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79章 即是神医,也是首富

正文 第679章 即是神医,也是首富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

    第二天,卫国还在被窝里面睡着,冬梅早早就起来了。

    冬梅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已经形成了一种生活习惯,就是每天早上六点半准准时起来,洗漱完之后,她就开始给全家人做早饭。

    而卫国则是在七点半左右起来。

    他吃了早饭之后,就开始收拾收拾家务,打扫卫生。

    不知不觉中,两人便养成了分工协作的生活习惯。

    像往常一样,冬梅快把早饭做好的时候,她就开始叫卫国起床。

    此时的卫国,还正在呼呼大睡。

    冬梅掀开被子后,说道:“卫国,今天送你母亲去城西客运站呢,你还不抓紧时间起来。”

    卫国每天睡的早,但是却起来的晚。

    他翻了个身子,揉着眼睛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

    他穿着衣服,说:“知道了,我洗漱完就给保国打电话。”

    冬梅叫起了卫国,就去卫国妈的房子。

    她知道卫国妈每天早上起来的更早。

    可是,卫国妈起来后,既不洗漱,也不吃饭,而是坐在房间里面,看着窗户外面发呆。

    冬梅心想,都这会了,卫国妈应该起来了。

    于是,她便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可是,冬梅进去后,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卫国妈竟然还睡着。

    冬梅看着还没有睡醒的卫国妈,她一头雾水,心想,卫国妈平时都起来的老早,怎么今天要回老家了,她反倒给睡过了呢?

    冬梅轻轻的关上了门,然后走了出去。

    他来到卫生间,对正在刷牙的卫国,说:“你妈今天回老家,按道理她应该兴奋的早早就起来了啊,怎么今天这么反常,到这会了,她还没起床呢?”

    卫国刷牙使的劲很大,每次都把牙龈给刷的流血。

    他说:“不会吧,我妈不是嚷着要回家吗,怎么这会还没起来?”

    冬梅摇摇头,说:“不知道啊,那我是把你妈妈叫起来呢,还是继续让她睡会呢?”

    卫国刷完了牙,吐出了一口带血的沫子,说:“叫起来吧,吃了饭赶早点回去,不然耽误到天黑,还怕把妈给丢了。”

    冬梅点点头,把桌子上给卫国妈晾着的稀饭,用碗扣住保温,然后朝卫国妈房子走了进去。

    冬梅进去后,来到我过妈睡觉的床边。

    她不好意思的说:“妈,七点四十了,该起床了,我们今天送你去城西客运站,保国还在老家县城的车站等你呢。”

    卫国妈翻了个身子,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冬梅,说:“算了,我在你这里住着吧,暂时不回去了。”

    听到卫国妈不准备回去了,冬梅喜出望外的说:“妈,你不是在这里住不习惯呢,怎么又不回去了啊?”

    卫国妈坐了起来,披了件棉袄,说:“哎,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保国虽然是我最小的孩子,但是我也应该放手,让他生活自理了,不然等我有一天突然走了,他岂不是要活活饿死?”

    闻言,冬梅忍俊不止,她看着卫国妈,说:“妈,保国都快五十的人了,头顶上的头发都脱光了,你这个做母亲的,还担心他生活不能自理啊?

    他又不是溥仪,四十多岁了,半夜起来尿尿,还尿不到尿盆里面去。”

    卫国妈认真而严肃的说:“保国是我最小的孩子,我从小就把他给惯坏了,不让他干农活,不让他洗衣服……

    虽然他现在马上就五十岁了,但是我仍然不放心他啊。”

    冬梅表情怪异的笑着,说:“妈,让我说啊,你对保国的担心,完全就是杞人忧天啊。保国是什么人,他即是南阳镇远近闻名的神医,也是南阳镇的首富。

    像他能力这么强的人,如果再生活不能自理的话,我看啊,这周围的人,都活不成了。”

    卫国妈煞有介事的看着冬梅,说:“哎,你还别说,我要是不在啊,保国还真的把饭吃不到嘴里呢。”

    冬梅也不想和卫国妈再倔强了。

    她知道,卫国妈对保国的担心,绝对是多余的。

    于是,冬梅便顺着卫国妈,说:“妈,我知道了,你说的对。既然保国现在快五十了,生活还不能自理。

    既然他离了你就活不成了,那你现在就给他断奶,让他自立根生,等到有一天你照顾不了他了,他也能把自己给顾及好啊。”

    卫国妈从床上下来,她穿着衣服,说:“所以啊,我决定还是在你们这儿,多住一段时间吧,让保国适应适应没有母亲的日子,也算是为了保国好吧。”

    冬梅点着头,说:“对,妈,那你就在省城多住一段时间,皆大欢喜啊。”

    说着,冬梅就走出了卫国妈的房子。

    冬梅看到卫国在收拾东西,她走过去,悄声的告诉卫国,说:“卫国,别收拾东西了,赶紧给保国回个电话,让他不要在车站等了,妈说他要住在这儿,暂时不回去了。”

    听到母亲愿意留在这里,跟着自己享福,而不是回保国所在的农村受罪,卫国高兴的说:“啊,不会吧,难道妈终于想开了?”

    冬梅把刚才卫国妈担心的问题,给卫国重复了一遍。

    闻言,卫国感觉不可思议。

    他惊的目瞪口呆,说:“我妈是不是老糊涂了,保国都活了半辈子的人,还生活不能自理啊?

    我就想问我妈,保国的老婆小芳干啥去了?

    如果妈不在,小芳不会照顾保国啊?”

    冬梅还没说话,卫国妈竟然走了过来。

    她说:“哎,你们是不知道,小芳天天骂保国呢,又是嫌保国懒,又是嫌保国脏,还骂保国光会看病挣钱,不会经营家庭。”

    听着卫国妈的话,冬梅安慰卫国妈,说:“妈,那是人家保国和小芳的家务事,你就不要管了。”

    卫国妈偏要管,她说:“保国和卫国同样是我的儿子,可为什么冬梅你,没有嫌弃卫国,反倒是小芳,天天嫌弃保国呢?”

    冬梅忍不住说了句实话,她道:“我之所以不嫌弃卫国,是因为我没有工作,一辈子不会赚钱养家。

    我要是像小

    芳一样,有一份正式的工作,能赚钱养家,你看我嫌弃不嫌弃你们家卫国。”

    闻言,卫国妈不说话了。

    她皱着眉头,扪心自问道:“难道我吕蔻娃,对孩子的教育方式,真的有问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