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15章 要后悔,要哭泣,要流泪

正文 第615章 要后悔,要哭泣,要流泪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一听到王亚婷现在已经是大学老师了,冬梅感叹道:“既然人家已经是大学老师了,那你还是听别人的吧。”

    勇勇害羞的笑着,说:“是啊,所以我决定在东郊买房子呢。”

    冬梅很关心东郊的房价,她问道:“王亚婷学校附近的房子,一平米多少钱啊?”

    勇勇想了想,说:“那房子,据说是学校盖给教职工的楼房,有一定补贴呢,两千多一平米。”

    听到两千多一平米,冬梅感叹:”东郊的房子,也不便宜啊。”

    勇勇好奇的问冬梅,说:“大姑,咱这明亮花园的房子,多少钱一平米啊?”

    冬梅感觉明亮花园的房子,价格一直再变。

    她回忆着当初,第一次听说明亮花园的时候,说:“前年冬天,我听到风声的时候,明亮花园的房子,好像是两千一平方米。

    去年缴第一笔房费的时候,好像是两千五一平米。

    现在住进来了,好像已经三千一平米了。”

    听到不到两年的时间,明亮花园的房子竟然涨了超过一千块钱。

    勇勇着急的说:“那我得赶紧买房啊,不然,越等越买不起了呢。”

    冬梅之前还没意识到,省城的房价,已经开始慢慢涨价了。

    刚才无意中这么一说,她倒真觉得卫国说的对,房子这东西是不动产,稳赚不赔。

    她给勇勇说道:“你说的对,趁着两千块钱一平米,你赶紧出手,不然等上几年,涨到三千了,一百平米的房子,要多出十万呢?”

    听到多出十万,勇勇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说:“大姑,你说的对,时间就是金钱啊,我今年奋斗半年,明年再奋斗一年,就差不多够了。”

    听到在勇勇那里,买房竟然这么容易,冬梅不敢相信的说:“勇勇,你可不要说大话,如果钱不够了,你就给我说,给你父母说,大家给你都凑点,你先把首付给付了,千万不要打肿脸装胖子。”

    勇勇掐着指头,算着说:“我到现在已经工作两年半了,我手头已经攒了十万块钱了,明年再奋斗一年,买一个八十平米的房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勇勇两年攒十万,冬梅惊呆了。

    她说:“你姑父工作了一辈子了,一年才攒个六万,你两年竟然能攒十万,你现在一个月挣多少钱?”

    听到钱,勇勇谦虚的说:“我现在一年,能挣五万多一点,在山里又花不出去钱,所以就全部攒下来了。”

    听到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勇勇,竟然一年能挣五万,冬梅咽了咽口水,说:“勇勇,咱们都是正经人家的孩子,犯法的事情,咱可不能干啊,钱是个好东西,但是得一定取之有道,你知道吗?”

    听到大姑担心自己挣钱的途径非法,他干脆给冬梅解释,说:“大姑,你别担心了,我从农村出来的,我知道工作的来之不易,所以我倍感珍惜,肯定不会去干那些倒卖原油的勾当的。

    我每年的工资奖金,能挣个三万块钱。

    但是,我天天跟在领导后面,脏活累活抢着干,而且我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要去领导家里坐坐。

    所以,领导总是能给我一起额外的工作,让我去干,我就赚点外快,乱七八糟下来,一年就能赚个五万块钱了。”

    听到赚外快,这个冬梅能理解,毕竟私人的架子也很多,如果有手艺的话,出去提供点技术服务,多少也能赚点。

    听勇勇这么一说,冬梅放心了。

    她说:“那就好,你爸妈就你一个儿子,你千万不敢犯错误。”

    勇勇虚心的接受,他说:“大姑,你放心好了。”

    听到勇勇收入这么好,冬梅又操心起来郭鹏来。

    她说:“勇勇啊,郭鹏和你一起参加工作的,也不知道他现在,给自己攒了多少钱?”

    提到郭鹏,勇勇叹了口气,说:“前段时间,他还打电话向我借钱呢。”

    听到郭鹏向勇勇借钱,冬梅皱着眉头,说:“他又不是没有挣钱,干嘛向你借钱?”

    勇勇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他犹犹豫豫的说:“郭鹏在单位的时候,天天跑下山,去镇上上网。”

    冬梅不明白的说:“上个网,也花不了那么多钱啊?”

    勇勇给冬梅解释,说:“虽然网吧一个小时只要三块钱,但是郭鹏干活的小站在山上,他只要去网吧,就必须下山,而下山的出租车,往返就得一百块钱车钱呢。”

    听到郭鹏竟然这么不成器,冬梅气的说:“上个网也就花个三块钱,可是车费,竟然要花个一百块钱,这孩子简直太不珍惜钱了。”

    勇勇也无奈的说:“郭鹏分到了采油七厂,他在小站当大班,一年下来,跟我一样,也就是个三万块钱。

    可是他每天下班后,都坐车下山,第二天早晨再坐车上山。

    一个月下来,挣的工资和奖金,还不够他花呢。”

    冬梅气的咬牙切齿。

    她心里骂着,这个孩子,怎么能这么败家呢?

    难道他就不知道,母亲小英一个人在农村种着七八亩地?

    难道他就不心疼,父亲郭立军五十多岁了,还在建筑工地干苦工吗?

    冬梅从桌子上拿起了手机,就准备拨打小英家隔壁的电话号码。

    可是,电话已经拨通了,冬梅却又挂了手机。

    她恨铁不成钢的说:“就让他郭鹏这样整天混着去,不知道挣钱的不易,不知道攒钱的重要性,不知道父母的辛苦,总有一天,他娃娃要后悔,要哭泣,要流泪呢。”

    勇勇安慰着冬梅,说:“大姑,你就别生气了,他是没有吃过亏,等他到时候需要用钱了,而拿不出钱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后悔了。”

    冬梅看着勇勇,再想想郭鹏,心说,同样是农村出来的孩子,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造成这样的结果,到底是教育方式的不同导致的,还是天生就是这个样子?

    冬梅语重心肠的对勇勇说:“勇勇,你听大姑的话,年轻人,挣了钱,不要乱花,好好给自己攒起来,到时候买房子的时候,你父母给你添点,大姑给你添点,就够了。

    等到结婚的时候,父母再给你添点,大姑再给你添点,人生

    大事就完成了。”

    勇勇也正是这么想的。

    但是,他并不想借助父母和冬梅的力量。

    他说:“大姑,我现在赚钱,除了给我女朋友花点之外,我根本就不花钱。

    所以,我准备将来不要我父母一分钱,也不要大姑您的钱,完全靠我自己的实力,自立根生,自己买房,自己结婚。”

    闻言,冬梅给勇勇伸出了大拇指。

    她说:“不错,后生可畏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