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65章 沙漠里的卫生间

正文 第665章 沙漠里的卫生间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对着电话,说:“也不是专门把叫你回来开商店的,主要还是看你,你要是真的受不了苏里格沙漠里面,那个冷和冻的话,你就回来,我和你爸爸砸锅卖铁,给你开商店。”

    闻言,涛涛心里很难受。

    他在内心里面责怪着自己,高中时候折磨父母,让父母揪心。

    大学的时候操磨父母,让父母担心。

    现在工作了,又折腾父母,让父母伤心。

    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一步错,步步错,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让父母高兴起来呢?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让父母感觉,生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而不是生了一个让他们动老本的儿子呢?

    涛涛抽泣着,说:“妈妈,我还是当老钻吧,虽然上班苦点,累点,冷点,但是下班后的房子,还是很暖和的。”

    闻言,冬梅心里也很难受。

    她说:“儿子,我和你爸爸知道你在内蒙古沙漠里面工作非常的辛苦,我们每天都在牵挂你,你也不要强求自己,如果能干,就坚持干一段时间,如果不能干,就回来了……”

    母亲语重心长的说了好多,让涛涛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愧对父母了。

    涛涛下定了决心,他说:“妈妈,没事儿,我能坚持,我先干着,你们也就别操心了,虽然这里天寒地冻,但是风景还是很不错的,一点污染也没有,而且还没有细菌,人都不生病……”

    冬梅听到涛涛准备继续干自己的工作,他心里得到了些许的安慰。

    她告诉涛涛了一个好消息。

    她说:“涛涛,我昨天回家的时候,你张丽阿姨给我打电话了,她说你饶里叔叔能想办法,把你给弄成技术员呢。”

    听到饶里叔叔能让自己干技术员,涛涛激动的说:“不会吧,真的?”

    冬梅肯定的说:“你饶里叔叔和张丽阿姨,是说话算话的人呢,你先干着,如果哪一天队上通知你去干技术员,那么你就好好的去把技术员给干好。”

    听到自己真的要当技术员了,涛涛的心情终于好了很多。

    自从涛涛过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心情不错。

    他终于笑了出来,说:“妈妈,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工作,你们就不要操我的心了,我再坚持一个月就冬休了。”

    挂了电话,涛涛就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在温暖的被窝里,涛涛蒙着头,又哭了一鼻子。

    中午,睡的正香甜的涛涛,被赵波给叫了起来。

    涛涛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困过,他千万个不想起来。

    赵波在旁边,拍着涛涛的肩膀,说:“中午食堂是拉条子,你不吃啊?”

    涛涛宁可睡觉,也不想起来吃饭。

    可是,看到赵波的好意,再想想美味的拉条子,涛涛还是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了。

    他头昏脑涨,睡意朦胧。

    他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瞌睡过。

    他也从来没有感觉,这么难受过。

    他更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犯困过。

    涛涛记得,自己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因为去网吧上夜机,也常常熬夜啊。

    可是,即使熬夜,第二天最多睡到中午,也就自然醒来了。

    可是现在,不要说中午了,就是下午,自己可能都醒不来。

    涛涛迫于赵波的面子,他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冲进食堂,打了一碗拉条子,端回来了宿舍。

    涛涛蹲在宿舍的地板上,用筷子挑起了一大口拉条子吃了起来。

    可是,刚吃了两口拉条子,涛涛就感觉想吐。

    他一点食欲也没有,除了瞌睡,就是难受。

    好不容易吃完了面,涛涛立即钻进了被窝,重新进入了睡眠状态。

    在野营房里面,如果关上窗子的话,密闭会非常的好,甚至一点光亮都进不来,有的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当大家吃完了饭,关上门,关上窗户,整个房子突然由亮堂,变的漆黑无比时,涛涛的心情,也变的糟糕无比。

    与此同时,他突然感觉恐惧无比。

    这种恐惧,就好比是涛涛处在一个密封的压力容器中,一样的压抑和恐惧。

    涛涛长这么大以来,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他努力在内心里面说服着自己:涛涛,你是个男子汉,你已经长大了,为什么不能勇敢点,不能胆大点呢?

    这一觉,涛涛一直睡到下午六点,才自然醒了过来。

    他匆匆吃了饭,正准备去上个厕所,却被告知马上就要开饭后会了。

    涛涛便意袭来,他想去上厕所,可是却被赵波告知,他自己好几次,都是因为上厕所而开会迟到,结果被罚了两百多块钱。

    听到开会迟到既然要罚钱,涛涛只能硬着头皮,使劲的憋着。

    他心想,只要憋到会开完了之后就成。

    不然,像自己这样新来的钻工,如果开会迟到的话,罚钱是小事儿,一旦给领导们留下了很坏的印象,那可就惨了。

    于是,涛涛楞是把已经到大肠末端的粪便,给憋了一个多小时。

    当天黑下来的时候,饭后会终于开完了。

    涛涛像是脱缰了的野马一样,奔向了驻地和井场中间的厕所。

    涛涛从小就听冬梅说过,钻井队中的厕所,是多么的神奇。

    他一直好奇,现在上了钻井队,当涛涛见到眼前,由野营房改装的厕所时,不由的额头上滴下了冷汗。

    和冬梅说的一模一样,钻井队的厕所,就是在沙漠里面挖一个很大的坑,然后把一个野营房,给放到坑上面去。

    接着,给野营房的地板上钻几个洞,就称之为厕所了。

    涛涛原本以为,自己憋到开会结束后,会痛快的释放。

    可是他错了,当他蹲了半个小时,露在外面的屁股,被从外面沙漠吹进坑中,再从坑中吹上来的冷风,冻的麻木的时候,他仍旧上不出来。

    显然,涛涛已经憋的过时了。

    涛涛听说过便秘,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便秘。

    可是,经过这么几次开会的憋之后,涛涛也患上了

    便秘,而且是那种顽固的便秘。

    涛涛的这个便秘,完全是憋出来来的。

    至此,在苏里格沙漠里面当钻工,涛涛所面对的困难,除了天气的寒冷,工作的辛苦,又多了一项痛苦,那就是便秘。

    因为工作辛苦的关系,涛涛每天都吃的很多。

    涛涛觉得,既然吃的很多,那么也应该排泄的很多,可是他竟然排不出来,这让涛涛痛苦不堪。

    他甚至想吃泻药,只要能让自己舒服点。

    可是,在这荒漠里面,不要说买药了,就是连个人家,都看不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