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05章 骨子里面,却透着一股血性

正文 第605章 骨子里面,却透着一股血性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啤只听一声啤酒瓶破碎的声音,老王捂着头便倒了下了。

    冬梅看着倒下去的老王满脸是血,她赶忙拉住卫国说:“卫国,你干什么呢?”

    王超英也被卫国的举动给惊呆了。

    他看着卫国说:“人常说蔫驴踢死人,你这一啤酒瓶下去,也不怕把老王给砸死。”

    老王悟着头,血流满面的说:“卫国……,你……你……”

    卫国挣脱开拉着自己的冬梅和王超英,他上前就照着老王的脑袋上给了一脚,直接把老王给掉了。

    他气愤的骂着,说:“老王,我告诉你,老实人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老王的几个徒弟,看到师傅被打倒在地,立刻冲了上来。

    王超英上前一步,挡在卫国前面,说:“你们想干什么,谁敢动手?”

    几个徒弟看着王超英,如铁塔一样站在面前,纷纷怂了。

    他们扶起了倒在血泊中的老王,掐着他的人中,说:“师傅,师傅,你醒醒啊。”

    半晌,老王醒了过来。

    他捂住被砸破的头,恐惧的看着卫国,说:“老子那一万块钱装修的钱不要了,咱们走着瞧。”

    说着,老王就被几个徒弟,搀扶着走出了房子。

    她坐进了电梯,直奔医院。

    看到老王出去了,王超英突然笑了出来。

    他看着卫国,说:“卫国,当初咱们在长庆石油学校上学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虽然腼腆,软弱,可欺,但是你的骨子里面,却透着一股血性。”

    冬梅看着老王的头,被打的开了花,她担心的说:“卫国,你也太极端了吧,有话不能好好说吗,你那一瓶子下去,万一把人家给打死了,那可怎么办?”

    卫国扔掉了手里半个瓶子的残渣,说道:“怎么可能打死,我又不是没有分寸。”

    冬梅查看着卫国手上的划伤,说:“万一你把老王给打死了,你坐了监狱,我和两个孩子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卫国的手上,只是割破了一点皮,他用卫生纸擦了擦血渍,说:“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不会这么冒失了。”

    相比冬梅,王超英并没有责怪卫国,而是告诫他,以后遇事不能这么极端,凡事尽量用嘴说。

    事后,卫国给老王赔付了一万块钱的住院费,算是把这件事情给了了。

    而手头只有七万块钱的卫国和冬梅夫妇,在装修支付了六万,医疗费支付了一万之后,真的是手里一分钱没有了。

    两人基本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虽然卫国距离冬休结束,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但卫国为了给家里挣买家具和孩子上学的钱,他没有冬休,而是选择了去私人固井队干活赚钱。

    由于卫国是高级固井工程师,所以卫国如果去私人固井队的话,年薪可以达到十二万左右,基本上一个月一万,远超过他在国营固井队的收入。

    眼看马上要过年了,冬梅却提着包裹,送卫国去城北客运站坐车,送他去山上干活。

    冬梅看着卫国穿的很单薄,她说:“天气怪冷的,你打个出租车,去城北客运站吧?”

    卫国走过了未央路,他站在中国移动门口,说:“明亮花园门口有七零二公交车呢,五毛钱直到城北客运站,我干嘛要花五块钱坐出租车啊。”

    冬梅跟在卫国的身后,她不舍的说:“不行,你就别去私人固井队了,干脆等过完了年,你去单位工作得了,咱能赚多少,是多少?”

    卫国走路很快,他摇摇头,说:“那怎么行呢,我趁着还有一个月收假,抓紧时间去山上的私人固井队,干一个月的活,挣个一万块钱给你,你买了家具,就能入住了啊。”

    话毕,卫国大步流星的朝着明亮花园门口走着。

    冬梅知道私人固井队不仅十分辛苦,而且设备还差,井也难固。

    她担心的说:“卫国,你都五十岁的人了,那么高强度的固井作业,你的身体还吃的消吗?”

    卫国停了下来,他拍怕胸口,说:“我这身板,你别看着瘦,全是腱子肉呢。”

    话毕,卫国就低着头,朝着近在咫尺的公交站牌冲去。

    卫国刚站在公交站牌跟前,就被面前走过来的一个胖子给叫住了。

    胖子说:“卫国,你在这儿干嘛呢?”

    卫国平时,无论是走路,还是等车,他都喜欢低着头。

    他看到眼前的胖子是常工,卫国惊讶的说:“常工,好久不见了啊?”

    常工曾经和卫国在固井公司,一起工作过许多年,彼此非常的了解。

    常工天生就爱笑,他笑呵呵的说:“卫国,自从两千年,我内退了之后,咱们好像就再也没有见过吧?”

    卫国点着头,说:“是啊,七年不见了啊?”

    冬梅走上前来,看着眼前的常工,她简直惊呆了。

    她记得,自己和卫国刚从陇东钻二基地,搬家到陕北钻一基地的时候,就听说,常工的肚子里面有个瘤子,活不了几年了。

    为此,常工常年在家休养,根本不上班。

    可是,怎么二十年过去了,常工依然活着,而且还活的非常的健康。

    常工老婆看到了冬梅,她激动的说:“冬梅,以前咱们住楼上楼下的时候,天天见呢,现在见一面啊,真心不容易啊。”

    常工的老婆很矮小,身高还不到一米五零。

    冬梅看着常工老婆,说:“常嫂,我们把房子买到明亮花园了,你们有空就过来坐啊。”

    听到冬梅把房子买到身后的明亮花园了,常嫂激动的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区,说:“冬梅,好巧啊,我和常工把房子买到明亮花园隔壁的海荣豪佳花园了,咱们可是邻居了啊。”

    听到海荣豪佳花园,冬梅在熟悉不过了。

    她说:“咱们两个小区中间,就隔一个六十六中啊,太近了。”

    听到常工也买房子了,卫国惊讶的说:“常工,你两千年就退休了,现在竟然还买的起房子,你厉害啊。”

    整个长庆的效益,是在两千年企业改组之后,才彻底好起来的。

    当年常工工作的时候,一个月才六七百块钱收入。

    而他退休后

    的退休金,一个月也不到一千块钱,所以对于常工的买房,卫国很是惊讶。

    闻言,常工摸着后脑勺,有苦难言的说:“哎,卫国,你有所不知啊,我两千年退休之后呢,我在家闲了一段时间。

    可是,当我看到你们这些没有内退的人,工资一天比一天高,奖金一次比一次拿的多,我那个心塞啊。

    于是,我又工作了,只不过我去的是私人固井队。”

    听到常工竟然在私人固井队工作,卫国好奇的说:“我现在就准备去私人固井队工作,赚点外快呢,你有认识的人脉吗,给我介绍个效益好一点的队伍呗。”

    听到卫国要去私人固井队干活,常工惊讶的说:“你班上的,好好的,干嘛去私人固井队啊,能累死人呢。”

    常嫂在旁边说道:“私人固井队,不像咱们国家的固井队,简直不让人休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不仅井很复杂,而且固井设备,也很落后啊,你瞧把我们家常工,都给累瘦了呢。”

    闻言,卫国诧异的看着常工,心说,常工以前在单位的时候,偷奸耍滑,不好好上班,天天呆在家里,吃大锅饭。

    现在退休了,去私人固井队了,却又开始拼命干活,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啊。

    卫国呵呵一笑,说:“再苦再累也得干啊,我在明亮花园买了一个一百四十平米的大房子,连装修下来,总共花了四十多万,现在连买家具的钱都没有了,不出去挣几个钱,全家人怎么入住啊。”

    听到卫国竟然买的是一百四十平米的大房子,常工羡慕的说:“卫国啊,你太厉害了,虽然你是单职工,一个人上班,养活全家四口人,但是你比我们双职工厉害啊,我和你嫂子工作了一辈子了,也才勉强买了个七十平米的房子,才是你们的一半啊。”

    冬梅给常工夫妇诉苦,说:“其实,我们当初想要八十平米的房子,可是八十平米的房子被抢光了,我们也是被迫无奈,才选择了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啊。”

    常嫂说道:“当时大家傻啊,不知道省城的房子,房价涨的有多快,我们现在都后悔了呢,后悔没有买一个大点的房子呢。”

    冬梅和卫国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买了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是沾了便宜。

    所以,他们也没有在意常嫂的话。

    冬梅在旁边担心的说:“常工,既然您在私人固井队工作了好久了,那你一定认识好的队长,你就给卫国介绍一个好队呗。”

    常工从口袋里面,拿出了手机,翻找着电话号码,说:“你们还别说,我在私人固井队工作这七年啊,还真是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呢。”

    说着,常工就报给卫国一个电话号码,说:“卫国,你去陕北了,就给这个人打电话,他的固井队,不仅效益好,而且工作还能轻松点。”

    卫国认真的记着常工告诉他的电话号码,说:“这个固井队,一个月能保证咱们技术人员,收入多少钱啊?”

    常工脱口而出,道:“一年二十四万,一个月能保证收入两万。”

    听到一个月竟然能赚两万,卫国的眼睛都直了。

    他说:“常工,你这些年,在私人固井队当工程师,可是把钱给赚了啊。”

    常工谦虚的说:“哎,年轻的时候把大好光阴,都给浪费了啊,现在老了,要是再不拼搏一下,还真没戏了。”

    话毕,常工就哈哈大笑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