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67章 夏天接雨吃,冬天挖雪吃

正文 第667章 夏天接雨吃,冬天挖雪吃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王辉拿着刀往前进逼着。

    而涛涛和海鱼,则害怕的后退着。

    当两人后退到陈队长房子门口的时候,一不小心竟然撞开了陈队长虚掩着的门。

    只听“咣当”一声,陈队长的门就开了。

    陈队长穿着工靴走了出来,他说:“谁干什么呢?”

    话毕,陈队长就看到了,拿着刀耍酒疯的王辉。

    而王辉在看到陈队长后,也是一愣。

    他没有想到,这两个新来的毛头小子,竟然真的敢去队长那里告自己。

    可是,当涛涛和海鱼看到队长出来后,他们并不敢说什么,而是定定的呆在原地。

    陈队长从房子跳了下来,看着王辉,说:“王辉,你拿着刀干什么呢,又耍酒疯?”

    王辉后退了一步,说:“我徒弟海鱼不听话,我想教训一下他。”

    陈队长大怒,说:“教训人用脚踢屁股就行了,干嘛拿刀?”

    说着,陈队长突然跳起来,凌空一个飞踢,将王辉手里的刀给踢飞。

    他顺势过去,揪住王辉的衣领,照着他的脸上,就是几巴掌。

    陈队长怒斥王辉说:“王辉,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可是你还是屡教不改,这次我肯定拿掉你一个月的奖金。”

    涛涛看着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长的像个肉球一样的陈队长,竟然伸手这么敏捷,他完全惊呆了。

    王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灰溜溜的跑了。

    陈队长追了两步,然后冲着王辉,说:“我要是下次,再看到你拿刀子威胁人,你就从我的队里滚蛋。”

    钻井队山高皇帝远,一个队的队长,堪称是一个钻井队的土皇帝。

    可是说非常的有权势。

    看到陈队长撵走了王辉,海鱼赶紧朝陈队长说:“队长,你给我换个师傅吧,我实在是不想当王辉的徒弟了,真的太痛苦了。”

    看到海鱼再求陈队长给自己换师傅,涛涛也恳求道:“陈队长,你也给我换个师傅吧,老曲真的,折磨的我不行了。”

    面对眼前两个新学徒的诉求,陈队长脸一黑,他说:“妈的,老子听过师傅主动要求换徒弟的,还没有听过徒弟要求换师傅的,你们两个狗东西,是不是想造反?”

    两人看到陈队长生气了,赶忙道歉,说:“队长,我们错了,我们不换师傅了。”

    陈队长骂道:“你们两个狗曰的东西,才刚来我们队多久,手艺还没有学到,就想换师傅,你们两个以后,给我小心点。”

    两人挨了骂之后,灰溜溜的走了。

    两人虽然是这个队上的钻工,可是两人感觉,自己真的在这个队上,呆不下去了。

    涛涛和海鱼找了一个很高的沙丘,在上面拿出来了电话。

    他们联系了好几个在钻井队的同学。

    结果,大家的遭遇都是一模一样,都是适应不了这里的环境,和处不来这里的人际关系。

    甚至,已经有同学,因为吃不了苦,而离开钻井队了。

    其中,大头第一天到队上,第二天上井上转了一圈之后,就被吓跑了。

    而谢尔样则是因为被师傅打了一顿,怄气跑掉了。

    听到大家的遭遇,两人心情平和了很多。

    这时,涛涛想到了自己的朋友小强。

    涛涛知道,自己大三那一年,小强就上钻井队了。

    现在的小强,已经在钻井队干了一年多了。

    他打通了小强的电话,询问小强的工作经验。

    涛涛懊悔的对小强,说:“小强,你当时给我说,你冬天的时候,穿好几双袜子上钻台,我还不相信,现在我信了。”

    显然,小强基本已经适应了钻井队的生活。

    他已经觉得,没有那么苦了。

    他说:“哎,当时你选择钻井队的时候,真的应该给我打个电话,询问下再选择,不应该这么仓促的。”

    涛涛问小强,说:“那你选择了当老钻,你后悔不后悔?”

    小强很自然的说:“我之所以不去采油队,是因为我不会做饭,所以我才来了钻井队。”

    听到小强竟然是因为这个啼笑皆非的原因而上的钻井队,涛涛说:“小强,如果我是你,我宁可选择天天饿肚子,我也要上采油队,我打死也不会来钻井队的。”

    小强说:“其实,采油也不美气,吃不上饭不说,有时候还没有人送水,只能夏天接雨水吃,冬天挖雪吃。”

    涛涛说道:“那也比半夜里站在钻台上,往死里冻的强。”

    涛涛回忆着夜班的痛苦,他感慨,饥饿都可以忍受,但是那种极致的寒冷,是一刻也忍受不了。

    小强笑着说:“哎,咱们既然选择了当老钻,就要既来之则安之。

    如果每天都想着跑掉,那肯定干不好工作。”

    涛涛知道小强,是他们这一界孩子里面,个子最低,力气最小的一个孩子。

    他很好奇,像小强这样的身体,他在钻井队里面怎么干活?

    他说:“小强,你这身体,能抬的动吊卡,滚的动钻杆,提的动卡瓦不?”

    小强摇摇头,说:“我这身体,当然搞不了了。”

    听到小强已经在钻井队干了一年了,竟然连这些活都干不了。

    涛涛诧异的说:“这些活儿,都是最基本的活儿啊,那你是怎么在钻井队干的呢?”

    小强自有他的一套办法。

    他说:“我干不动啊,难道司钻还打的我干啊?”

    闻言,涛涛觉得小强说的对啊,既然自己干不动,那干嘛还要硬撑着干呢?

    于是,涛涛准备效仿小强的工作方式。

    两人在谈到了师傅和老工人的时候,小强也怨声载道。

    他说:“一个队,如果老工人太多的话,那新工人就累死了。

    因为老工人,基本都是不干活的。”

    涛涛也叹息道:“钻井队都是按资排辈,等咱们混到老工人的时候,咱们也就能轻松点了。”

    小强说:“哎,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对了,你们队快冬休了没有?”

    涛涛说:“大概到十二月底就冬休了。”<b

    r />

    小强羡慕的说:“我们队打的是水平井,要到一月份,才冬休呢。”

    相比涛涛电话聊的开心,海鱼则在一旁沉默寡言。

    他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除非,给自己调换个岗位,他才能干下去。

    不由的,海鱼想到了泥浆工那个工种。

    他想给父母打个电话,找找关系,托托朋友,看能不能让自己去干泥浆工,而不是整天当干粗活累活的老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