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42章 有多苦有多累我体育好

正文 第642章 有多苦有多累我体育好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为了阻止涛涛报名钻井,冬梅又搬出来了,不应该去钻井的理由。

    她看着已经走到桌子跟前的涛涛,说:“涛涛,你知道吗,钻井队搬家的那几天,都吃不上饭。”

    冬梅从小就挨过饿,她知道挨饿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她觉得就这一点,应该足以说服涛涛,不要去钻井队了。

    可是,涛涛一边把自己的简历,递给钻井的招聘官,一边说:”既然吃不上饭,那就忍一忍,不吃了呗。”

    涛涛作为一个八零后,他所在出生和成长的年代,正是中国经济高展的时间段,所以,涛涛从小就没有挨过饿,他根本不知道,挨饿是一种什么滋味?

    闻言,冬梅愣住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涛涛。

    她心想,涛涛竟然连挨饿都不怕,那他还能怕什么?

    冬梅继续又说:“钻井不仅苦,而且累,特别苦,特别累……”

    涛涛虽然已经二十三岁了,可是在冬梅和卫国的呵护下,却从来也没有打过工。

    他只是一直在读书,所以他也不明白,工作苦和工作累,是一种什么感觉?

    他也不知道工作太苦,太累,有多么的痛苦。

    他依旧不以为然的说:“有多苦?有多累?我体育好,长跑在学校还拿过名次呢,所以我不怕累,也不怕苦。”

    闻言,冬梅又傻了,她没法了。

    她只能恳求涛涛,说:“涛涛,妈妈到底不想让你去钻井。”

    涛涛把简历递给了招聘官,说:“没事,妈妈,我就去钻井队上班吧。”

    话毕,涛涛就把和钻进签了合同,算是应聘到了钻井。

    冬梅看着钻井队招聘了涛涛,她感觉很恐惧。

    因为自己的儿子,将成为一名老钻。

    她心情极度复杂,为难又害怕的说:“涛涛,妈妈真的不想让你上钻井队。”

    涛涛把签好的合同,递给招聘官后,一身轻松的说:“妈妈,我终于有工作了,我终于不用待业在家了。”

    虽然涛涛知道钻井是这次双选会中,最不好的一个单位,但是涛涛心里却觉得,与其继续待业在家,还不如有一份工作,先干着,至少比待业强啊。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次不经意的选择,将决定自己的一生,影响自己的一生。

    站在旁边的冬梅,无奈的看到木已成舟,她的内心非常的矛盾。

    虽然涛涛摆脱了待业青年的帽子,可是迎接他的,将是非常艰苦和危险的一份工作。

    并且,他由此也失去了去采油队的机会。

    就在涛涛把简历交了没一会之后,整个双选会宣布彻底结束了。

    这次双选会,总共来了五个单位,提供了一千份就业机会,解决了一千个职工子女的就业问题,算是给大部分家庭了,一个满意的答案。

    可是,相比那些应聘上,兴高采烈的孩子,那些没有应聘上的孩子,却失声痛哭。

    而且这些没有应聘上的孩子中,大部分以女孩子为主。

    因为个个单位,虽然表面上男女都招收,可是却在私底下,先招男的,等到男的招收够了,才会考虑女孩。

    有的单位,甚至根本就不要女孩。

    好比钻井和井下,就只要男孩,不要女孩。

    此时的会场,虽然不大,但是笑声,哭声,叹息声,交织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曲哀鸣,悲壮的交响乐。

    应聘成功的孩子和父母,兴高采烈的朝外面走了出去,算是大获成功。

    应聘失败的孩子和父母,站在会场,即使双选会已经结束,他们也不愿意走,仍旧期待着,可以有奇迹出现。

    相比那些应聘上的孩子父母,那些没有应聘上的孩子父母,都非常伤心。

    涛涛虽然应聘成功,但是冬梅却一脸踌躇,根本高兴不起来。

    相比冬梅的担心,涛涛却满脸的喜悦。

    虽然他没有去成采油,但是毕竟自己拥有了一份工作,比那些没有工作的孩子强多了。

    当冬梅和涛涛走到门口,准备下楼的时候,红霞带着李静过来了。

    显然,李静并没有应聘上,因为她正在默默的哭泣。

    红霞走过来后,第一句话就问冬梅,说:“冬梅,孩子应聘上了没有?”

    冬梅不高兴的说:“应聘上了。”

    站在红霞身后的李静,听到涛涛应聘上了,她竟然放声哭了起来,说:“为什么男孩都应聘上了,而我们女孩,却剩下一大堆,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红霞安慰李静,说:“石油工作都是在野外,男孩相对来说,肯定比女孩有优势,单位当然先顶男的招了。”

    李静根本听不进去红霞的劝说,她仍旧哭着。

    冬梅看着李静,安慰她,说:”这次双选没招上,将来等宏天公司的招聘,就行了呗,没事,别哭了。“

    李静哭着说:”可是,宏天公司的招聘,得等到什么时候去啊?”

    看着李静哭,红霞也没法了。

    她看着冬梅锁着的眉头,说:“冬梅,既然你孩子招聘上了,那你应该感到高兴啊,怎么像我一样,眉头皱的这么紧?”

    冬梅突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这孩子应聘到了钻井。”

    闻言,红霞猛然间瞪大了眼睛,她出乎意料之外的说:“冬梅,你怎么能让孩子上钻井队,当老钻呢?”

    听到红霞阿姨惊讶的话,涛涛感觉很纳闷。

    他心说,钻井有这么恐怖吗?

    为什么妈妈和红霞阿姨,对于自己选择了钻井,都抱着这种恐惧的态度。

    冬梅说:“我让他不要去钻井,他不听啊,偏偏选了个钻井。”

    红霞感觉可惜的说:“就涛涛这身体,应该上采油队,他要是上钻井队的话,肯定吃不消。”

    听到红霞的话,涛涛更纳闷了。

    他心说,我从小体育就好,短跑,长跑,跳远,跳高,铅球,样样厉害,还有我干不了,吃不消的活?

    冬梅低着头,心情低落的说:“我啥都给他说了啊,他就是听不进去。

    算了,等到他真正上了钻井队,当他自己干了,亲身体会了,

    他才能明白,咱两说的话。”

    涛涛根本不把冬梅的话,当做一回事儿。

    他心想,蝈蝈的姐姐徐爱华都说了,现在的钻井队,不仅有空调,还有暖气,一年还能赚个四万块钱呢,等自己赚了钱拿回来,孝顺父母的时候,母亲才打消所有顾虑。

    顺带,涛涛觉得徐爱华从小就学习很好,是家长老师公认的好孩子,她的话,应该不会有错吧?

    于是,涛涛蹦蹦跳跳的下楼,对于自己的选择,给与了充分的肯定。

    下了楼之后的涛涛,站在大门口,等待着母亲和红霞阿姨下来。

    就在涛涛等待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从身后走过来的苟娟。

    她的眼睛红肿,而且神情低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