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36章 父母的心在孩子身上

正文 第636章 父母的心在孩子身上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九月十五号一大早,冬梅便和涛涛全副武装的出门了。

    九月中旬的省城,虽然已经进入秋季,但是依然不凉快。

    冬梅穿着平底鞋,她觉得这样能跑快点。

    涛涛穿着皮鞋西裤,白衬衣,以便给招聘官,留下比较好的印象。

    两人出了明亮花园小区,便顺着风城四路,往未央路上走。

    涛涛走的很快,冬梅比他还快。

    涛涛看了看表,他朝着,如踩了风火轮一般,走在前面的母亲说:“老妈,现在才六点,双选会要九点才开始,咱们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啊。”

    冬梅以前还带表,自从她有了手机之后,就不带表了。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路上万一堵车了呢,再个,咱们还从来没有去过未央湖基地,万一进去之后迷路了呢,所以,咱们一定要提前过去,有备无患。”

    涛涛知道,这次招聘的机会,来之不易。

    虽然他也很珍惜,可是相比母亲,他觉得母亲比自己,更珍惜这次就业的机会。

    涛涛知道母亲有糖尿病,他看着母亲着急的样子说:“妈妈,你早上起来,也没有吃饭,你要是累的话,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听到涛涛竟然要一个人去,冬梅根本不放心。

    她说:“招工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要你一个人去呢?”

    涛涛手里拿着一个公文袋,里面装着他的各种资料,和招工的各种证明。

    他说:“老妈,我都二十三岁的人了,你还对我不放心啊。”

    冬梅确实对他不放心,她说:“我是你妈妈,你在我眼里,永远是小孩,不要说你二十三了,就是三十二了,我永远是你母亲,你永远是我儿子。”

    涛涛瞬间感觉母爱爆棚,他说:“老妈,你说咱们中国人的父母,是不是对孩子都太溺爱了啊,孩子都二十三岁了,还这样跟着。

    人家老外的孩子,一旦到了十八岁,家人直接就不管了,让他自己奋斗呢。”

    闻言,冬梅感觉涛涛说的这句话很可笑。

    她说:“如果你十八岁,我和你爸爸让你独立了,我问你,你有钱去上大学吗?”

    涛涛摇摇头,说:“上大学四年下来,至少得五块多块钱,而在省城刷盘子,最苦一个月才赚一千多,根本不行啊。”

    冬梅继续说:“如果我和你爸爸,没有在省城给你买房子,让你现在去省城买房子,你买的起吗?“

    涛涛说:“让我从现在开始奋斗,也许到我中年的时候,才能买的起房子。”

    冬梅突然呵呵笑了出来,她说:“那就对了啊,如果让你奋斗到中年再买房子,再找对象,我问你,等你快五十了,你才有了孩子,人生还有意义吗?”

    涛涛突然感觉母亲说的对啊。

    他说:“老妈,你还别说,如果你和我爸爸,不给我创造这一切的话,我还真的上不了大学,也住不到省城,甚至连自己的温饱,都解决不了呢。”

    冬梅说:“我和你爸爸,活着的目的是什么,就是看着你大学毕业,看着你工作,给你把房子买好,给你把媳妇娶好,给你把儿子带大,然后我们就可以高高兴兴的,去踏上黄泉之路了啊。

    因为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在冬梅和卫国的内心世界里,他们的一辈子,完全不是为自己而活。

    他们不论干什么,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而活。

    努力工作的目的,是什么,是赚钱。

    赚钱的目的,是什么,是供孩子上大大学,给孩子买房子,给孩子娶媳妇……

    从冬梅和卫国的身上,也反应了大部分中国父母亲的一生。

    他们的一生,是默默奉献的。

    他们的一生,是献给儿女的。

    他们的一生,是为了儿女的。

    冬梅看到涛涛不说话了,她继续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说:“人家老外之所以把孩子养到十八岁就不管了,那时因为人家孩子结婚不要彩礼,咱们行吗?

    人家结婚可以不买房子,咱们行吗?

    人家生了孩子,媳妇一个带,咱们一个人,带的过来吗?”

    冬梅的话,虽然简单,但是道理明显。

    如果父母不给孩子创造必要的条件,让孩子去奋斗攒彩礼,去奋斗买房,那真的是要等到孩子中年以后,才能结的起婚了。

    冬梅和涛涛上了三三六公交车,在景家村那一站下了车。

    两人站在公交车站牌跟前,看到对面,就是一个特别大的小区,他们赶忙走了过去。

    未央湖基地,和大部分单位的基地一样,楼不是很高,但是很新,树不是很高,但是很多,生活设施一应俱全,绿化非常的好。

    小区门口虽然有保安站岗,但是并没有设置门禁卡,两人很容易就进去了。

    未央湖基地小区很大,冬梅和涛涛进去后,走了一路,问了一路,终于问道了未央湖培训中心的那栋大楼。

    可是,当两人抵达大楼的时候,发现周围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冬梅环视着四周,说:“涛涛,咱们该不会,走错地方了吧,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涛涛也纳闷,他心想,这么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按道理,大家都应该像自己一样,急匆匆,赶忙忙的过来啊,可是,怎么这周围,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

    涛涛有点担心的说:“妈妈,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问问那个扫地的老大爷,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涛涛跑过去,询问了老大爷之后,才确定就是这里。

    他看看时间,也才刚七点多一点。

    他说:“老妈,是不是大部队还在后面,没有过来呢。”

    冬梅坐在台阶上,她感觉血糖有点低了,于是拿出馒头吃了起来。

    她说:“有可能。”

    两人在台阶上坐了半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一个父亲,带着两个孩子过来了。

    冬梅看到终于有人过来了,她赶忙问道:“师傅,你们是过来带孩子,参加双选会的吧?”

    男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头发已经谢顶。

    他说:“我们为了给孩子报名,昨天专门从银川赶

    过来的,就在这附近,住了一晚上呢。”

    冬梅点着头,说:“那你们,比我们还苦啊,为了给孩子找份工作,真的不容易啊。”

    男人说:“银川到这里还有火车,还有好多家长,是从庆阳,西峰,甚至是新疆和内蒙赶过来的呢。”

    闻言,冬梅惊讶的说:“那也太远了啊。”

    男人问冬梅说:“你是从哪里赶过来的?”

    冬梅指了指南边的省城,说:“我从省城过来的。”

    男人羡慕的说:“哎,你们住在省城的人,还是好啊,就是方便。”

    就在冬梅和男人聊天的时候,后面的大部队,终于慢慢的到了。

    原本只有冬梅和涛涛两人的广场,瞬间来了黑压压的一片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