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82章 沙漠极寒

正文 第682章 沙漠极寒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涛涛刚挂了母亲的电话,陈队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涛涛看到是陈队长的电话,他心里一股不祥的预感便油然而生。

    果不其然,陈队长在电话里面告诉涛涛,苏里格沙漠里面的路通了,下午全队就准备进沙漠。

    一想到进沙漠,涛涛的心里就拔凉拔凉的。

    在省城的时候,气温已经零上五度了。

    可是,当他坐火车抵达银川的时候,气温直接降到了十度,成了零下五度。

    他听说等他们到了乌审旗,气温会再降十度,直接成零下十五度。

    而当他们真正的抵达苏里格沙漠腹地的时候,温度还会再降十五,直接低至零下二十五度。

    涛涛一想起夜班,在钻台上工作时,那种钻心的冻,就感觉不寒而栗。

    虽然涛涛这次上来的时候,带足了御寒的衣服,什么羊皮袄子,狗屁裤子,棉袜子,但是他还是对苏里格沙漠里面的寒冷,心生畏惧。

    涛涛从网吧出来。

    他摸摸自己的脚后跟,心说,好不容易痊愈了的伤口,估计上井一冻,又要裂开了。

    下午,全队四十几号人,乘坐一辆大巴,朝着苏里格沙漠进发。

    大巴一出银川,周围的绿色植被,就迅速的开始减少。

    两个小时后,当大巴进入内蒙的沙漠里面,绿色更是直接消失了。

    而在绿色消失的同时,原本平静的天气,也开始狂风大作,地上的飞沙走石,更是被风吹的,打在车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涛涛看着窗外荒凉的风景,心里面空荡荡的。

    随着大巴车一点点接近目的地,涛涛的心情,也随着呈抛物线的下降,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凄凉。

    途中,大巴停下来,让车上的人员下去方便。

    涛涛刚一走下车,就被零下二十五的寒冷,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连忙戴上帽子,口罩,才感觉好点。

    当涛涛在空地上解开衣服,方便的时候,被风吹来的黄沙,更是满世界的飞舞,直接打到他的脸上,身上,如刀割一样的痛苦。

    涛涛看着不远处的井架,心里面拔凉拔凉的。

    他知道,当大巴车抵达井架的那一刻开始,痛苦的生活,就要降临了。

    傍晚时分,大巴车抵达了40656钻井队。

    由于之前大家离开的时候,要全部断电,所以现在,一下车就要开始工作。

    第一步先要启动发电机,然后接上所有电线,保证在寒冷的荒郊野外,让整个井场有电。

    等发电机启动好了之后,就要开始把之前全部抬进房子,锁起来的电闸柜,全部搬出来,确保所有房间的电线都并联。

    整个队伍再寒冷的天气里面,工作了四个小时候,终于让野营房有电了。

    随着电暖气一点点的变热,整个野营房也慢慢暖和了起来。

    涛涛和老曲,赵波,程正杰也脱下了棉袄,开始在房间里面庆祝,发电机终于给所有野营房供电了。

    可是晚上,当大家刚躺下的时候,整个井场却突然停电了。

    关于这次停电,众说纷纭。

    但是,大家却被告知,由于冬休期间,看护工的失误,导致整个井场的柴油,全部被当地老乡偷走,所有没有足够的柴油发电,只能暂时停电。

    大家只能等待几天,当柴油送上来之后,才能供电。

    当涛涛听到这个消息,他简直不敢相信。

    他瞪着大眼睛,说:“零下三十五度的天气里面停电,在这荒郊野外的,我们住的野营房,岂不是成了冰箱里面的冷冻室?”

    老曲看着涛涛一惊一乍的样子,他平静的说:“涛涛,你到底是新来的员工,队长把柴油给卖了,这也很正常,你不要多想了,悄悄的睡吧。”

    闻言,涛涛更是错愕。

    他不敢相信的说:“师傅,大家不是说柴油,是被老乡给偷走了吗,怎么能是队长给卖了呢?”

    老曲冷笑着说:“傻子才相信柴油,是被老乡给偷了呢。”

    下铺的赵波,也冷笑了一声,他说:“涛涛,你觉得这苏里格沙漠的深处,要路没路,要车没车,要人没人,就算贼娃子偷走了高架油罐里面的柴油,他运的出去吗?”

    程正杰更是补充说:“更何况周围的老乡都是蒙族人,这苏里格沙漠里面的蒙族人,是从来不偷东西的,怎么可能是他们偷了柴油呢?”

    涛涛来到苏里格沙漠里面后,他也听说过,这里的蒙族牧民出门的时候,都是不带锁门的。

    因为蒙族人相信,长生天会惩罚小偷的,所沙漠里面没有小偷。

    涛涛感觉不可思议的说:“这么冷的天气,陈队长把柴油卖了,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吗?

    难道就要把咱们这些人,全部冻死在野营房里面吗?”

    老曲冷哼着说:“钻井队的队长,对所有钻工来说,就是咱们这里的土皇帝,谁敢说,你敢说吗,除非你不想在这个队呆了。”

    赵波更是说:“队长卖柴油太正常了,不然他怎么弄钱呢。”

    程正杰说:“涛涛,你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千万不要多嘴,小心拿掉你一年的奖金。”

    涛涛感觉房子里面越来越冷,他瑟瑟发抖的说:“师傅,大哥,这么冷的天,咱们晚上怎么睡啊?”

    老曲穿上了厚棉袄,厚棉裤,三双厚袜子,然后又戴上了火车头帽子。

    他说:“还能怎么睡,把能穿的衣服,全部穿上,把能盖的东西,全部盖在身上,凑合着睡呗。”

    涛涛又看看赵波,他除了穿厚袜子之外,竟然连绵工鞋都穿上了。

    涛涛简直惊呆了。

    他又看看程正杰,发现他更离谱,不仅穿上了棉衣,戴上了棉帽子,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个恐怖分子戴的头套,完全的罩在了脸上,只留着两个鼻孔出气。

    涛涛看着大家全副武装的样子,他朝着空气中哈了一口气,竟然发现,从嘴里吐出来的热气,不仅清晰可见,而且还有结冰的现象。

    涛涛担心的说:“师傅,赵波,程正杰,咱们在这个冰窖里面睡上一个晚上,第二天该不会被冻死吧?”

    />

    涛涛知道,如果环境温度过低的话,就会导致人体的散热加快。

    如果散热大于产热,那么人就会被慢慢的被冻死。

    而且冻死的过程,是在不知不觉的睡眠之中进行的。

    最后,死于血管运动中枢或者呼吸中枢的麻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