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63章 当然是咬牙过来的

正文 第663章 当然是咬牙过来的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卫国看着冬梅,说:“不回来怎么办?“

    冬梅看着卫国说:“回来怎么办?“

    话毕,两人都陷入了沉思。

    在冬梅心里,涛涛的这份工作,得来的非常不易。

    如果他就这样放弃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

    而在卫国眼里,他深切的知道,涛涛所选择的工作之辛苦。

    他不忍心让自己的儿子,像自己一样,这样辛苦一辈子。

    虽然夜已经深了,但是夫妻两人,却没有一丝睡意。

    突然,冬梅给卫国道歉,说:“卫国,我错了,都是我的责任,都是我没有监护好涛涛,让他报了钻井,让他上了钻井队。“

    卫国摇摇头,他看着冬梅,说:“跟你没关系,都怪我之前没有把厉害关系给你们说清楚,让你们娘两,蒙着眼睛去报了钻井。“

    冬梅看着卫国,说:“既然孩子已经工作了,那么就让孩子坚持工作吧,说不定熬几个月下来,就完全适应了呢。“

    卫国摇摇头,叹息着,说:“我在钻井干了一辈子,都没有适应过来,更不要提涛涛了。“

    冬梅不敢相信的说:“你从年轻的时候,就在钻井队干,一直干到现在,都没有适应?

    那你这一辈子,是怎么过来的?“

    卫国淡淡的说:“还能怎么过来,当然是咬牙过来的。“

    冬梅坐在床头,她身上披着一件军大衣,说:“既然你能这样一辈子熬下来,那么涛涛也可以,毕竟他将来也是要成家立业,也是也要养家糊口的。

    如果他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那他怎么在这个社会上立足?“

    卫国反问冬梅,说:“社会上没有稳定工作的人多了,他们不都立足的好好的吗?“

    话毕,卫国继续说:“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就在农村种地,纯粹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才上的钻井队,不像涛涛他们这一代人,从小有吃有喝,养尊处优,不知道种地的辛苦,不知道赚钱的艰难,不知道生活的艰辛,你让他在钻井队坚持干下去,他怎么能坚持下去?“

    听到卫国的话,冬梅沉默了。

    她心里非常清楚,当时卫国上钻井队的时候,是在周围人的羡慕中去的。

    并且,卫国是骄傲的去的。

    可是现在,涛涛是在周围人的嘲笑中去的。

    涛涛是没有退路了,才去的。

    如果把卫国那个时代的那一套拿过来,硬生生的套在涛涛身上,根本行不通。

    冬梅迷茫的看着卫国,说:“那你说该怎么办?“

    卫国想了想,说:“在钻井队干,工作辛苦不说,还顾不了家,也挣不了几个钱。咱们给孩子在省城这里租个门面房,开个商店,工作既轻松,收入还好,最主要的是,既能照顾上父母,也能照顾上孩子,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冬梅知道开个商店的话,收入肯定要高于在钻井队工作,可是在她传统的思想里面,冬梅始终认为,开商店那真的不能叫做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只能说是谋生而已。

    她对卫国说:“开商店是赚钱,是轻松,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孩子如果干那个工作的话,他在同学面前,抬的起头来吗?

    我们出去了,别人问我们,你儿子是干什么工作的,我们说开商店的,你觉得这样好吗?“

    卫国虽然表面愚笨,但是他的眼光,一直要比冬梅看的长远。

    而且,卫国始终是比冬梅要客观公正的。

    卫国给冬梅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自己年轻那会在新疆,有一次坐着车出去勘探。

    零下三十度的天,在沙漠里跑了一天。

    他当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回头想想,如果当时车抛锚了,在那么寒冷的荒郊野外,必死无疑。

    还有一次,卫国所在钻井队一个钻工,早晨下班,从井场回驻地的时候,因为高兴,把包着脸的围巾取了下来。

    结果,仅仅从井场到驻地十分钟的路上,那个钻工的脸,就被冻伤。

    并且,冻伤在他的脸部,留下了永久性的伤痕。

    听到了卫国的这些描述,冬梅不说话了。

    冬梅虽然从小生活在寒冷的关中农村,但是关中即使寒冷,也没有到那么冷的地步。

    所以,她很难想象内蒙沙漠里面的极度低温。

    冬梅看着卫国,说:“不行这样,明天早上,再给涛涛打一个电话,咱们父母的,先征求下孩子的意见,如果他真的不想干了,那么就回来给他开商店,如果他想继续干,那咱们就告诉他,张丽那里的好消息,你说怎么样?”

    卫国觉得这个办法可行,至少不会在自己和冬梅之间产生争论。

    他说:“能行,那咱们明天早晨,就给儿子打电话,问问他的意见。”

    话毕,卫国看看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正是夜晚最寒冷的时候。

    卫国看着披着军大衣,坐在床上的冬梅,说:“好了,你睡吧,别再想了,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晚上睡不好,第二天还不轻松。”

    冬梅脱掉了军大衣,钻井了被窝。

    她看着卫国说:“你也睡吧,虽然你身体暂时还很好,可是你也不能光着身子半天不穿衣服,小心着凉。”

    说着,两人就不约而同的钻进了被窝。

    可是,虽然冬梅和卫国都钻进了被窝,但两人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冬梅脑海里面想的是,这么冷的天气里面,孩子今天晚上,可怎么熬过来?

    而卫国心里想的是,即使涛涛熬过了,今天晚上这个寒冷的夜晚,可后面还有无数个寒冷的夜晚,等着他呢。

    接下来的日子,他该怎么过呢?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两人早早就从被窝爬了出来。

    冬梅心情郁闷的在厨房做着饭。

    而卫国则坐坐在客厅里面,心里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的沉重。

    两人准时盯着时间。

    刚一到八点,冬梅就准备拨打涛涛的电话。

    卫国拦住了冬梅,他告诉她,虽然理论上说,涛涛应该是八点下班,可是开完会,交完班,一般都会到八点半左右。

    所以,卫

    国建议冬梅八点半再打电话,不然打的太早,涛涛在干活,肯定接不上电话。

    终于,到了八点半,冬梅催促着卫国,把自己的电话拿到厨房去。

    她生怕涛涛走进了野营房,然后关上窗户睡觉。

    因为涛涛所在的地方,信号本来就差,如果再关上野营房的窗户,那屋里的信号,基本就绝缘了。

    冬梅洗完了碗筷,她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然后打通了涛涛的电话。

    涛涛接电话的速度很快,可是结起电话后,信号却差的不是一点,彼此双方,根本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