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59章 脚踏两只船,简直天理难容

正文 第659章 脚踏两只船,简直天理难容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拿着电话的手在颤抖,她支支吾吾的说:“涛涛他已经上钻井队了”

    听到涛涛已经工作了,张丽替冬梅感到高兴的说:“不错啊,涛涛终于工作了啊,签的是什么合同?”

    冬梅觉得自己把话题给绕开了,她赶紧说:“签的合同制b呢。”

    张丽笑着说:“那不错啊,算是正式工,铁饭碗了啊,对了,涛涛招到哪个单位了?”

    每当有人问起,涛涛被招到哪个单位的时候,冬梅的心里,突然就凉了一截子。

    这种心凉,就好比之前,当涛涛刚高考完,有人问你家儿子考到哪个大学一样的难受。

    冬梅声音小了许多,她说:“招到钻井队了。”

    听到钻井队,张丽惊讶的说:“啊,怎么能招到钻井队呢?”

    听到张丽也说钻井队不好,冬梅无奈的说:“当时在双选会,我让他不要去钻井队,再等等宏天公司的招聘,可是他着急啊,就上了钻井队。”

    张丽惋惜的说:“上了采油好,钻井太苦了,饶里的弟弟饶刚,就在钻井队,天天喊苦喊累,嚷嚷着不想干了。”

    冬梅知道,饶里家里面,也就饶里一个人,通过考学走出了农村,再剩下的兄弟姐妹,全部在村里种地。

    她问张丽,说:“饶刚不是之前在农村种地吗,按道理,种地该比钻井苦把,他怎么也能叫苦呢?”

    张丽说:“哎,冬梅,你是不知道啊,现在打井的速度快极了,所有的队伍都在赶进尺,抢时间,工作量那个大,干活那个辛苦啊,说实话,还真的比在农村种地辛苦。”

    闻言,冬梅的心里又凉了半截。

    她心说,既然钻井队辛苦到这种地步,卫国为什么当初,不给自己说清楚?

    如果卫国告诉自己,钻井队比种地还苦的话,自己当时哪怕给涛涛下跪呢,也不会让他上钻井队的。

    可是现在,虽然知道了,已经晚了。

    张丽听到冬梅不说话了,知道她心情不好。

    于是,张丽安慰冬梅,说:“冬梅,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冬梅感觉心里懊悔的说:“哎没事儿。”

    张丽安慰冬梅说:“冬梅,你别担心,我完了找饶里说说,他在钻井队认识人,想办法把涛涛放到一个轻松的岗位去,估计能好点。”

    听到饶里有这层关系,冬梅仿佛遇到了救星,她说:“那就太感谢你们了啊,要是能把涛涛放在一个轻松的,安全的岗位上,我这个做母亲的,晚上也能睡个踏实觉了啊。”

    张丽笑着说:“我们都是做父母的,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没事儿,别怕,这个事情就交给我了。”

    可是,冬梅并不知道钻井队哪个岗位轻松。

    她斗胆问张丽说:“张丽啊,你说饶里,把涛涛放到哪个岗位,能轻松点呢?”

    张丽当即说道:“既然涛涛是大学生,那么让他当一个老钻,实在是太可惜了,我让饶里找找人,让涛涛去当技术员,你看怎么样?”

    闻言,冬梅喜出望外。

    她说:“不会吧,涛涛还能当技术员?”

    张丽肯定的说:“既然是大学生,怎么不能当技术员,过两天,事情给你办好了,我通知你,对了,完了,你把涛涛具体在哪个队,哪个项目部,队长的名字,都给我发过来。”

    冬梅点着头,高兴的说:“那太好了,完了,我回到家,就给涛涛打电话,让他把这些信息发过来。”

    张丽笑着说:“这样,你心情好点了吧。”

    冬梅憨笑着,说:“高兴了,高兴了”

    张丽听到冬梅心情好了,她便言归正传问冬梅,说:“对了,涛涛什么时候冬休呢?”

    冬梅高兴的说道:“他们队,估计还有一个月就冬休了。”

    张丽说:“那涛涛冬休了,你给我打电话,咱们两家约着,吃个饭,让我们家饶迪,见见涛涛,顺道看两个孩子来电不?”

    说完,张丽咯咯的笑着。

    闻言,冬梅心情极度复杂,她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坏?

    既然她已经答应了人家红霞的女儿李静了,那肯定就不能再答应人家张丽的女儿饶迪了?

    不然,自己让儿子脚踏两只船,简直天理难容啊?

    可是,自己如果不答应张丽,那岂不是让张丽难堪了?

    人家张丽作为女方,拉下面子,主动提出要见你男方,你还给人家拒绝了,你说你是不是,耍的有点太大了,做的有点太过分了?

    再说了,人家张丽看到涛涛当个老钻可惜,还答应让涛涛当技术员呢?

    想到这里,冬梅一咬牙,心说,反正自己这辈子,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今天就昧着良心,做一回吧。

    她对张丽说:“张丽,涛涛只要一回来,我就给你打电话,让两个孩子见见。”

    张丽高兴的说:“那好吧,等你电话,我就不打扰你了。”

    挂了电话后,冬梅走进电梯。

    她心里很自责,心说,自己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呢?

    要是涛涛把饶迪给放鸽子了,或者说是把李静给放鸽子了,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啊?

    冬梅出了电梯,她一边开门,一边在内心里面自责自己。

    可是,当冬梅把门打开的时候,她突然又想开了。

    她告诉自己,虽然让涛涛去和饶迪相亲,但是人家饶迪可是大家闺秀,可是大户人家的闺女,而涛涛是平民百姓的儿子,简直就是白雪公主碰上啦蛤蟆,人家饶迪,还不一定能看上涛涛呢。

    反过来再看李静这边,虽然红霞现在口口声声,说的信誓旦旦,但是等李静上了山之后,面对一大波帅哥的死缠烂打,她还不一定能守得住自己呢?

    想到这里,冬梅突然心情好了很多,也不再内心里面自责自己。

    于是,冬梅打开门之后,高高兴兴的走了进去。

    刚走进门的冬梅,突然看到卫国穿着白衬衣,正背对着自己,在阳台里面浇花。

    冬梅知道卫国这几天就该冬休回来了,可是她没有想到,卫国今天会回来。

    冬梅心情大好的说:“卫国,你冬休回来了啊。”

    可是,相比冬梅的高兴,卫国转过身后,却突然凶神恶煞的责骂冬梅。

    他气势汹汹的说:“谁让你把涛涛领过去报的钻井队,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