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46章 故地重游,礼泉基地

正文 第646章 故地重游,礼泉基地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眼看饶迪就要走进星龙园广场了,可是她却在进口的时候,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张丽看见饶迪没有过来,而是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赶忙朝着饶迪招手,说:“饶迪,我们在这儿呢。“

    冬梅也看着饶迪的怪异举动,而惊讶不已。

    显然,饶迪并没有听见张丽的喊叫声。

    她径直坐出租车,朝二区门口驶去。

    张丽一边掏出电话,一边对冬梅母子,说:“这孩子,搞什么呢,让她过来,她怎么能坐个出租车,就走了呢?“

    涛涛看着饶迪远去的样子,悄声的对冬梅,说:“老妈,饶迪该不会看不我吧,然后转身就走了?“

    冬梅点点头,说:“有可能,要不然人家怎么会,马就要走进广场了,却转身搭车走了呢?“

    张丽听见了冬梅和涛涛的对话,她说:“不会的,那么远,饶迪怎么可能看清涛涛呢,再说了,你们家涛涛长的也不赖啊。“

    张丽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打通了。

    张丽生气的在电话里面,质问饶迪说:“饶迪,你搞什么呢,怎么坐出租车走了,难道你不见涛涛了啊?“

    饶迪在电话里面焦急的说:“老妈,我爸胃疼的厉害,我看,得送他医院,我刚才出来,拦了辆出租车进小区里面,准备楼扶我爸去医院呢。“

    闻言,张丽紧张的挂掉了电话。

    她一边朝家里跑去,一对给冬梅解释,说:“冬梅,不是饶迪不来,是饶里胃疼的厉害,要医院呢,我先回去了,改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话毕,张丽就朝着家里跑去。

    冬梅看着张丽狂奔的样子,说:“张丽,你要帮忙吗?“

    张丽站住后,回过头来,摆摆手,说:“不用。“

    话毕,张丽就消失在了人海中。

    看到张丽走了,冬梅叹了口气,说:“哎,看来你们两个孩子,是没有缘分啊。“

    相比冬梅的叹息,涛涛却感觉这样非常好。

    涛涛感觉自己,相比刚才的手足无措,和紧张无比,现在的自己,算是彻底放松了。

    他说:“饶迪不来了还好,她要是来了,我会更加紧张的呢。“

    冬梅不解的看着涛涛,说:“这孩子,你干什么都紧张,相个亲,有什么好紧张的?“

    话毕,冬梅和涛涛便朝着家走去。

    而涛涛平生的第一次相亲,也以失败而告终。

    ……

    在家等待了几日之后,涛涛终于接到了去培训的电话。

    因为是去礼泉基地培训,所以涛涛并没有感觉有多陌生。

    他和冬梅在城西客运站,坐了大巴之后,便直达了礼泉基地。

    冬梅走进礼泉基地后,她感叹,自从在省城住了大半年之后,却突然感觉礼泉基地好土,好落后。

    冬梅清晰的记得,她第一次来礼泉基地的时候,还是北院下面的房子,刚开始盖的时候。

    那时,自己和卫国千里迢迢的,从陕北甘泉基地下来,为的就是看看北院的房子怎么样了。

    当时,冬梅觉得礼泉基地,简直就太好了,至少相比甘泉基地来说,这里就是天堂了。

    可是现在,冬梅却感觉礼泉基地,也就是那么个样子了,它和省城的明亮花园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

    涛涛也有同感,相比大城市,礼泉县城已经入不了他的法眼了。

    冬梅刚进院子,就碰到了几个熟人。

    大家羡慕的看着冬梅,说:“冬梅和卫国两口子厉害啊,他们可是咱们基地院子里面,第一批搬家到省城的住户呢。“

    “这两口子,平时穿的一般,吃的也一般,可是轮到搬家的时候,竟然最先搬走了,而且买的是明亮花园,一百四十平米的大房子,简直太厉害了啊。“

    “是啊,人家貌似是穷人,可实际有钱的很呐。“

    听着周围人的夸赞,冬梅赶紧谦虚的一一回复。

    从北院大坡下去,冬梅看着二单元一楼的房间,嘴里轻轻的说了声:“老房子,我回来了。“

    走进屋子,冬梅突然感觉房子好小,好简陋。

    相比省城明亮花园,一百四十平米的大房子,这个八十平米的房子,显然已经没有任何可比性了。

    虽然,冬梅全家从礼泉基地搬走了,但是家里的家具,基本都没有动。

    所以他们一回来,就可以惬意的生活。

    房子里面大半年没有住人了,灰尘落了一地。

    冬梅和涛涛打扫了一个下午,才算是把房子,给彻底收拾出来。

    第二天,涛涛就去子校旁边的钻石宾馆报名了。

    因为钻井队把培训的地点,设置在钻石宾馆里面,所以大家都必须到这里来。

    涛涛对钻石宾馆再熟悉不过了。

    他记得自己小时候,有一次从陕北回关中老家,路过礼泉基地的时候,就在里面住过。

    当时,他感觉钻石宾馆就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宾馆了。

    可是现在看来,这里房间老旧,没有卫生间,装修也很古板,简直一点现代的气息都没有。

    涛涛拿着自己的资料,很快就报了名。

    当他从报名处走出来的时候,竟然碰见了小学同学崔小涛。

    当年在甘泉基地的时候,涛涛和崔小涛两个孩子,因为名字的一字之差,经常闹笑话。

    涛涛大名叫崔涛,和崔小涛经常在一起玩。

    由于崔小涛从小父母离异,而他的父亲崔东北,还经常出差,所以崔小涛小时候,基本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冬梅很善良,他还特地邀请崔小涛来家里,吃过好多回饭呢。

    涛涛一眼就认出了崔小涛。

    因为崔小涛从小就个子很矮,而且脸很长,即使长大了,变化也不大。

    涛涛看着眼前的矮个子,激动的说:“崔小涛?“

    崔小涛也认出了崔涛,他同样激动的说:“崔涛,你怎么也来钻井了?“

    涛涛笑着说:“我去双选会报的名啊,对了,我怎么在双选会,没有见你啊?“

    崔小涛说:“我就根本没有去双选会,因为我爸爸是钻井

    这边的人,所以他找了个熟人,我就直接来钻井了。“

    涛涛对崔小涛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几年前,他们一起去机修站,偷钻头时候的情景。

    现在,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大家都长大了,而且也马参加工作了。

    次分别的时候,大家都初一。

    而且,大部分的孩子,都随着父母去了礼泉基地。

    而崔小涛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则去了甘泉县学。

    至那以后,崔小涛和同学们,基本就分开了。

    就在涛涛和崔小涛聊的欢快的时候,黄刚突然进来了。

    涛涛曾经和黄刚打过架,即使现在了,两人还没有消解。

    他们同样七八年没有见了,可是没想到,冤家路窄,竟然在钻井的培训班见到了彼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