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51章 奔赴苏里格

正文 第651章 奔赴苏里格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原本计划四个月的培训,在两个月之内匆匆结束了。

    涛涛被分配到了内蒙古,苏里格沙漠里面的天然气井。

    面对遥远的内蒙古,冬梅很是担心。

    冬梅去过新疆的沙漠,她知道沙漠里面环境的恶劣。

    虽然内蒙古没有新疆遥远,但同样是沙漠。

    她知道沙漠里面的生存环境,异常的艰辛和困苦。

    冬梅清晰的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跟着卫国去新疆的沙漠。

    那时,正值热天,大中午的,卫国却提醒冬梅,要她准备好棉衣。

    冬梅很不理解,她说大夏天的,干嘛准备棉衣,岂不是吃饱了撑的?

    可是,当太阳刚一落山,温度就开始骤降。

    冬梅不仅换了棉衣,更是换了棉鞋。

    面对如此温差剧烈的沙漠,着实给冬梅了一课。

    冬天出门的时候,卫国让冬梅,不仅要把衣服穿厚,更要把脸都给包住,最好只留两个眼睛就行。

    可是,冬梅天生火气大,她觉得要是出门,把脸也给包住的话,那简直太难受。

    所以,她便只戴了个口罩,跟着卫国出了门。

    行走在空旷无垠的沙漠戈壁里,面对凌冽的寒风,冬梅才理解了卫国的话。

    她后悔自己没有把整个头都给包起来,因为戴个口罩,根本就不管用。

    沙漠里面的冷风,哪里是风啊,简直就是刀子,吹到哪里,哪里就像被刀割一样的痛。

    冬梅还记得,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蹲在房子里面,端着个饭盒,吸溜吸溜的吃着。

    房子里面又热,空气又不好,而外面既凉快,空气又好,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把饭盒端出去吃饭。

    冬梅纳闷了,她想,春天里,天气已经不太冷了,何况大家还都吃着热饭,能有多冷?

    干嘛不出去吃饭?

    于是,冬梅打开门,站在院子里面吃饭。

    当她站在院子里面后,她感觉外面简直太美了,空气又好,又凉快。

    在屋子里面吃饭,简直就是一种受罪。

    可是,还没等冬梅高兴完毕,一股风吹过,冬梅再看看饭盒里面,竟然半碗沙子。

    这时,冬梅才理解了,大家为什么宁可在房子里面,又热又难受的吃饭,也不出去外面,在凉快中吃饭的原因。

    因为外面除了吃沙子之外,根本就吃不成饭啊。

    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多的简直数不胜数。

    当冬梅提醒涛涛去内蒙班的时候,一定要戴够衣服时,涛涛却不以为然的说:“才十一月份嘛,感觉外面的温度才刚零下,有那么冷吗?”

    冬梅提醒涛涛,说:“等你到了苏里格沙漠,室外的温度,最冷的时候,可能要接近零下四十度呢。

    所以,你不光要拿棉衣,你还要拿护脸,护脖……”

    涛涛长这么大,他能体会到的最低温度,也就是他在陕北的时候,下了晚自习那一阵阵,零下十度的低温。

    况且,他刚从有暖气的教室出来,不一会儿,又进了有暖气的房子,所以他根本体会不来,极度低温有多么的可怕。

    因为涛涛并不想带那么多东西,所以他拒绝了冬梅给他准备的,好多非常重要的东西。

    涛涛感觉自己被分配到了内蒙,他非常的骄傲。

    因为她感觉,所有今年和自己一起参加工作的同学朋友,好像还没有谁,能像自己一样,去那么远的地方。

    涛涛还专门打电话问过同学都分配到了哪里。

    樊伟分到了靖边片区的水电厂。

    王小朝分到了陇东的通信处。

    谭蘋分到了定边的钻井项目部。

    于红利分到了延安的采油四厂等等。

    涛涛一边给同学们,炫耀着自己所分配的苏里格沙漠,一边在幻想,电视把沙漠描写的多么的壮美雄伟。

    涛涛还专门查了苏里格三个字,在蒙古语中的意思。

    原来,蒙语苏里格翻译过来,就是不生不熟的肉。

    当初,成吉思汗西征的时候,经过此地时,因为战况紧急,不得已把煮的半生不熟的肉吃了,而赶赴战场打仗。

    最后,大家竟然打了一场大胜仗,所以便把这里命名为,半生不熟。

    涛涛觉得,既然成吉思汗都能在那里打仗,自己为何不能适应那里的环境和工作?

    显然,涛涛严重低估了苏里格沙漠里面,生活的困苦和寒冷。

    直到他以身试法,真真体会到了苏里格沙漠里面的严寒,他才明白,之所以成吉思汗的成功,后人不可复制,就是因为他所承受的痛苦,旁人根本无法承受。

    涛涛和大家所乘坐的大巴,从礼泉基地出发,一路高速,径直开了十几个小时之后,才抵达榆林市。

    这里,距离苏里格沙漠尚且还远。

    由于天黑,开车危险,所以大家便暂时在榆林市住宿了,准备再第二天天亮之后,继续朝着苏里格沙漠进发。

    涛涛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硬座。

    当他从大巴下来的时候,整个人简直散架了,痛苦不堪。

    可是,迎接他的不仅有身体的疲惫,更有天气的寒冷。

    衣着单薄的涛涛,明显感觉到榆林这个地方的温度,比礼泉基地低十几度,非常的寒冷。

    与涛涛同行的蝈蝈,石头,邓海鱼,崔小涛等等同学,都被冻的瑟瑟发抖。

    其中,邓海鱼和涛涛关系不错。

    培训两个月下来,涛涛和邓海鱼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邓海鱼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经济系,毕业后没有找工作,便直接回了单位。

    虽然邓海鱼和涛涛同一年毕业,但是他的年龄,却比涛涛大两岁。

    相比二十三的涛涛,已经二十五岁的邓海鱼,显的苍老很多。

    由于两人作息时间相似,所以涛涛和邓海鱼住到一个房子里面。

    酒店突然入住了几十个青年男生,所以很快就引起了,附近洗头房的注意。

    当涛涛和邓海鱼洗漱完,准备睡觉的时候,房间里面的电话,便不停的打进来。

    这些电话,不是询问是否要按摩,就是询问是否要洗头?

    两人挂了电话之后,竟然有女孩主动找门来。

    并且,女孩告诉了他们,一次消费的价格。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从来没有见过此等世面的涛涛,错愕不已。

    虽然涛涛很害怕,可是海鱼却动心了。

    他告诉涛涛,与其天天自己解决,还不如找个女孩来的过瘾。

    于是,他支走了涛涛,放女孩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三分钟之后,当女孩离开后,涛涛走进门。

    他发现海鱼正如抽了大烟一样,舒服的躺在床,享受着刚才的意犹未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