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60章 你弱,他就强,你强,他就弱

正文 第660章 你弱,他就强,你强,他就弱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一连心情抑郁了几天的冬梅,好不容心情大好,可是却突然遭遇卫国劈头盖脸的谩骂,她一头雾水的看着卫国,说:“你怎么了,刚回来就骂人呢?”

    卫国一边指着冬梅的脑袋,一边骂道:“我让你带着涛涛去双选会报水电厂,哎,就算水电厂报不了,报个采油也行啊,你干嘛让涛涛报个钻井,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面对卫国的突然爆发,冬梅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

    她说:“已经报了,你让我怎么办?”

    卫国走近了冬梅,表情凶悍的说:“你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唯一的一个儿子去钻井队?”

    当卫国走近了,冬梅才看清楚卫国脸上的表情。

    他没有开玩笑,而是真的大怒了。

    冬梅大好的心情,突然变的一平如水。

    她说:“我让他不行再等等,不要着急的报钻井队,等宏天公司的采油工招聘,可是他不听啊。”

    卫国掰着几个指头,给冬梅算着说:“如果涛涛去了井下,那么他就在咸阳市工作,朝九晚五。

    如果涛涛去了水电厂,那么他只在春检的时候忙活一阵子,这个时候已经休息了。

    如果涛涛去了采油,这个时候正在单井上,趟在房子里面看着电视呢……”

    冬梅听到卫国说的头头是道,她心里一阵气愤。

    她说:“既然你知道这么多,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现在孩子已经报了钻井了,你才告诉我。我要是像你一样,知道这么多,我打死也不会让涛涛上钻井队的,我告诉你,你永远都是马后炮。”

    卫国看到冬梅开始反驳自己了,他的气势,稍微弱了一点。

    他说:“钻井队三班倒,一个白班,一个夜班,每个班至少工作十二个小时,不仅辛苦,而且还危险,你怎么就能让涛涛上钻井队呢?”

    卫国说话的气势,虽然没有刚才那么强了,但是依然凶悍。

    闻言,冬梅这才了解了钻井队的工作形形势。

    她说:“你要是早告诉我,钻井队要这么频繁的熬夜,我肯定会告诉涛涛,让他不要去钻井队的,你一天在家里,对于工作,闭口不谈,我一问你,你就骂我,说我一个女人,一个家属,又不去前线上班,知道那么多干嘛,现在好了,由于我的无知,孩子的无知,去了单位最辛苦,最危险的钻井队,你高兴了吧。”

    这时的冬梅,已经开始生气了。

    卫国看到冬梅生气了,他的气焰再弱了一点。

    他说:“就算你不知道这些细节内容,但是你也该跟着我去过新疆,知道钻工每天是个什么样子,你怎么能让涛涛上去,当老钻呢?”

    冬梅慢慢的,由柔软变的强势。

    她说:“当年我在新疆,我看你们上班也闲着啊,就是搬家的时候,吃不上饭而已,也没有你说的这么辛苦啊?”

    卫国给冬梅解释,说:“当时的钻井队,一年或者两年,才打一口井,现在呢,一个礼拜就打一口井,工作量,劳动强度,危险系数,能比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闻言,冬梅气的脸发青。

    她说:“别的孩子,报名的时候,都是父亲带着去的,你一个人呆在山上,根本不下来,让我一个女人,领着孩子去报名了,你回来还责怪我,我问你,到底怪你,还是怪我?”

    冬梅和卫国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了,冬梅早就摸透了卫国的套路,他就像一根弹簧,你弱,他就强,你强,他就弱。

    所以,每当卫国及其凶悍的和冬梅吵架的时候,冬梅也不需要怎么和他理论,只需要表现的比他强悍就好了。

    即使这样,就足够吵过卫国,足够打败卫国了。

    卫国凶悍的表情没了,他说:“我不是在山上上班,下不来吗?”

    反之,冬梅的表情则更加凶悍了。

    她说:“孩子小时候的教育,你回不来,管不上。

    孩子的高考,你没有回来。

    孩子现在的择业,你又没有回来。

    我问你,你作为一个父亲,每当孩子在面对人生的重大选择的时候,你都是以一个旁观者,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在参与?

    我问你,你觉的你做的对吗?”

    当冬梅表情凶悍了之后,卫国表情立马柔弱了。

    当冬梅把嗓门提高后,卫国立马声调压低了。

    卫国终于低下了头,转身朝阳台走去。

    可是,相比卫国的退却,冬梅却开始发飙起来。

    她不依不饶的跟在卫国的身后,责骂他,说:“你要是在孩子双选会那天回来,孩子肯定也不会选错单位,我问你,你的工作重要,还是孩子的前途重要?

    难道你找李经理请两天假,从山上下来,这点假,也请不到吗?”

    卫国被冬梅骂的无言以对。

    他低着头,俯着身子,拿着洒水壶,开始给阳台上的花花草草浇水。

    冬梅继续骂道:“现在好,涛涛上了钻井队,你高兴了吧,你满意了吧,你知足了吧……”

    卫国被冬梅从阳台骂到卧室。

    接着,卫国又从卧室被骂到了客厅。

    直到最后,卫国躲进卫生间,冬梅才停止了对卫国的谩骂。

    这次吵架,虽然是卫国挑起的头,但是却以冬梅的胜利而告终。

    以前年轻的时候,因为卫国能赚钱,冬梅很是自卑。

    所以,每当夫妻吵架,冬梅都是处于下风。

    而现在,冬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充分发挥了自己口才的优势。

    她把口吃的卫国,给驳斥的无言以对,理屈词穷。

    冬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等了半天,还不见卫国从卫生间出来。

    她心说,这个卫国,就算是上个大号,也该出来了。

    于是,冬梅悄悄走了过去,把耳朵贴到了卫生间的门上。

    她偷听着里面的动静。

    房子本来就不隔音,再加上卫生间的门是玻璃门,所以卫国在里面的声音,冬梅是听的一清二楚。

    突然,冬梅听到卫国在卫生间里面哭泣。

    冬梅一愣,她心说,卫国是个从来不哭泣的人,他上

    次哭泣,还是父亲去世的时候,这一转眼已经十几年了吧,怎么卫国突然开始哭泣?

    难道是自己把卫国给惹哭的?

    想到这里,冬梅突然非常的自责。

    她心说,哎,骂人也该有个度,自己是不是,过了那个度了?

    于是,冬梅开了一下卫生间的门。

    可是,冬梅却发现,卫国竟然把门给反锁了。

    她冲着里面喊道:“卫国,快出来,你在里面干什么呢?”

    卫国赶紧擦拭着眼泪,他生怕冬梅发现自己哭了。

    他说:“我上完厕所就出来。”

    虽然,卫国已经十分注意了,但是冬梅依然听出来了卫国说话的声音中,夹杂着哭腔。

    为了让卫国高兴起来,冬梅劝卫国,说:“好了,出来吧,别哭了,都是我不对。”

    卫国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说:“谁说我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