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90章 婚姻这个事情,人生只有一次

正文 第590章 婚姻这个事情,人生只有一次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正在煮剩饭的冬梅,看到涛涛回来了,她纳闷的说:“涛涛,你不是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准备考研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涛涛看着母亲,突然想哭。

    他是一个脆弱的孩子,再感到无助的时候,也只有母亲能给他力量。

    涛涛心情低落的说:“我回来转转。“

    听到涛涛回来转转,冬梅把煮好的剩饭,盛在碗里说:“是不是钱花光了,回来取钱来了。“

    涛涛没有啃声,而是呆呆的坐在了沙发上。

    冬梅把剩饭盛进碗里后,从厨房走进客厅,说:“我可以把钱从银行给打过去啊,你没有必要回来啊。“

    涛涛心情抑郁,再看到母亲为了节省,而吃剩饭的时候,他的心里更加的难受了。

    他说:“妈妈,你为什么吃剩饭啊,咱家又不是没有钱?“

    冬梅看着碗里的的剩饭,说:“哎,我一个人在家嘛,一天三顿饭,也懒得每顿都做,便只做一顿,然后吃一天呢。“

    话毕,冬梅便坐了下来。

    再吃饭前,冬梅从冰箱里面拿出胰岛素,然后掀开衣服,给肚子上打了一针。

    她说:“对了,你吃饭了没有,要不也吃点。“

    涛涛看着母亲碗里的面条,又软又黑,她说:“妈妈,你已经辛苦了一辈子了,没必要再这么节省了。“

    冬梅开玩笑的说:“你知道啥啊,妈妈这碗里的饭叫做一锅煮,糊涂面,别看它不好看,可是吃着味道可美了呢。“

    说着,冬梅就吃起了一锅煮面。

    冬梅刚吃了两口,看着涛涛眼睛里面闪烁的泪花,她奇怪的问:“涛涛,你怎么了,你哭什么呢?“

    看到母亲发现了自己眼里的泪花,涛涛刚准备掩饰,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涛涛擦拭着眼泪说:“妈妈,我没哭。“

    冬梅放下了手里的碗筷,说:“眼泪都流下来了,还说没哭,快点告诉我吧,你到底怎么了,你的眼泪为什么而流?“

    涛涛从小就爱哭,爱流眼泪。

    当年在陇东钻二基地的时候,涛涛上学前班。

    他每天下午放学的时候都要哭,而且哭的很伤心。

    老师没辙,只能把冬梅从河对岸的八队,叫到了学校。

    最后,大家才搞清楚涛涛哭泣的原因。

    原来,他之所以哭,竟然是因为他担心,校车提前离开,而导致自己过不了河,回不到八队的家。

    从那时开始,每当涛涛哭的时候,冬梅便会说,哎呀,刘备又来了,你,哭的像个刘备一样

    听到母亲在问自己哭泣的原因,涛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说:“老妈,我又失恋了。“

    听到涛涛又失恋了,冬梅掐着手指算着,说:“这好像是你第四次失恋了吧?“

    涛涛一边哭,一边点着头说:“第四次了。“

    冬梅感觉不可思议的说:“一般人,失恋第一次哭,失恋第二次苦,失恋第三次酷,失恋第四次就开始笑了,你怎么还哭啊?“

    涛涛抽泣着说:“苟娟宁可选择那个小瘦猴,也不选择我,我到底怎么了“

    冬梅放下吃了一半的饭,她说:“你没有怎么了,你只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既然已经表白四次了,那说明人家女孩,确实不喜欢你,你该换菜了,找一个欣赏你的女孩,估计会好点。“

    涛涛摇着头,说:“可是,我从初中就开始喜欢苟娟,到现在已经八年了,我还是喜欢苟娟。“

    冬梅拍着涛涛的脑门,说:“感情是双方的事情,你喜欢人家,人家不喜欢你啊,你总不能强迫一个,不喜欢你的女孩,强行喜欢你吧?“

    涛涛有所悟的点点头,说:“你说对。“

    冬梅继续说道:“现在是新社会,如果是旧社会的话,老妈为了你的婚事,干脆不买省城那个房子了,直接花钱把苟娟给你买回来当老婆。“

    听着母亲的话,涛涛感觉心里暖暖的。

    虽然母亲口中的话根本不可能实现,也不可能发生,但他还是欣慰的说:“老妈,你对我太好了。“

    冬梅说:“不是对你太好了,我是担心我儿子,现在找不到女朋友,将来找不到老婆啊。“

    冬梅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从涛涛开始进入青春期之后,就发现涛涛根本不会和异往。

    某种程度上,冬梅感觉涛涛有异往困难症。

    涛涛拿纸擦着鼻涕,说:“妈妈,其实也不是没有女孩喜欢我,只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放不下苟娟而已。“

    冬梅感叹道:“我和你爸爸努力了一辈子,算是给你把江山打下了,供你上大学,给你买房子,现在又开始奋斗,给你攒钱娶媳妇,可是

    我现在就担心,我和你爸爸给你把娶媳妇的钱攒下了,你把媳妇给我找不回来。“

    当初冬梅和卫国,选择买下省城明亮花园,一百四十平米房子的时候。

    一方面考虑的是要往省城搬家,另外一方面考虑的就是,如果涛涛结婚的话,那么冬梅和卫国就准备让涛涛住省城的这个房子。

    然后自己和卫国,则搬家回礼泉基地,老两口就住在礼泉基地安度晚年算了。

    涛涛感觉自己太愧对父母了,他说:“老妈,你放心,我到时候,就算是胡乱找一个,也不会让你们担心,我找不到媳妇的。“

    听到涛涛竟然要胡乱找媳妇,冬梅警告他说:“婚姻大事,怎么能当儿戏呢?“

    闻言,涛涛沉默了。

    冬梅继续说:“如果你想胡乱找一个媳妇回来凑合过日子的话,那我就劝你不要结婚了,免得祸害别人黄花大闺女。“

    冬梅几句话,说的涛涛哑口无言。

    涛涛作为一个大学生,没有经历过人生的起起伏伏,也不明白婚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想一出是一出。

    冬梅继续批评涛涛,说:“婚姻这个事情,人生只有一次,当你做出决定,要和一个女孩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想好,不然上了船,可就下不来了。“

    虽然冬梅说的很形象,大道理也不过如

    此,可是涛涛仍旧想不来。

    他说:“万一结婚后发现不合适了,难道要讲将就着过一辈子啊?“

    冬梅有些生气的说:“干嘛婚后才发现不合适,谈恋爱,谈恋爱,你恋爱的时候,干啥去了,不早发现,早预防,早下手,等到结婚后再行动,那你就等着吃亏上当,自己受罪去吧。“

    说着,冬梅便端着那半碗饭,走进了厨房。

    留涛涛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发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