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71章 好紧张,好害怕,好害羞

正文 第671章 好紧张,好害怕,好害羞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晚上六点,勇勇和郭鹏准时抵达了明亮花园。

    当勇勇提着水果,点心进来的时候,郭鹏像个小跟班一样,悄悄的跟在后面。

    冬梅打开门,看到穿着皮夹克的勇勇,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冬梅说道:”勇勇,你怎么又提这么多东西过来,下次光人过来就行了,千万再不要提东西了。”

    勇勇很大方,他进来后,把礼品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挨着问好。

    相比勇勇的大方,郭鹏像做贼一样跟在后面,鬼鬼祟祟。

    当冬梅第一眼看到郭鹏的时候,她差点没有认出来郭鹏。

    六年前,当自己把郭鹏从农村老家,带到单位的时候,身高一米六五的郭鹏,体重最多才一百斤。

    可是现在,郭鹏的体重,竟然已经超过了一百六十斤了。

    他腆着个大肚子,看着冬梅,不好意思的说:“大婶婶,大舅舅,涛涛哥,娜娜妹妹,你们好。”

    话毕,郭鹏觉得,自己自从工作之后,就没有搭理过冬梅和卫国,他们肯定会训斥自己。

    可是,出乎郭鹏意料之外的是,冬梅并没有训斥郭鹏。

    她不计前嫌,高兴的看着郭鹏,说:“郭鹏,怎么六年时间,你从一个小瘦猴,变成了一个标准的大胖子啊?”

    听到冬梅逗趣的话,郭鹏呲着牙,笑着着说:“刚上班的时候,就看单井,整天吃了睡,睡了吃,胖了十几斤。

    最后到了小站,事情也不多,每天吃的多,运动少,不知不觉,就胖成这个样子了。”

    站起来欢迎郭鹏的涛涛,听到郭鹏的工作,竟然这么轻松,他好奇的问:“郭鹏,你现在在采油上,干什么工作呢,怎么这么舒服啊?”

    郭鹏看着涛涛,说:“涛涛哥,你怎么六年了,基本一点变化也没有啊,还是这么瘦。

    我在小站上,当站长呢,管理一群妇女。

    我每天最累的工作,就是倒阀门,再也没有什么活了。”

    听到郭鹏的工作,竟然这么轻松,涛涛羡慕的说:“郭鹏啊,我真是羡慕死你了,你是不知道,我在钻井队,整天干不完的活儿,把人能累死。”

    郭鹏知道钻井队很艰苦,他说:“涛涛哥,我知道钻井队苦,我们站的旁边,就有过来打井的钻井队呢。

    那些钻工,大冬天的竟然在六米高的钻台上工作一晚上,简直太恐怖了。

    对了,你当时怎么能选择钻井队呢?”

    话毕,郭鹏对于涛涛的选择,也很是惊讶。

    涛涛羡慕郭鹏的说:“哎,都是我脑子有问题,放着好好的采油不去,偏偏要去最辛苦的钻井,真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啊。”

    冬梅听到郭鹏竟然还当上站长,她没有想到的说:“郭鹏,你竟然还当上了站长,不错嘛。”

    郭鹏呵呵笑着,说:“哎,我呆那个小站啊,一个男人没有,就我一个男人,你说我不当站长,谁当站长啊。”

    闻言,涛涛更是羡慕不已,他说:“郭鹏啊,怪不得你的工作舒服,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

    听到郭鹏所在的小站上女工很多,冬梅想了起来,小英还嘱咐过自己,让自己给郭鹏说对象。

    于是,她提醒郭鹏,说:“郭鹏,既然你们小站上女孩那么多,那你干嘛不给自己找个对象啊?”

    听到找对象,郭鹏和涛涛一样的发愁。

    他说:“哎,大婶婶啊,你是不知道,我们小站上,虽然女孩多,但是不知道咋回事儿,我和女孩一说话,就脸红,还容易紧张,根本不会追啊。”

    涛涛听到郭鹏的遭遇,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

    他感觉通病相邻的说:“郭鹏,你的情况,简直和我一模一样,见了女孩就害羞,和女孩说话就紧张,尤其是自己喜欢的女孩,简直无法交流。”

    闻言,冬梅看看郭鹏,又看了看涛涛,再看了看卫国,她不自觉的说:“卫国啊,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涛涛找不下对象了,原来你们这个家族里面,遗传基因就是这样啊。

    作为一个男孩,见了女孩害羞,放不开,那还怎么找对象啊?”

    而勇勇则在旁边,笑的合不拢嘴。

    他说:“我真想不明白。你们两个了,女孩又不是老虎,见了她们,有什么好紧张,好害怕,好害羞的。”

    相比涛涛和郭鹏在女孩面前的放不开,勇勇反倒是及其的放的开。

    冬梅看了看勇勇,然后对卫国说:“卫国啊,你看看我们家这遗传基因,追女孩绝对是一把好手。”

    冬梅的弟弟军化,在年轻的时候,去陕南当木匠,娶回来了当地,最漂亮的女人晁樱。

    当时,军化把晁樱娶回来的时候,简直震惊了整个尹家村呢。

    而冬梅哥的老婆,也就是勇勇的母亲,也算是附近村子的一枝花。

    所以,在冬梅看来,这个追女孩,能行不能行,完全是由基因决定的啊。

    涛涛询问完了郭鹏的工作,又询问勇勇的工作。

    他说:“勇勇哥,你现在还在井下吗?”

    勇勇在饭桌旁边,他说道:“还在井下呢。”

    涛涛问勇勇说:“勇勇哥,你在井下干什么工作呢?”

    勇勇说:“我现在,主要在办公室工作呢,差不多就是给领导当秘书,搞资料呢。”

    听到勇勇竟然在办公室里面当白领,涛涛更是羡慕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他说:“勇勇哥啊,你太厉害了,作为咱们石油工人来说,能在办公室里面工作,能当白领,那简直就是太成功了啊。”

    而站在旁边的冬梅,当她听到郭鹏在小站当站长,每天工作轻松舒服。

    勇勇在井下给领导当秘书,在办公室里面搞资料的时候,她感慨,涛涛的学历最高,可是却从事着最底层,最艰辛,最辛苦的劳动。

    而勇勇和郭鹏,一个是初中毕业,一个是高中毕业,要学历没学历,要文化没文化,两人却一个在小站当站长,一个在办公室里面当秘书。

    而卫国也在内心里面感慨,真是造化弄人啊?

    涛涛从小没有吃过苦,没有受过罪,可以说一直在温室里面长大。

    可是现在,却在极寒的野外,从事着最艰苦的体

    力劳动。

    而勇勇和郭鹏从小在农村长大,既吃了苦,也受了罪。

    于是,一个现在当站长,一个现在当秘书。

    看到涛涛和勇勇,郭鹏的遭遇,冬梅和卫国齐声感叹,难道上帝对每个人,真的是极其公平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