊涛骇浪,但开牌时候,仍是一副山崩于前,面部改色的超然态度!”

    “同道中人,绝对是同道中人啊女婿!”

    舒景光再次上前,想要拉住宁天林的手,来个同志间的握手,只是被宁天林不经意间的避开。

    你妹!

    同道中人!

    要不是看在你是舒一姗父亲的面子上,早将你这种赌徒剁成十八块喂狗了!还同道中人,我他玛打牌只会斗地主,每次输赢十几块钱,算不算同道。

    宁天林心中腹诽,但脸上,还是一副很谦逊的表情,同时摇了摇头,“哪有,叔真是过奖了,跟你比起来,我只是后辈,算不得同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