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68章 最美丽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

正文 第668章 最美丽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一个月之后,涛涛拿着一千八百块钱工资,冬休回来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冬梅和卫国早早的就在家里,准备一桌子丰盛的晚饭,等待着涛涛的回来。

    涛涛坐着大巴,一路从苏里格沙漠的腹地到乌审旗,再从乌审旗到靖边。

    最后,才从靖边到省城。

    大巴整整跑了两天。

    在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才算是抵达了省城。

    大巴是卧铺,涛涛趟在二层上。

    虽然天黑了,但是涛涛依然透过前车窗的玻璃,看到了不远处,收费站上面,大大的三个字:西安北。

    当涛涛看到西安北三个字的时候,他简直激动的想哭。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世界上最美丽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而是回西安。

    在内蒙古苏里格沙漠里面,工作这一个月以来,涛涛感触颇深。

    虽然说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但是对涛涛来说,却是极其漫长的一个多月。

    他度日如年,熬过一个月,感觉就像熬过一年一样的漫长。

    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是车窗外面的雾,仍然很大。

    涛涛看着车窗外,省城里面的车水马龙,繁华景象。

    他深深的感慨,能呆在省城里面工作,是何等幸福和快乐的一件事情啊。

    即使此刻,涛涛趟在温暖的大巴车里面,他依然清晰的记得,在苏里格沙漠里面,度过的每一个寒冷的夜班。

    虽然涛涛自信,自己的身体,不怕冷也不怕热。

    但是,经过了苏里格沙漠里面的寒冷之后,涛涛感觉自己,已经被冻的没有火气了。

    当大巴经过未央路和风城四路十字的时候,涛涛从车上下来了。

    省城虽然是冬天,但是下了车的涛涛,感觉省城真是暖和,不仅没有凌冽的寒风,更没有刺骨的低温。

    涛涛的包里,装着队上给他办的工资折子,那里面已经打入了一千八百块钱。

    虽然钻井队的工作辛苦,但是当涛涛拿到那一千八百快钱的时候,他的内心里面,还是暖滋滋的。

    因为,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终于有了赚钱的能力。

    涛涛走进明亮花园,他看着熟悉的十三栋楼,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家里面,冬梅专门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好饭。

    卫国还专门买了可乐雪碧。

    冬梅看看挂在客厅墙上的钟表,她问卫国,说:“涛涛该回来了吧?”

    卫国算着时间,说:“涛涛从靖边开始,就上了高速,按道理这会,应该到了。”

    冬梅担心的说:“这会都八点了,涛涛坐的车,该不会在路上出事了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涛涛去山上工作之后,冬梅便每天都有很多不祥的预感。

    冬梅深知钻井队的工作很危险,甚至会危及到生命。

    由于担心害怕,从来不迷信的冬梅,竟然也在家里供奉起了一尊佛像。

    她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在佛像跟前祷告,希望菩萨能够保佑自己的孩子,在沙漠里面一切平安,不要出事。

    当冬梅正担心的时候,大门被敲响了。

    冬梅激动的站了起来,她一边走向大门跟前,一边说:“卫国,一定是涛涛回来了。”

    卫国跟在冬梅的身后,他说:“快过年了,小偷多的很,你先趴在猫眼上,看一下再开门。”

    冬梅趴在猫眼上看了一眼。

    只见,一个浑身脏兮兮,蓬头垢面的男孩,正背着双肩包,站在门口等待。

    冬梅迅速的打开了门。

    涛涛看到母亲打开了门,他激动的说:“妈妈,我回来了。”

    冬梅看着眼前的儿子,不由的潸然泪下。

    以前那个皮肤白皙的儿子,如今变成了,有着两个大红脸蛋,并且皮肤黑红的汉子。

    以前那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如今被风沙,吹成了一个成熟的爷们。

    冬梅拉住涛涛的手,说:“儿子,快,快进来。”

    关中人,即使父母和儿女的感情再亲,他们彼此之间最亲密的动作,也只限于牵手,而不像外国人一样,既是拥抱,又是亲吻。

    涛涛进门后,看着父亲,看着妹妹,他心里一酸,差点哭了出来。

    但是,他知道父亲最讨厌男人哭泣,所以涛涛使劲忍住了。

    卫国上下打量着涛涛,说:“快,坐下吃饭。”

    娜娜看着哥哥,开玩笑的说:“哥哥,你怎么才去了一个月,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啊,简直成牧民了都。”

    涛涛放下肩膀上的书包,拿出来了马酒,牛肉干,奶酪……

    他说:“爸爸,妈妈,娜娜,这都是苏里格沙漠里面的特产,我给你们带了些回来。”

    娜娜看着那些奶酪,说:“哥哥,这些奶酪,应该都是真奶酪吧。”

    涛涛笑着,说:“牧民卖的东西,应该都是真的,不过这些东西都很贵,我就没有多买。”

    话毕,因为房子里面热,涛涛脱掉了外面的羽绒服,里面的厚毛衣,以及腿上的棉裤。

    娜娜看到哥哥里三层外三层的裹了那么多,她好笑的说:“哥哥,沙漠里面,有那么冷吗?”

    提到冷,涛涛真的是被冻怕了。

    他说:“哎,那里是真冷,冻到人生不如死。”

    话毕,涛涛脱掉脚上的棉鞋和袜子,换上了拖鞋。

    当涛涛穿上拖鞋后,冬梅看到涛涛的脚后跟上,竟然全部裂开了口子。

    冬梅上前一步,仔细查看着涛涛脚后跟的裂口,说:“涛涛,你的脚后跟怎么了?”

    涛涛感觉家里面简直太好了,就连地板都是热的。

    他双脚踩在地板上,享受的说:“钻台上太冷,脚后跟都冻裂了。”

    听到儿子的脚后跟竟然冻裂了,冬梅心疼的说:“怎么冻成了这个样子,明天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去,不然留下后遗症就惨了。”

    涛涛已经习惯了脚后跟被冻裂,他说:“妈妈,没事儿,我们队上的钻工,十个里面,九个脚后跟都被冻裂了,他们说没事儿,回家休息一个冬天,就自然恢复

    了,没啥影响。”

    卫国的脚后跟也曾经被冻裂过,他告诉冬梅说:“你别担心,没事儿,慢慢就好了。”

    冬梅皱着眉头,问涛涛说:“脚后跟都被冻成了那么个样子,走路疼不疼?”

    涛涛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在内蒙的时候,感觉不怎么疼,突然一回到省城,却感觉疼的厉害。”

    冬梅从抽屉里面找出了跌打损伤药和红花油,说:“你没事儿了,给脚后跟后面,好好的摸一摸,让伤口赶紧好。”

    话毕,冬梅就准备用纯毛毛线,给涛涛织一个毛线袜子,套在脚上。

    尤其是脚后跟的地方,她还故意加厚,这样,孩子就不会冻裂脚后跟了。

    坐了一路车,涛涛已经很饿了。

    他狼吞虎咽的吃着桌子上的美味佳肴。

    冬梅看着涛涛的头发又脏又长,她说:“涛涛,你上去一个多月,也没有剪发啊?”

    涛涛吃着鸡肉,说:“钻井队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面,哪里有理发店啊。”

    冬梅诧异的说:“那队上的人,难道都留的是长发啊?”

    涛涛说:“所有钻工,大家一般从家里上来的时候,都会剃个光头,这样就省事了。”

    冬梅不敢相信的说:“那你冬休结束,明年去上班的时候,也要剃光头吗?”

    涛涛认真的点点头,说:“一定得剃光头,不然没有地方理发,一出汗还痒痒。”

    冬梅摇摇头,心说,自己和卫国奋斗了一辈子了,为的就是让孩子们过上好日子。

    可是眼下,涛涛过的是什么生活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