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03章 还亮堂,还喜气

正文 第603章 还亮堂,还喜气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睡觉前,卫国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单人床,说:“冬梅,难道咱两晚上,就睡在这门岗房里面?”

    冬梅洗漱完之后,已经躺在了床上。

    她盖着被子,把手机放到了手边的窗台上,说:“不睡在这里,睡在哪里啊,我已经在这儿睡了一个月了,美着呢。”

    卫国穿着线衣线裤,看着小小的一张床,已经被冬梅胖乎乎的身体,给占了三分之二的位置。

    他试着把身体缩成了一团,说:“咱们两个人,拥挤在这么窄的一张床上,能睡的下吗?”

    闻言,冬梅把身子往墙边上靠了靠,然后掀开被子,指着空出来的床位,说:“这么大的位置,还睡不下你啊,你又不是胖子?”

    卫国摇摇头,无奈的上了床,躺了下去。

    可是,还没等卫国的屁股趟热,冬梅就冲着他说:“把灯关了去。”

    卫国看看在门口的灯绳,然后从床上爬了下来。

    他先把两个手机给充上电,然后才熄了灯。

    就这样,夫妻两人拥挤在巴掌大的一个房间里面,拥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十分难受的进入了梦乡。

    半夜,卫国感觉自己睡觉的地方越来越小,直到快被挤下去,他才睁开眼睛。

    卫国看看旁边的冬梅,不仅扯着呼噜,还磨着牙。

    他心说,这个冬梅啊,一个人就占了床位四分之三的位置,仅仅留下四分之一的位置给我睡,我就算再瘦,这点位置,也托不住我的身体啊?

    卫国干脆穿上衣服,从床上下来,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手拄着脑袋睡觉。

    可是,当卫国刚睡着的时候,冬梅突然说话了:“卫国,你半夜不睡觉,搞什么鬼呢?”

    卫国猛的一下抬起头,看着冬梅,说:“你睡你的就好了,怎么醒了?”

    冬梅以最快的度穿上衣服,然后蹬上拖鞋就往出走。

    卫国诧异的看着冬梅,说:“你干什么,难道要把床给我让出来,让我睡?”

    冬梅一边开门,一边说:“做梦呢你,宾馆有人来住宿了,我给开大门呢。”

    话毕,冬梅就出去了。

    她不仅打开了大门,还帮客人把行李,提到了前台的登记处。

    不一会儿,冬梅回来了。

    卫国看着跑回来冬梅,说:“怎么半夜,还有人来住宿啊?”

    冬梅已经习以为常了,她说:“宾馆嘛,半夜来人,再正常不过了。”

    卫国看着钻进被窝的冬梅,说:“这大半晚上的,你还要起来开门,岂不是严重影响你的睡眠质量?”

    冬梅侧着身子,睡在床上说:“没事儿,都已经习惯了。”

    卫国这才知道,冬梅为了省钱,睡在门岗房里面,也兼职做起了门房员的工作。

    但是,报酬一分钱没有,就是给她提供一个晚上落脚的地方。

    卫国唏嘘道:“哎,这么影响人睡眠的地方,你还是别住了,咱们去给你,找个好地方住算了。”

    冬梅打着呵欠,说:“好地方要住宿费呢,这里多好,虽然半夜起来,要给客人开门,但是免费住宿啊,两个月节省下来那两千块钱,给咱们客厅里面买个真皮沙,多好的。”

    相比家里几百块钱买的布艺沙,冬梅特别羡慕红霞家里,五千块钱买的真皮沙。

    所以她也想,趁着搬家到新房子了,给家里也买一个真皮沙,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听到冬梅两千就像想买个真皮沙,卫国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他说:“你是想买人造革的沙吧,两千怎么买的下真皮沙?”

    冬梅据理力争道:“我没说两千买个真皮沙啊,红霞家的真皮沙五千买的,我节省出来两千,你再给添上个三千,不就够买一个真皮沙了。”

    闻言,卫国恍然大悟,他说:“你也不说明白。”

    冬梅想着客厅里面的真皮沙,说:“红霞家的真皮沙是黑色的,太老气,不好看,咱们到时候,买个黄颜色的沙,还亮堂,还喜气。”

    这时,卫国突然感觉内急,他问冬梅厕所在哪里。

    冬梅随便的给卫国指了指,说:“你出去后,劲直往里面走,然后再左拐,就找到了。”

    闻言,卫国披了件衣服就冲了出去。

    可是,冬梅等了半晌,也不见卫国回来。

    就在冬梅担心,卫国被宾馆的狗,给咬了的时候,卫国灰头土脸的进来了。

    只见,卫国被冻的青鼻子绿眼睛。

    他抱怨道:“哪里有厕所,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冻死我了。”

    冬梅知道卫国眼睛小,视力范围也狭窄,经常找什么,都找不见。

    她好笑,又可气的说:“你的那一双眼睛啊,简直就是老鼠眼睛,那么大的厕所,你看不见啊。”

    卫国冻的浑身打哆嗦,他抱着暖气,说:“住在这里,真不方便,上个厕所都要长途跋涉,真是够呛。”

    冬梅好奇的问卫国,说:“既然厕所没有找到,那你是在哪里,解决的?”

    卫国不好意思的说:“我找了十几分钟,都找不到厕所,我便翻过围墙,去外面的绿化带里面,方便了一下。”

    闻言,冬梅差点惊掉下巴,她感觉不可思议的说:“既然你找不到厕所,那你不会回来叫上我,我带你去找厕所,值得从墙上翻出去吗?

    天这么黑,也不怕把人给摔一下?”

    卫国抱着暖气,暖和了一会,感觉恢复过来了。

    他说:“我不是怕影响你睡觉吗?”

    冬梅气的说:“就算你不想影响我睡觉,那你回来拿个钥匙出去,把大门打开,然后去外面的绿化带里面方便下,也行啊,干嘛翻墙,简直是不走寻常路?”

    话毕,冬梅就拿被子盖住自己,睡觉去了。

    卫国熄了灯,谨慎的钻进被窝,盖上被子,闭住了眼睛。

    可是,当卫国的眼睛还没有闭实,冬梅就突然把身子一缩,说:“你的身子简直就像冰块一样,别挨我,冰死人了。”

    闻言,卫国把身子往床边靠了靠,尽量不挨着冬梅。

    当卫国刚要进入睡眠状态的时候,外面的大门突然又响了。

    冬梅反应很快,立刻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

    她刚要下床,卫国就问道:“是不是,又有客人要进来呢?”

    冬梅点点头,说:“是啊,你快让开,我去给客人开门,提行李。”

    卫国抱怨道:“既然不停的有客人进来,那你干脆不要锁门得了,也不嫌麻烦。”

    冬梅瞪着卫国,说:“你要是把门开上一个晚上,院子里面的东西丢了,怎么办,你负责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