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89章 登高必重跌,玩火必自焚

正文 第589章 登高必重跌,玩火必自焚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自从涛涛给苟娟表白失败了之后,他就无心学习了。

    虽然他每天又恢复了,和小毅一起上自习。

    可是涛涛知道,自己虽然坐在自习室里面,但根本看不起进去书。

    同时,小毅也发现了涛涛的异样。

    小毅看着正在发呆的涛涛,询问他说:“不就失恋了吗,怎么还抑郁了?“

    涛涛赶忙俯下身子,假装看书的说:“没有抑郁啊,我很好啊。“

    小毅看着涛涛装逼的样子,他冷笑着说:“既然很好,那为什么不好好看书?“

    涛涛的双眼,仔细盯着桌子上的书本,说:“我在认真看书啊。“

    小毅很快就发现了涛涛的破绽。

    他指着书说:“都看了一个晚自习的书了,怎么还在第一页,你看书的速度,好像没有这么慢吧?“

    闻言,涛涛无话可说了。

    他干脆放下了书本,心情难受对:“小毅,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被苟娟给拒绝了之后,我就心情特别的抑郁,不书了,就是回到房子,也感觉一个人很孤独,很恐惧。“

    :“不就是失恋了吗,有什么了不起,我告诉你啊,登高必重跌,玩火必**。“

    涛涛不明白的问“登高必重跌是什么意思?“

    小毅形象的给涛涛解释说:“你放着低处的来娜不追,反倒去追高处的苟娟,我看你是自找的。“

    涛涛合起了书本,他看着:“你看,我看不进去了,我要回房子了。“

    小毅看到涛涛萎靡的样子,他说:“涛涛,既然你心情不好,那我建议你就不要再继续学习了,回家里转一圈吧,调整调整心情,等心情好了,再过来和我一起学习吧。

    不然,呆在这里,不仅花钱,还浪费时间。“

    已经走到教室门口的涛涛,突然停了下来。

    他觉得的对,是该回礼泉基地转一圈了,说不定还可以找回那个本真的自我。

    说不定还可以,从失恋的痛苦中缓过神来。

    虽然自己,已经失恋四次了,可是每次失恋,都痛苦无比。

    涛涛记得,母亲曾经批评过他,说他没出息,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流泪,同时也提醒他,初恋会很痛苦,只要经历过初恋,那么以后的失恋,就都不回痛苦了。

    可是,涛涛怎么感觉,自己的每次失恋,都好像是初恋一样,痛苦至极。

    虽然,涛涛长这么大以来,只喜欢过一个女孩,也是一直再给一个女孩表白,但是他依然被失恋所打击。

    第二天,涛涛稍微收拾了一下,便踏上了从省城回礼泉基地的班车。

    买了票,涛涛坐上了班车。

    面对手上十二块钱的车票,他不由的想起了,自己大一的时候,从礼泉基地去省城的时候,票价只有六元,短短的四年时间,票价竟然已经涨了一倍。

    涛涛在西兰路下了车。

    他失魂落魄的,坐了一辆三轮车,花了两块钱,从西兰路抵达了钻井公司门口。

    看着眼前熟悉的钻井公司,那个自己生活的地方,涛涛无限感慨。

    为什么往日回来,都没有什么感觉的地方,这次回来,突然感觉好亲切,又好陌生呢?

    涛涛走进了院子,看着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的院子。

    他感慨,世界其实还是很美好的嘛,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从东门进去,涛涛走过一号干部楼,二号干部楼,文化宫,门球场,基地公园门口,中英街,终于抵达了大坡头,那个自己曾经等待过苟娟的地方。

    涛涛上身穿着洗的发白的白短袖,腿上穿一件黄色的裤子,肩膀上背着一个双肩包,一看就是个学生。

    由于涛涛长了一个娃娃脸,所以不知道他真实年龄的人,一定会以为他还是个高中生,其实涛涛已经马上上大四了。

    当涛涛准备从大坡头下去的时候,他突然看到远处,一队排列整齐的,穿着红工衣的年轻人,喊着口号,朝自己走了过来。

    而在队伍当中,涛涛一眼就看到了柳韬,小强,二毛等等熟悉的同学。

    柳韬也看到了涛涛。

    他一边在队伍里面走着步子,一边说:“涛涛,你大学毕业了吗?“

    涛涛看着穿着红工衣,带着钢盔,穿着劳保皮鞋,很是威武雄壮的柳韬,说:“我才大三,还有一年才毕业呢,你呢,已经毕业了吗?“

    柳韬笑的很灿烂,他露出两个龅起的,发黄的门牙,说:“我今年毕业了,我报了宏天公司,准备上山去当采油工呢。“

    涛涛看着柳韬精神抖擞的样子,心想,难道自己明年毕业的时候,也要像柳韬一样报名宏天公司,然后上山去当采油工吗?

    这时,走在人群最中间,几乎被遮挡住的:“涛涛,别去宏天公司报名当采油工,到时候看单井,没得吃,没得喝,还不如像我一样,去长兴公司报名,将来上钻井队,当一个老钻呢。“

    二毛走在人群的最后面,他看着涛涛,说:“的对,当老钻一年能赚三万块钱呢,当采油工一年才赚两万块钱。“

    涛涛看着眼前的队伍,虽然主要以油田子弟为主,但是里面不乏许多地上上的孩子,和社会青年。

    涛涛很难想象,大家在上了几年大学之后,然后舍弃自己所学的专业,舍弃自己的学历,然后跟一帮高中毕业,初盲的人,在一起培训,然后一起上山当工人。

    虽然近几年,单位在大发展,很缺人手,但是按照规定,只有石油大学毕业的,石油工程专业的学生,才能享受到干部的待遇。

    而像涛涛一样,这些非主体专业毕业的本科生或者大专生,则只能被当做工人对待。

    而且,他们所签的合同,还不是正式工的合同,最多是一个合同制b类合同。

    涛涛看着行进的队伍,说道:“我还有一年呢,等我明年毕业了,再看吧。“

    柳韬已经随着队伍,走过了大坡头,他回头给涛涛,说:“如果明年你回单位,有啥不知道的地方了,你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啊。“

    涛涛给柳韬挥了挥手,然后就朝大坡头下面走去。

    涛涛知道,像柳韬他们这些同学,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军训之后,便会

    会去长庆石油学校培训四个月,然后进入单位工作。

    涛涛抵达了北院七号楼前。

    他看着自己家的二单元,再看看苟娟家所在的三单元,不由的想到了苟娟,又开始伤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