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49章 眼下没有机会,不代表将来没有机会

正文 第649章 眼下没有机会,不代表将来没有机会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当冬梅知道涛涛的教官,竟然是村西头三星的儿子少君时候,她是既惊讶又激动。

    她惊讶的是,少君高中学历,现在竟然给一群本科生,当起了老师和教官。

    她激动的是,能在礼泉基地见到本村的孩子,实在是难得啊。

    冬梅本来准备邀请少君来家里吃饭,可是还没等冬梅邀请,少君竟然主动提着东西,上门过来看望冬梅了。

    冬梅卫国家,虽然和少君家,都是一个村子的人,但是两家人关系却很一般。

    当年,由于卫国是村子里面,少数几个考学出去的孩子,所以村里人在羡慕的同时,也很妒忌卫国家。

    而当时三星作为村长,还专门难为过冬梅。

    当时冬梅在生了两个孩子之后,按照规定,是必须要做结扎手术的。

    可是,当时冬梅的身体非常不好,并不适合做结扎手术,她想把日子往后推一推。

    可是,作为村长的少君爸三星,却不同意。

    他特地带着人过来冬梅家抓人。

    为躲避三星抓自己,冬梅在家里的地窖躲过,在房顶上躲过,甚至还曾经为了躲避三星的抓捕,还从后院的墙上翻过去逃跑过。

    最后,三星因为没有抓到冬梅,而一气之下抓了,刚从新疆冬休回来的卫国。

    当时,三星告诉卫国,如果冬梅不回来,那么就抓他去结扎。

    三星本以为这样会吓到卫国,可是卫国反倒凌威不惧。

    他告诉三星,自己贱命一条,反正在新疆当石油工人,一年才能回来一会,要下面也没啥用,要扎随便扎,他概不反抗。

    虽然男人也可以结扎,但是三星最后,还是放了卫国。

    当时,这个事情闹的满村子人都知道。

    甚至连年仅六岁的涛涛,都被家人告知,如果有人问你妈妈在不在家,你一定要说不在家。

    虽然涛涛只是一个六岁的,不懂事的孩子,但是他却牢记了大人的话。

    当他被三星询问时候,他坚定的说妈妈不在家,家里只有爷爷和奶奶。

    最后,卫国为了让冬梅逃避结扎,连夜晚上带着老婆孩子去了三线,然后坐车辗转去了陇东钻二基地。

    说实话,如果当时不是村长三星逼的那么紧,卫国还真有可能让冬梅带着孩子,在老家多呆几年呢,也不会那么及时的,把冬梅从农村带出去,让她少受几年的苦。

    那件事情过去好多年,当三星上年纪之后,他自己也后悔了。

    他后悔当时不应该难为冬梅和卫国。

    所以在卫国爸去世,挖坟的时候,三星格外的卖力。

    他试图通过自己的表现,来让冬梅和卫国原谅自己的过错。

    现在,三星的儿子竟然成为了涛涛的教官,实在是让冬梅没有想到。

    而三星在得知了自己儿子,在卫国所在单位当教官的时候,也格外的诧异。

    他在诧异的同时,也从心里期盼,卫国能够不计前嫌,帮自己一把,把自己的儿子少君带入油田工作,并且成为一名正式的石油工人,不用退伍了之后,回家种地。

    所以,少君的这次过来,也是想,能见到卫国,能看到希望。

    少君一进门就非常的客气,他阿姨长,阿姨短,叫的非常亲切。

    冬梅从来都是不计前嫌的人。

    她一生信奉的人生信条,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一个善良的人。

    冬梅看到少君来了,她特别高兴,给少君烧了四个菜,还做了一个汤,好好的款待他。

    冬梅自从农村出来后,就没有再见过少君的父母了。

    她询问少君的父母,现在都在做什么?

    少君告诉冬梅,他爸爸妈妈已经不种地了,都在外面打工呢。

    爸爸在饭店里面当厨师,妈妈在饭店里面端盘子。

    询问完了少君的父母,冬梅又询问他弟弟少伟,在干什么?

    少伟比少君小两岁,两人都非常的白。

    少君告诉冬梅,弟弟少伟在台州的台资企业里面打工呢,一个月算上加班,能赚三千多块钱。

    冬梅询问完了少君,少君又礼貌性的询问冬梅阿姨和卫国叔叔。

    当他得知,卫国在省城花了几十万,买了一百四十平米房子的时候,他简直羡慕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少君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县城买一套房子。

    可是,他却感觉以自己现在,一个月一千块钱的工资,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实现自己在县城买房的梦想。

    虽然少君没有房子,但是他却谈下了一个女朋友,而且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涛涛关心的询问少君,是怎么追上人家女孩的?

    少君感觉自己也没有怎么追,就是别人介绍,然后自己去见面,不知不觉的就成了。

    说着,少君就拿出了女孩的照片。

    涛涛和少君同岁,当他听到少君竟然已经和女朋友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时,他非常之惊讶。

    他看着少君,说:“少君,你现在才二十三岁,难道这么快,就准备结婚啊?”

    涛涛的心理年龄,要远远的低于他的实际年龄。

    不成熟的涛涛,不要说谈婚论嫁了,就是找个女孩朋友,他都感觉费劲。

    少君却非常淡然的说:“咱们都已经二十三了,该结婚生孩子了。”

    闻言,涛涛十分不理解。

    他觉得,要是让自己现在结婚,现在生孩子,自己根本就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冬梅好奇的问少君,说:“你媳妇是哪里人?”

    少君一边把女朋友的照片装进钱包,一边说:“铜川人。”

    听到铜川人,冬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煤矿。

    她说:“你媳妇在煤矿上班?”

    少君摇摇头,说:“我女朋友是煤矿子弟,她父亲在煤矿上班呢。”

    听到女孩的父亲有工作,冬梅询问女孩的工作。

    她说:“她没有回单位吗?“

    少君笑笑,说:“煤矿哪里有油田好,煤矿现在,都是在走下坡路,不断的倒闭,不要说招收子弟了,就是本单位的职工,都在面临

    下岗呢。

    它哪里有油田这么好,不但正在走上坡路,而且还在不断的招工,不断的涨工资。”

    冬梅看着少君眼睛里面羡慕的样子,她问少君,说:“你现在当教官,是什么编制?”

    听到编制,少君长吁短叹的说:“哎,能有什么编制,就是一个零时工,干一天,结一天的工资,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被辞退了呢?”

    听到少君是零时工,冬梅叹息道:“我还以为你是单位,专门从部队招收过来的正式工呢。”

    少君感叹,说:“我要是能成你们单位正式工的话,我晚上睡在被窝里面,都偷着笑呢。”

    话毕,少君觉得自己找到了机会。

    他便从冬梅嘴里,探着口风,说:“冬梅阿姨,我卫国叔叔,能有办法,把我弄到你们单位来不?”

    闻言,冬梅想到了勇勇和郭鹏。

    他说:“办法有是有,但是现在让你去上长庆石油学校上学,可能你的年龄有点超了。”

    听到长庆石油学校,少君知道那个学校。

    他说:“我要是初中刚毕业,就去上那个学校的话,估计现在已经在油田都上班了。”

    冬梅说:“是啊。”

    少君问冬梅,说:“冬梅阿姨,我卫国叔叔,在哪个单位上班呢?

    他能把我弄到他们单位上班不?”

    冬梅说:“卫国在固井公司上班呢,他们单位现在是香饽饽,不要说你进了,就是涛涛都进不去呢。”

    听到卫国所在的单位这么难进,他又追问钻井。

    他说:“冬梅阿姨,在我来之前,我朋友孙教官就通过关系,以单位子弟的名义,上了钻井队,签了合同制b的合同,你们能不能把我弄成,单位哪个老工人的子弟,然后以合同制b的形式,上钻井队?”

    闻言,冬梅感觉非常困难。

    她说:“这个非常难啊,因为单位的所有职工的子女,都是登记在册的。

    要是有从老家带回来的子女,还得做亲子鉴定,才能回单位招工呢。”

    闻言,少君的心,彻底凉了。

    他说:“那看来,如果我现在想进单位的话,只能以零时工的形式进去了?”

    冬梅给少君解释,说:“如果按照零时工的性质进来,那就划不来了。

    虽然零时工和正式工都干一样的活,但是零时工却没有奖金,而且各种福利待遇也减半,根本划不来。”

    闻言,少君灰心丧气的说:“哎,现在想进个有编制的单位,简直太难了啊。”

    冬梅安慰少君,说:“你先不要失望,你先把你的教官干着,说不定哪天,机会来了呢。”

    对于冬梅的安慰,少君根本听不进去。

    他说:“我觉得机会永远不会来的。”

    相比少君来说,冬梅看的很长远。

    虽然,眼下对于少君来说,确实没有什么机会,但是不代表将来,就没有什么机会。

    在冬梅和卫国夫妇的帮助下,少君在培训中心一直干了下去。

    虽然,他一直是零时工。

    几年后,当少君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新的劳动法颁布了。

    其中,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工资分配,应当遵循按劳分配原则,实行同工同酬。”

    于是,坚持不下去的少君,又看到了希望。

    他继续以零时工的形式干着。

    可是,虽然新法颁布了,但到实行还有一段漫长的日子。

    当少君工作到第八个年头的时候,单位开始执行同工同酬了。

    虽然少君仍然是零时工的身份,但是他的工资,奖金,以及各种福利制度,已经和正式工,没有什么区别了。

    甚至,作为一名零时工,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住房公积金,也都有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